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雪煙追逐

雪煙追逐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7/12/25

電腦編號:527026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352-4
CIP:861.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白井偏著頭說:「希望股長不會叫我們去做一些麻煩事。」
他們走下警車,走了一段路,來到大馬路上,攔了計程車。
回到分局,發現分局內一片慌亂。年輕的員警抱著事務機器和電話、傳真機,在原本就不寬敞的走廊上快步走來走去,準備搬去即將成立搜查總部的禮堂。每個人都臉色鐵青,對轄區分局的警察來說,成立殺人事件的搜查總部是最令人憂鬱的事。因為不僅需要分局提供人力支援,而且還會增加開支,上司的心情當然也就特別差。
小杉和白井一起走進刑事課,南原和另一名下屬正站著說話。南原那張冷淡的馬臉看著小杉,言不由衷地說:「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很累。」
「目前是什麼狀況?」小杉問。
「就是你看到的狀況,」南原巡視周圍,「大家都在忙,你也趕快加入。」
「我已經加入了。」
小杉正準備脫下大衣,南原制止了他,「不用脫了,要請你馬上去找一個人。」
「找誰?」
「散步員。」
「散步員?」小杉皺起眉頭,「那是誰?」
「死者家屬說,福丸家之前養了一條柴犬,被害人負責每天帶牠去散步。半年前,被害人腰受傷之後,無法長時間走路,但不帶狗出門散步,狗太可憐了,於是僱用了一名散步員。」
「他們家有養狗嗎?」小杉問白井。
白井偏著頭:「我沒看到。」
「上個月生病死了,」南原說:「死的時候十五歲,對狗來說,已經算很長壽了。原本就生了病,腳受了傷之後無法動彈,病情更加惡化,最後就死了。問題在於牠受的傷,是在散步時被腳踏車撞到的。那天是僱用的散步員帶狗去散步,被害人勃然大怒,認為一定是散步員走路沒有看好,才會讓狗被撞到,於是就解僱了他。」
南原又補充說,那是三個月前的事。
「你認為那個散步員和這起事件有關?」
「這是去探訪的偵查員提供的線索。昨天白天,鄰居的家庭主婦看到有人向福丸家中張望,但那個人並不是陌生面孔,之前曾經在路上遇見過。」
「該不會就是剛才提到的那個散步員?」
「叮咚,答對了。」南原用粗獷的聲音,說著完全不像是他會說的話,豎起了食指,而且從桌上拿起一張照片,「在向家屬了解那個人的身分之後查了一下,就是這個人。」
照片似乎來自駕照的資料庫,照片上是一個年輕男子,看起來不到二十五歲,下巴很尖,眼尾有點下垂。不知道有什麼不滿,面無表情地看著鏡頭。
「你有沒有聽說兇手闖入的途徑?」南原問。
「聽白井說,目前認為是從玄關的大門進出。」
南原左右搖晃著食指,舌頭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鑑識股的人原本這麼認為,但情況發生了變化,家屬提供了重大的線索。兇手有可能從後門出入。」
「後門?福丸太太出門的時候,忘記鎖門了嗎?」
「不,據她說,絕對鎖了門,但有備用鑰匙。」
「備用鑰匙?」
「信箱底部裝了一個小型容器,後門的備用鑰匙就藏在裡面。據說是用這種方式防止出門沒帶鑰匙時被關在門外,剛才已經請鑑識股的人確認,鑰匙的確在裡面。」
「有誰知道那裡有備用鑰匙?」
「死者家屬說,應該只有他們一家人知道……」南原沒有說下去,似乎話中有話。
「也有可能並不是這樣?」
南原點了點頭。
「因為柴犬養在戶外,院子裡也有狗屋,但天氣不好的時候,會讓狗從後門進入屋內。被害人腿不方便,很可能曾經把放備用鑰匙的地方告訴散步員。」
小杉再度看著那張照片。
「死者家屬對這名散步員的評價如何?」
「只知道他是開明大學四年級的學生,除此以外,對他並不了解。聽說是被害人的朋友介紹的,因為都是在他們夫妻不在家的時候帶狗出門散步,所以他們和散步員很不熟。」
「是喔。」
「有這些線索就足夠了,你趕快去找這個年輕人。」南原說完,遞給他一張便條紙,上面寫了姓名和地址,應該也是從駕照的資料庫中找到的。
「電話號碼呢?」
「他們夫妻並不知道,但被害人知道,所以應該很快就知道了。知道之後,會馬上通知你。好了,你現在就去找他。」南原手心向下,上下甩著手,似乎在趕人。
「喂,南原。」就在這裡,門口響起低沉的聲音。即使不必看,也知道誰進來了。
小杉轉過頭,看到刑事課長大和田大步走了過來。他的四方臉上有兩道濃眉,大家在背後都叫他「木屐」。
「附近的監視器怎麼樣了?我不是已經下令扣押所有的監視器錄影帶了嗎?」
「目前正在進行。」南原直挺挺地站在那裡回答。
「所以呢?有沒有從錄影帶中發現什麼?」
「不,接下來才要分析……」
「在磨蹭什麼?趕快著手進行啊。萬一到時候功勞被一課那些人搶走怎麼辦?無論如何,在他們來這裡之前,逮捕兇手這件事必須有點眉目,你應該很清楚這件事吧?」
「是,我當然清楚。」南原因為太緊張,回答的聲音變得很尖。
「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是關鍵,必須動員分局內所有員警,掌握破案線索,即使證據有點勉強,我也會同意抓人。」
「是,我們將全力以赴。」
白井用手肘輕輕捅了捅小杉的側腹,小聲地說:「我們快走吧。」
「這樣比較好。」
小杉和白井一起離開了辦公室,背後傳來大和田對著南原大吼大叫的聲音。
「木屐課長是怎麼回事啊?脾氣比平時更暴躁。」小杉邊走邊問。
「聽說局長請求警視廳搜查一課派人支援。」
「果然是這樣。話說回來,發生了搶劫殺人事件,而且目前兇手不明,當然會請求一課的支援。」
「大和田課長得知這次由一課的哪一股負責這起案子之後,心情突然變差了。我剛才稍微聽到幾句,好像是輪到七股值勤。」
小杉忍不住停下了腳步,「七股?真的嗎?」
所謂「值勤」,就是在警視廳待命,隨時可以加入偵查的狀態。當成立偵查總部時,基本上就由那一股的成員出動。
「有什麼不妥嗎?」白井問。
「七股的花菱股長是大和田課長在警察學校時的同學,」小杉壓低嗓門說,「他們從以前就水火不容,一直在暗中較勁。雖然兩個人都是警部,警階都一樣,但一個在警視廳,一個在轄區警局,誰高誰低,早就已經見分曉了。」
「喔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一旦成立搜查總部,就由警視廳掌握了主導權,轄區警局只能淪為負責安排和跑腿之類的打雜,大和田課長原本就覺得很屈辱,更何況這次由天敵花菱股長掌握實質的指揮權,他當然覺得很不爽。」
「難怪他會要求在一課來這裡之前,逮捕兇手這件事必須有點眉目。」
「因為一課來了之後,除了第一波搜索的紀錄,還必須交出所有的資料。」
員警抱著一個大紙箱走過他們面前,臉上已經露出疲態。他們也在為成立搜查總部做準備工作。
「如果這個人是兇手,事情就簡單了。」小杉看著南原交給他的便條紙。地址在三鷹市,名叫脇坂龍實。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