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伽利略的苦惱【伽利略20週年全新譯本】: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里程碑!「伽利略」系列最讓人愛不忍釋的一集!

伽利略的苦惱【伽利略20週年全新譯本】: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里程碑!「伽利略」系列最讓人愛不忍釋的一集!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11/27

電腦編號:527034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635-8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2


現場位在大廈的其中一戶,兩房一廳的格局,客廳看起來超過七坪,另外兩個西式房間也很寬敞。內海薰回想著自己的房間,忍不住感慨,同樣是單身女性的生活,真是大不相同。話說回來,也可能是因為自己懶得整理家裡,所以才會讓住處感覺很狹小,她完全不記得自己上一次是什麼時候用吸塵器打掃房間。
這個房間整理得很乾淨,看起來很高級的沙發上只放了兩個圓形抱枕,電視周圍和書架也都井井有條,最讓薰難以理解的是,餐桌上竟然沒有任何東西。
地上當然也一塵不染,往陽台的落地窗前有一台吸塵器,房間的主人應該每天都用吸塵器打掃。唯一令人感到格格不入的,就是竟然有一個鍋子掉在吸塵器旁,鍋蓋滾到了電視旁。
薰猜想房間的主人原本可能正準備下廚,於是走去廚房張望。流理台旁有一瓶橄欖油,瀝水架上放著鋁盆、菜刀和小碟子,流理台內的三角瀝水籃內丟著蕃茄皮。
薰打開了冰箱,一眼就看到了一大盤蕃茄和起司,旁邊放了一瓶白酒。
房間的主人原本打算用這瓶葡萄酒舉杯慶祝嗎?薰忍不住想。
這個房間的主人名叫江島千夏,今年三十歲,在銀行上班。看駕照上的照片,感覺是一個溫柔穩重的人,但薰猜想她可能個性很好勝,而且很精明,並不能因為她有一張圓臉,眼尾還有點下垂,就覺得她是沒脾氣的好好小姐。
薰走回客廳,有好幾名刑警頻繁地在陽台和客廳之間走來走去。薰已經看開了,決定先等他們的工作告一段落再說。即使搶著去陽台察看,也不見得能夠發現什麼線索,這種爭先恐後,生怕被別人搶先的猴急正是男人幼稚的地方。
她走向放在客廳牆邊的櫃子,旁邊有一個雜誌架,裡面放了雜誌。薰瞥了一眼之後,打開了櫃子的抽屜,發現裡面有兩本相簿。她用戴上手套的手小心翼翼地翻開相簿,其中一本似乎是她參加同事婚禮時拍的照片,另一本看起來像是參加聚餐或是銀行活動時的照片。幾乎所有的照片都是和女人的合影,沒有任何一張是單獨和男人合照。
薰把相簿放回抽屜,把抽屜關上時,前輩草薙俊平一臉掃興地走了回來。
「情況怎麼樣?」她問。
「很難下定論。」草薙噘起了下唇,「雖然我覺得可能只是單純的跳樓,現場也沒有打鬥的痕跡。」
「但是,玄關的門沒有鎖。」
「我知道。」
「如果她一個人在家,應該會鎖門。」
「在想要自殺的精神狀態下,可能會和平時的舉動不太一樣。」
薰注視著前輩刑警搖了搖頭。
「我認為無論在怎樣的精神狀態下,日常的習慣都不會改變。打開門進屋,關上門之後就會鎖上──我相信這種事應該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未必每個人都是這樣。」
「我認為女生一個人住的話,都會養成這種習慣。」
薰用略微強烈的語氣說,草薙不悅地閉了嘴,然後抓了抓鼻翼,似乎在調整自己的心情。
「那就來聽聽妳的意見,妳認為門為什麼沒有鎖?」
「很簡單,一定有人沒有鎖門就離開了,也就是說,當時房間內還有另一個人,八成是跳樓身亡女子的男朋友。」
草薙挑起單側眉毛。
「妳的推理很大膽。」
「會嗎?你有沒有看冰箱?」
「冰箱?沒有。」
薰走去廚房,打開了冰箱門,拿出大盤子和葡萄酒,然後端到草薙面前。
「我並不會說,單身女子不會一個人在家喝葡萄酒,但如果是自己吃,不會把開胃菜擺盤得這麼漂亮。」
草薙皺起鼻子,抓了抓頭。
「轄區分局的刑警明天早上要開會,妳也去參加,那時候解剖報告應該已經出爐了,到時候再來討論這件事也不遲。」說完,他好像在趕蒼蠅般在臉前揮了揮手。
薰跟在前輩刑警身後準備走出房間時,發現玄關的鞋櫃上放了一個紙箱,正在穿鞋子的她停了下來。
「怎麼了?」草薙問她。
「這是什麼?」
「好像是宅配的包裹。」
「我可以打開看看嗎?」
紙箱上的膠帶還沒有拆開。
「不要隨便亂動,轄區的刑警應該會確認裡面的東西。」
「我現在就想看,只要向轄區警局的人打聲招呼就行了嗎?」
「內海,」草薙皺著眉頭,「妳本來就顯得格格不入了,所以不要做一些引人注目的事。」
「我格格不入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大家本來就很注意妳,所以妳要節制點。」
什麼意思嘛!薰心裡這麼想,但還是點了點頭,反正這不是第一次必須接受這種難以理解的事。

隔天早晨,薰前往轄區分局的深川分局,看到草薙一臉不悅的表情在等她。上司間宮也在。
「辛苦了。」間宮一看到薰,就一臉嚴肅地向她打招呼。
「股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被叫來的,這次由我們負責。」
「由我們負責?」
「因為有他殺的嫌疑,在房間內找到了毆打被害人頭部的兇器,所以決定成立聯合搜查總部。」
「兇器?是什麼兇器?」
「鍋子,一個長柄鍋。」
「喔喔。」薰想起了掉在地上的那個鍋子,「原來那就是兇器……」
「鍋底沾到了被害人微量的血跡,可能是毆打致死,或是用鍋子敲昏之後,從陽台上丟下去,竟然有這麼心狠手辣的人。」
薰在聽間宮說話時偷偷看向草薙,草薙好像在逃避她的視線般轉過頭,用力乾咳了一聲。
「兇手是男人嗎?」薰問間宮。
「這一點應該不會錯,這不是女人有辦法做到的事。」
「目前只找到兇器而已嗎?」
「兇器的把手部分、桌子和門把上的指紋都擦掉了。」
「既然兇手會擦掉指紋,顯示不是強盜犯案。」
因為如果是強盜,一定會戴上手套。
「應該是熟人犯案,兇器也是使用現場的東西,皮夾和信用卡類也沒有動,只有手機不見了。」
「手機……,兇手可能擔心警方調查通聯記錄。」
「如果是這樣,就未免太傻了。」草薙說,「只要問電信業者,就馬上可以查到通聯記錄,這等於在告訴我們,兇手和被害人熟識。」
「可能當時太慌張了,因為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計畫犯案。那就向電信業者調閱通聯記錄,徹底清查被害人的男性交往關係。」間宮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之後立刻召開了偵查會議,負責調查的刑警報告了目前調查到的目擊證詞。
「被害人墜樓後,大廈周圍立刻聚集了圍觀的人,並沒有看到任何可疑人物。江島千夏的房間位在七樓,六樓的住戶聽到動靜後從窗戶往下看,然後馬上走出房間搭了電梯。在該住戶搭電梯前,電梯停在七樓,該住戶搭電梯時,電梯內也沒有人。如果有人把江島千夏推下樓後立刻逃走,那時候電梯應該不可能停在七樓。那棟大廈只有一部電梯。」
偵查會議上也討論了兇手走逃生梯的可能性,但深川分局的偵查員認為,逃生梯和墜樓現場位在同一側,而且是戶外的樓梯。如果兇手走逃生梯,聚集在屍體周圍的圍觀民眾一定會看到。
兇手把被害人推下樓之後,到底去了哪裡?──這個問題成為目前最大的謎團。
「有一個可能,」間宮表達了意見,「兇手會不會是住在同一棟大樓的住戶?只要在犯案後回到自己家中,就不會被任何人看到。」
所有人聽了警視廳搜查一課股長的意見,都紛紛用力點頭。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