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雪煙追逐

雪煙追逐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7/12/25

電腦編號:527026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352-4
CIP:861.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抵達東京車站的三十分鐘前,放在胸前內側口袋裡的手機響了。這不是他的私人電話,而是任職單位提供的手機,應該說,是強迫他必須帶在身上的手機。小杉敦彥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起身離開座位的同時,把手機拿了出來。
「我是小杉。」他走到連廊時,用生硬的語氣接起了電話。
「出差的情況怎麼樣?」上司南原陰陽怪氣地問。
「累死了,」小杉回答,「搭早上第一班新幹線去仙台,然後走了一天,除了吃午飯的時間以外,完全沒有停下來休息。」
「你在回程的新幹線上應該有睡一下吧?」
「這一陣子有點失眠,好不容易快睡著了,又被這通電話吵醒了。」
「哼。」南原用鼻孔噴著氣,「好不容易忙完一天的工作,正準備回家喝杯啤酒時,接到工作的電話,難免會心生警戒。」
自己沒有理由,也沒有義務回答:「沒這回事。」小杉直截了當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南原故弄玄虛地停頓了一下說:「有案子。」
小杉並不意外。自己出差準備回家,如果上司打電話來閒聊,那就真的太不識相了。
他正準備問是什麼案子,南原接著說:「是命案。」
小杉一時答不上來,他希望自己聽錯了。
「呃,」他清了清嗓子,「你剛才說什麼?」
「我知道你不願相信,因為我也一樣,但很遺憾,我既沒有騙你,也不是開玩笑,真的發生了命案。命案現場是三鷹市N町的一棟獨棟房子,強盜殺人,家中的財物被搶走了。住在那棟房子裡的八十歲老爺爺遭到殺害。」
小杉聽了,不由得感到鬱悶。這次並不是小混混打架,結果在盛怒之下殺了對方這麼簡單的事件。
「呃,股長,」小杉抱著一線希望問,「兇手呢?」
「還沒有抓到,也沒有人自首。」
果然是這樣。小杉拿著手機,垂下了腦袋。
「所以,」南原說:「目前已經展開第一波搜索,雖然我知道你很累,但你到東京之後,立刻趕去現場,越快越好,地址是 ── 」
「等一下。我今天原本打算直接回家,所以安排了很多事情,我可以先回家一趟嗎?」
「沒時間了,你一個人住,應該沒問題吧?」
「我忘了把貓的飼料拿出來。」
「貓不會這麼輕易餓死,放心吧,今天晚上會讓你回家。我告訴你現場的地址,你記一下。」
小杉恨得牙癢癢的,從西裝口袋裡拿出記事本,潦草地記下了南原告訴他的住址。
「我想你應該知道,這麼大的命案,應該不會只有我們分局負責偵辦工作。」
聽到上司這句話,小杉的心情更沉重了,「所以會成立搜查總部嗎?」
「一定會。」南原斷言道。
「明天應該就會在我們分局成立,搞不好一大早就會召開偵查會議,所以也必須做好準備。明天之後,恐怕會有一陣子沒辦法回家了。那就先這樣。」
南原說完,不等小杉的回答,就掛上了電話。
小杉克制著想把手機摔在地上的衝動,走回了車廂。一看手錶,已經下午五點多了。

他從東京車站搭了中央線,在離命案現場最近的車站下車後,攔了計程車。N町是安靜的住宅區,有很多獨棟的房子。小杉一下計程車,立刻知道是哪一棟房子。因為那棟房子前停了好幾輛警車,還有不少圍觀的民眾。門牌上寫著姓氏「福丸」。
「小杉哥。」聽到有人叫他,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後輩白井正走向他。白井學生時代打橄欖球,虎背熊腰,卻有一張娃娃臉。聽說在他的獨生女兒就讀的那家幼稚園,小朋友都叫他麵包超人。
「仙台怎麼樣?有沒有吃牛舌?」白井很愛吃,即使別人去出差,他也會調查當地的美食。
「我哪有那種閒工夫啊,走了一整天,累死了。」小杉咬牙切齒地說。其實他中午吃了牛舌,但沒義務說實話,「早知道該搭更晚的新幹線回東京。」
「真可憐。」
「情況怎麼樣?」小杉指著眼前那棟房子問。
「鑑識作業還沒有完成,目前還無法進入,但已經提供了照片。」白井手上拿著平板電腦。
「其他人呢?」
「和機搜的成員分頭去附近探訪了。」
南原說得沒錯,已經展開第一波搜索。
「股長呢?」
「正在分局內向被害人家屬了解情況。」
小杉嘆了一口氣。雖然很累,但現在沒時間發牢騷。
他們向一旁的員警打了聲招呼,兩個人一起坐進停在旁邊的警車後車座。
「下午四點十二分,勤務指揮中心接獲報案。一個女人說,她的家人遭到殺害。報案人很緊張,說明的情況也毫無頭緒。附近派出所的兩名員警立刻趕去現場,確認了狀況。那時候,那個女人也稍微平靜了些,終於能夠好好說話了。」
白井告訴小杉,報案的女人是這戶人家的家庭主婦,名叫福丸加世子。加世子非假日的上午十點到下午三點在附近的超市打工,之後,會和同事聊一會兒再回家。今天也一樣,在四點之前回到家時,發現玄關的門沒有鎖,當時並沒有感到太意外。雖然在公司上班的丈夫不會這麼早回家,但和他們同住的公公在家,公公經常忘記鎖門。
加世子進門後,直接去了廚房,所以並沒有立刻發現異常。當她走去客廳時,才終於發現不對勁。因為客廳的矮櫃前,各種東西散落一地,拉出來的抽屜也翻了過來。
加世子衝出客廳,敲著隔壁房間的門,喊著公公的名字。因為公公的房間就在客廳隔壁。房間內沒有人應答,她擔心不已。雖然平時不會擅自打開公公的房門,但這時顧不了這麼多。一打開門,最先看到電視開著,接著就看到 ──
「情況就是這樣,」白井將手上的平板電腦轉向小杉。
照片上是鋪著榻榻米的和室,一個身穿居家服的老人趴在地上,旁邊有一個棋盤。
白井操作著螢幕,又顯示了另一張照片。那是老人脖子的特寫,上面有一道紫色的痕跡,顯然是勒痕。
「凶器呢?」
「還沒有找到。」
白井說,被害人名叫福丸陣吉,今年八十歲,以前是公司的高階主管,目前除了年金以外,並無其他收入。只有長子秀夫、長媳加世子和他同住,兩個孫子工作之後,都搬離了老家。
「聽股長說,好像被搶走了財物。」
「放在客廳抽屜內的二十萬現金不見了,他們平時都習慣把生活費放在那裡,加世子太太在出門的時候,錢還在抽屜裡。」
「還有沒有其他失竊的財物?」
「被害人房間內可能有東西被偷走,但通常只有當事人知道,所以也無法確認。他的兒子和媳婦,以及兩個孫子的房間在二樓,似乎並沒有發現兇手闖入的痕跡。兇手可能已經得手現金,所以決定趕快逃走。」
「闖入途徑呢?」
「鑑識股的人剛才大致看了一下,後門和窗戶都從內側鎖住,沒有遭到破壞的痕跡,研判可能是從大門出入。」
小杉瞥了一眼房子的方向,「有沒有監視器?」
白井皺著眉頭,搖了搖頭說:「沒有裝。」
「是喔。」小杉嘆了一口氣。每次發生類似的事件,都忍不住想要抱怨,為什麼政府不強制民眾裝設監視器。
白井把手伸進內側口袋,拿出智慧型手機。似乎有人打電話給他。
「喂,我是白井……我現在和小杉哥在一起……知道了,馬上就回去。」白井掛上電話後,看著小杉說:「是股長打來的,叫我們馬上趕回分局。」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