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偵探伽利略【出版20週年全新譯本】

偵探伽利略【出版20週年全新譯本】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7/26

電腦編號:527030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88
ISBN:978-957-33-3455-2
CIP:861.5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湯川拿了兩杯咖啡走了回來,兩個馬克杯都很醜,不知道是哪來的贈品,而且一眼就可以看出根本沒洗乾淨,但草薙還是說了聲:「啊喲,真是不好意思」,假裝很陶醉地喝了一口。
「你有什麼看法?」草薙把杯子放在桌上後問。
「對什麼的看法?」
「就是那起事件啊,你對花屋路的火災事件有什麼看法?既然你給我看這種實驗,是不是代表你也認為是電漿所致?」
「我之所以做這個實驗,是因為報紙上刊登了電漿說,我相信你應該也有興趣。我目前對這起事件沒有任何意見,可能是電漿所致,也可能不是,因為根本沒有任何資訊,所以也無法提出任何假設。」
「你對那起事件瞭解多少?」草薙問。
「當然只有報紙上刊登的內容而已,也就是說,」湯川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了下去,「不知道什麼原因放在路旁,裝了汽油的塑膠桶突然起火,燒到了旁邊的年輕人──就只知道這些。」
「你不能從這些情況中推理出什麼頭緒嗎?」
湯川聽了草薙這句話,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你別鬧了,如果不詳細調查在火場中找到什麼,根本無法推測出原因。我相信消防人員也一定這麼說。」
「在火場只找到那個塑膠桶,真的只有這樣而已。」
「我記得電視新聞的主播曾經質疑,塑膠桶內是否有什麼機關。」
「難道你認為我們想不到那些人說的意見嗎?鑑識人員卯足了全力調查,但還是沒有發現任何機關。」
「我對此深表同情。」
「別開玩笑了,我是真心來請教你。」
草薙一臉嚴肅地說,湯川微微聳了聳肩,然後露出了笑容。
「我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美國相關單位徹底分析了說看到飛碟的人的證詞,發現超過百分之九十是看錯了,而且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把天體誤認為是飛碟。金星所占的比例最高,甚至有人把月亮當成了飛碟。」
「你想表達什麼?」
「幽靈的真面目往往是很無聊的東西。有一個裝了汽油的塑膠桶,附近有幾名個性還不成熟的年輕人,結果那個塑膠桶著了火,原因不是很明顯嗎?」
草薙瞪大了眼睛。
「你是說他們說了謊,其實是他們自己點燃汽油嗎?而且做好了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心理準備?」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也許是別人把那個塑膠桶放在那裡,那幾個年輕人並不知道裡面裝的是汽油。總之,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原因不在他們身上,不是嗎?他們應該有抽菸,而且身上應該也有打火機。」
草薙聽完湯川的意見,忍不住皺起眉頭。
「你別說這種讓人失望的話,這根本和我們課長沒什麼兩樣。」
「喔?搜查一課的課長也這麼說嗎?」
「他說應該是那些小鬼不慎引起火災。」
「這個意見很不錯啊,富有邏輯,也無懈可擊。」
「既然你堅持這種保守的意見,那我就給你一些新的線索。」草薙說完,從上衣內側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
「這不是保守,而是富有常識。這是什麼?看起來像是小型錄音機。」
「這是我向其中一個年輕人瞭解情況時的錄音。他因為燒傷,嘴巴不太能動,但意識很清楚。總之,你先聽聽再說。」
草薙按下了開關,錄音機傳出輕微的說話聲。他把音量調大。
首先簡單確認了身分。年輕人叫向井和彥,今年十九歲。
接著進入了正題。草薙先發問。
(我想請教一下著火時的情況。在著火之前,有沒有什麼異常狀況?)
(異常……狀況?)
(任何情況都沒有關係。你當時在幹什麼?)
(我……我喔,嗯,好像在抽菸,然後聽良介吹牛。)
(其他人呢?他們在幹什麼?)
(沒特別幹什麼……都在聽良介吹牛。結果他突然燒了起來,我完全被嚇到了。)
(你是說塑膠桶燒起來吧。)
(不是……良介……是良介的腦袋。)
(腦袋?)
(頭髮……他後腦勺的頭髮突然噴火,然後就倒了下來……我嚇了一跳,但火勢轉眼之間就撲了過來……之後就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
(等一下,你是不是說反了?是火先撲向你們,然後你朋友的頭燒了起來吧?)
(不是,不是這樣。是他的頭先著火,良介的頭先燒了起來。)
聽到這裡,草薙按下了錄音機的停止鍵。
「怎麼樣?」他看著湯川。
湯川不知道什麼時候做出了托腮的動作,但看他眼鏡後方的雙眼,就知道那並非代表他感到無聊。
「頭燒了起來?」
「似乎是這樣。」
草薙知道湯川似乎產生了興趣,內心偷笑著,拿出了一包香菸。他準備抽出一支菸時,湯川默然不語地指了指牆上的紙。那張紙上寫著「禁菸 別讓腦袋的血液循環更不靈光了」,草薙怏怏地把菸放回了口袋。
「頭、燒了起來。」湯川抱起雙臂,「就像火柴一樣,頭先燒了起來。」他開始低聲喃喃,「不是變魔術,卻燒起來?雖然有街頭藝人表演噴火,但他們的頭沒有燒起來。」
「但在這起事件中燒起來了,」草薙揮了揮拳頭,「頭先燒了起來。」
「屍體的情況如何?只有頭燒到嗎?」
「很遺憾,死者倒下後,似乎被捲入了塑膠桶汽油引發的火災,全身都燒得焦黑,無法判斷是哪裡先燒起來。」
湯川再度低吟了一聲,然後露出突然想起什麼的表情看著草薙。
「你們那位富有邏輯的課長怎麼解釋這件事?」
「他說是證人的錯覺。因為當時慌了神,導致記憶混亂。但即使問了其他幾個年輕人,他們也都說是那個叫良介的人頭先燒起來。」
「這樣啊。」湯川點了點頭,然後站了起來,「那就去看看。」
「去哪裡看看?」
「那還用問嗎?當然是發生離奇現象的現場啊。」
草薙打量湯川的臉片刻,猛然站了起來。
「好,我帶你去。」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