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迷宮裡的魔術師

迷宮裡的魔術師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1/29

電腦編號:527035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K
頁  數:416
ISBN:978-957-33-3661-7
CIP:861.57

定  價:520
優 惠 價:411( 79折)

 

 
 

「在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先報上自己的姓名才是禮尚往來,算了。我剛才已經對那些蠢蛋說了好幾次了,這裡是我家,如果你們覺得我在說謊,可以去公所查。」他說話的速度很快,但舌頭完全不打結,這也和以前一樣。真世不知道他是天生伶牙俐齒,還是訓練的結果。
「啊!」站在真世旁邊的柿谷叫了起來,「你該不會是……」
狐狸老頭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柿谷。
「今天早上,我讓下屬查了這裡的住民票,上面除了被害人以外,的確還有另一個名字。」柿谷從內側口袋拿出記事本後翻了起來,「呃,請問你是神尾英一先生的弟弟,神尾武史先生嗎?」
身穿軍用夾克的人──真世的叔叔神尾武史不滿地撇著嘴角,轉頭看著柿谷說:
「既然你已經調查清楚了,為什麼不交代門口的笨蛋?害我白費了那麼多口舌。」
「但是,沒想到你會今天回來……」
「什麼時候回自己的家是我的自由,而且你們沒有權利擅自闖進我們的家,可以請你們趕快離開嗎?」武史指著門。
狐狸老頭瞪著突然闖進來的人,用左手從西裝內側拿出了手機,用右手俐落操作後放在耳邊。
「是我。幫我查一下,你那裡有神尾家的住民票嗎?……沒錯。我聽說除了被害人以外,還有其他人,這是真的嗎?……叫什麼名字?……是喔,字怎麼寫?……是喔,我知道了。」掛上電話後,他把手機放回了內側口袋。
「你似乎已經確認了。」武史說。
「你有沒有證明身分的證件?像是駕照之類的。」
「你還在懷疑我嗎?」
「謹慎起見。」
「呃,」真世開了口,「沒錯,他是我的──」
真世原本要說「他是我的叔叔」,但武史向真世伸出左手制止了她,然後從工作褲口袋裡拿出皮夾,把駕照抽了出來。
「那你就給我好好看清楚。」說完,他把駕照遞到狐狸老頭面前。
就在狐狸老頭伸手接過駕照的瞬間,武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左手伸進了他上衣內側,從他懷裡拿出了什麼東西。是黑色的警察證。
「喂,你幹什麼!」狐狸老頭微微瞪大了小眼睛。
「既然要我出示身分證件,如果你不出示,不是不公平嗎?」武史翻開警察證,「喔,原來是木暮警部啊。真世,真可惜啊,如果是目暮警部就可靠多了。」他把警察證遞到真世面前,狐狸老頭的照片下方,寫著木暮大介的名字。
「還給我!」木暮大叫著。
「不用你說,我也會還給你。我的身分已經確認好了嗎?」
木暮瞥了一眼手上的駕照後,一臉無奈地遞向武史的方向。
武史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走向木暮,把警察證放回他左胸內側口袋後,接過了自己的駕照。
「我再請教一下,你們擅自闖進我家幹什麼?」武史把駕照放回皮夾後,又把皮夾放進口袋時問。
木暮正想開口,但隨即看著真世說:「請妳向妳叔叔說明。」
真世調整呼吸後,對武史說:「爸爸死了。」
但是,武史面無表情。旁人無法瞭解他是因為太驚訝而無法反應,還是無動於衷。
「在後院發現了爸爸的屍體,警方認為有可能是被人殺害……」
武史仍然面無表情,但他邁開大步,走向面對後院的落地窗,一動也不動地看著外面。
「是怎樣遭到殺害?是被刀子刺殺嗎?」武史背對著所有人問。
「不好意思,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木暮立刻回答,「因為偵查不公開,而且就連發現屍體的人也不知道死因,如果除了警方的人以外,有人知道殺害方法,那個人是兇手的嫌疑就很重大。」
難怪昨天也沒有告訴自己。真世在一旁聽了,終於恍然大悟。
「服裝呢?我哥哥被發現時,身上穿了什麼衣服?」
「這也是偵查上的秘密,恕我直言,你問的所有問題,我們應該都無法回答你,而且現在是我們發問,也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比方說,你從上個星期六到昨天為止的行蹤──」
「不必擔心,我會回答你的問題,只是等我一下。也許你看不出來,我正在感受失去親哥哥的悲傷。」
木暮聽到他這麼說,也一時說不出話。他尷尬地皺起眉頭,抓了抓頭。柿谷也有點手足無措。
不一會兒,武史轉過身,回到真世他們這裡。他在木暮面前停下腳步說:「你儘管問吧,你剛才說想知道我從星期六到昨天的行蹤。我星期六從早上就一直在店裡,完全沒有外出。隔天──」
「等一下!」木暮制止了他,「請問是什麼店?」
「我經營的酒吧,地點在惠比壽,店名叫『陷阱手』。」武史說完,再度把手伸進木暮西裝內側,然後從和剛才相反的右側口袋中拿出了手機,「只要上網查一下,就立刻知道那是一家什麼樣的店,但不要相信那些評語,那些都是不懂酒的窮人亂寫一通。」
「不要隨便碰別人的口袋。」木暮從武史手上搶回了手機。
「我是好心,省得你要自己拿。怎麼了,你不查嗎?那我再說一次店名,是『陷阱手』。」
「我晚一點會好好查清楚。」木暮把手機放回內側口袋,「你剛才說完全沒有外出,有辦法證明嗎?」
「這就有點傷腦筋了,我的店晚上才營業,在營業時間之前沒有和任何人見面,即使在營業時間內,店裡也不是隨時都有客人,所以很難證明。」
「員工呢?」
「我向來堅持不雇用員工,除非有哪個瘋子願意幫我做白工。」
「哼。」木暮不屑地哼了一聲,可能察覺八成是地點偏僻的小酒吧。
「所以你平時都住在店裡嗎?」
「對啊,店後面有起居室。」
「星期天呢?」
「中午過後起床,傍晚之前都在房間內看電影,之後就和星期六差不多。」
木暮意外地挑起眉毛問:「星期天也營業嗎?」
「基本上全年無休,因為只要開店營業,就可能會有愛喝酒的客人來撒錢。」
「昨天也一樣嗎?」
「不,昨天休息。」
「咦?」木暮嘟起了嘴,「你剛才不是說全年無休嗎?」
「我有說『基本上』,因為有些事情要辦,所以臨時休息一天。至於我去辦什麼事,就無可奉告了。因為關係到個人隱私。」
木暮抱著手臂瞪著武史。
「綜合你剛才說的話,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你沒有不在場證明。」
「有什麼辦法?這是事實啊。」武史泰然自若地回答。
「再請教你一個重要的問題,你今天回來這裡的理由是什麼?媒體還沒有報導這起事件,你回來有什麼目的?」
「這個問題也很奇怪。我說了好幾次,這裡是我家,回自己的家哪需要什麼特別的理由,還是說,你沒有理由就不回家嗎?」
「那我問你,你上次回家是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呢?我不記得了。」
「你回家的頻率呢?一個月一次?還是半年一次?我勸你不要說謊,我們會徹底調查。」
「不需要你提醒,我也不會說謊。我差不多有兩年沒回家了,今天只是不由自主想回家了。」
「不由自主?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話嗎?」
「你相不相信和我無關,我就是不由自主想回家。如果你非要我說一個理由,那我只能說是直覺。」
「直覺?」
「我覺得這個家裡好像發生了不好的事,結果回來一看,發現有警車停在家門口,我就知道我的直覺很靈。」
木暮的小眼睛露出懷疑的眼神,顯然並不相信武史的話。
「好吧,今天就先這樣,但如果你改變心意,想要更正的話,隨時都很歡迎,我願意洗耳恭聽。」
武史用鼻子冷笑一聲,「永遠不會有這一天。」

---

一個沒落的無名小鎮竟然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命案,離家多年的真世必須驟然面對父親的死亡、舊日的同窗、欲言又止的警察,還有神秘古怪的叔叔,而這起事件的真相,又將牽引出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絕對不能錯過東野圭吾超越自己,傾力打造的「黑色魔術師」系列!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