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世界最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作者,獻給容易受傷的你的「厚臉皮學」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朵朵自在小語:開成自己喜愛的花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戀愛纜車

戀愛纜車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7/12/25

電腦編號:527025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57-33-3353-1
CIP:861.5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廣太在東京都內一家室內設計裝潢公司負責行銷和設計工作,工作剛好滿十年,雖然薪水並沒有很高,但每次看到客人面對脫胎換骨的房子,露出欣喜的表情時,就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個工作。
三年前,美雪進入那家公司,但並不是正式錄用,而是派遣員工。她負責CAD,簡單地說,就是使用電腦繪圖,並用3D的方式呈現房子裝潢完成後的樣子。她的工作對廣太和其他設計師發揮了理想的輔佐功能,所以廣太在工作上,也經常有機會和她接觸。
美雪的一對鳳眼令人印象深刻,但個性並不像外表這麼好勝,反而很懂得尊重對方,顧全別人的面子,經常對廣太的工作感到欽佩。天底下沒有男人聽到年輕女生的誇獎會感到不高興,更何況美雪長得很漂亮,所以廣太很快就對她產生了好感。
他鼓起勇氣向美雪表白,發現美雪也很欣賞他,所以兩個人很順利地開始交往。
他們的個性很合得來,三年來,幾乎沒有大吵過。交往不久之後,他們開始同居。雖然住的房子只有一房一廳,但他們都是有效利用空間的專家,所以並不覺得空間不夠用。
去年秋天,他們同居滿一年時,美雪終於開了口。
「你對將來有什麼打算?」
吃完晚餐,兩個人一起喝著發泡酒,廣太拿起遙控器,正打算打開電視時,美雪問了這個問題。
終於來了。廣太暗想。他內心一直害怕這一天的到來,有點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一點打開電視,但他也知道,遲早必須面對這個問題。
「什麼將來?」他放下遙控器問。
「我們的將來啊,」她說:「你看著我。」
「好。」廣太抬起頭,和美雪四目相接。雖然他很想移開視線,但還是忍住了。
「你有什麼打算?還是打算就這樣一直同居下去?」
廣太抓著自己的頭髮,「不行嗎?」
「那個怎麼辦?」
「哪個?」
美雪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環狀。
「我覺得差不多不要再使用那個了。」
廣太知道她在說保險套。
「妳想要孩子?」
「嗯。」美雪看著廣太的眼睛,點了點頭。
「因為我已經二十九歲,明年就三十歲了,即使現在馬上開始做人,也不算早了。更何況即使現在不再避孕,也未必馬上就能懷孕。」
她的意見完全正確,廣太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不想有孩子,所以只能提出分手。但他無法作出這樣的選擇,因為他並不想和美雪分手。
既然這樣,就只剩下一個選擇。
「我知道了。」他小聲回答。
「你知道什麼?」美雪問。這種時候,她的那對鳳眼看起來特別強勢。
「就是,」廣太小聲地說:「就是保險套的事啊。」
「你是說,你也同意不再使用嗎?」
「嗯。」
「太好了。」美雪的嘴唇露出笑容,「但這麼一來,就會衍生出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廣太明知故問。
「因為一旦有了孩子,當然就要向父母報告,到時候總不能說,其實我們早就同居了?」美雪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廣太和美雪的老家都不在東京,所以並沒有告訴雙方的父母同居一事。幸好雙方的父母都無意特地跑來東京,確認三十歲左右的兒女獨自生活的狀況。
美雪辯才無礙,簡直就像下將棋時將對方的軍一樣,接二連三地堵住了廣太所有的退路。
「嗯,」他低吟一聲,「那倒是。」
「可不是嗎?我希望得知懷孕時,可以正大光明向父母報告,也希望他們為我們感到高興,至少我希望這樣。」
「當然,」廣太說,「我也一樣。」
「對嘛。」
所以你有什麼打算?別再負嵎頑抗了。美雪的眼神如此宣告。
「嗯。」廣太抱著雙臂,「所以,只要去見一下雙方的父母,告訴他們,我們是這種關係。」
「什麼關係?」
「就是這種關係啊,」廣太清了清嗓子,「即使有孩子也沒問題的關係,告訴他們,我們正在努力做人。」
美雪皺起眉頭,似乎感到心浮氣躁。
廣太不再抵抗。因為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所以說,」廣太說,「只要結婚就解決了。只要這樣告訴雙方的父母,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他在說這句話時,內心充滿了挫敗。
美雪立刻鬆開了皺起的眉頭,露出興奮的表情。
「啊?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向我求婚嗎?」
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廣太一定膝蓋一軟,跌倒在地上。什麼求婚啊?根本是遭到誘供。當然,他死也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
「嗯,是啊……」他垂頭喪氣地說。
「太好了,好高興喔。」美雪站起來,抱住了廣太。
廣太抱著她的身體時想,既然她這麼高興,那也算是好事一樁。其實,他更希望維持單身的輕鬆立場,持續目前的關係。一旦結婚,就必須背負起責任之類的東西,但考慮到美雪,就知道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他很清楚,也差不多該收心了。
事情決定之後,女人的行動十分神速。她立刻安排了下個週末的兩天時間,去見雙方的父母。廣太帶美雪回到位在福井的老家隔天,就拜訪了她位在名古屋的老家。幸好雙方的父母都祝福他們,即使向他們坦承已經同居,也沒有挨罵。相反地,當美雪說,因為接下來會積極做人,所以婚禮上可能會挺著大肚子時,雙方的父母也都露出欣慰的表情。廣太的母親甚至還激勵他們說:「真是好主意,現在這個年代,先有後婚很正常,只要預約好婚禮的場地,就沒有任何問題。別擔心,別擔心,你們好好加油。」
他們決定在五月舉行婚禮,廣太希望時間可以稍微延後,但美雪堅持不肯讓步。她六月生日,無論如何都希望在邁入三十大關之前穿上婚紗。
美雪樂不可支,廣太的心情卻越來越沉重。雖然已經下定了決心,但總覺得一旦結了婚,就會失去很多東西,陷入了所謂的「婚前憂鬱症」。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