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乙一作品集 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作  者:山白朝子(乙一)

譯  者:王華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10/26

電腦編號:533009
類  別:現代小說/日本文學
系  列:乙一作品集
開  本:25K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810-9
CIP:861.5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山白朝子(乙一)

2005年以《長遠旅程的開始》出道,並於怪談專門雜誌《幽》上發表極富原創性的各種奇幻恐怖小說。嗜好是生火。

在談到以路癡旅遊作家和泉蠟庵為主角的新嘗試時,山白朝子自稱:「筆法冷淡低調、刻意不深入人物內心,拜和泉蠟庵系列所賜,我發現了這種寫作方式的樂趣!」

另著有《胚胎奇譚》、《我的賽克洛斯》、《獻給死者的音樂》,合著有《殺死瑪麗蘇》。



王華懋

專職譯者,譯作包括推理、文學及實用等各種類型。

近期譯作有《世界第一美味的料理法100道》、《陽光只在那裡燦爛》、《西巷說百物語》、《關於死亡,我現在所想的是……》、《壽司物語》、《dele刪除》、《一個人大丈夫:微型出版的工作之道》、《便利店人間》、《軌道之雲》、《今晚,敬所有的酒吧》等。


 

不正常的究竟是我,
還是這個世界?

我們生命縫隙裡,秘密攀附的恐怖、悲傷、惆悵,與溫暖。
8篇關於「失去」的物語,山白朝子寫給大人的現代怪談。

突然見鬼而失去日常生活的夫妻;失去頭部卻仍苟延殘喘的怪雞;
失去記憶而能夠預知未來的情侶;失去創作熱情的小說家;
失去對女兒的愛的母親;害怕失去珍貴回憶的男子;
因前夫報復而失去愛女的女子;海難意外失去性命的少女……
山白朝子讓悲慟的人得以慰藉,絕望的人仍有救贖,
散失的靈光得以歸返,沉沒的記憶再次浮現──
在幾乎要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淵中,
仍有人,有燈,有念念不忘,有溫暖的火光。

〈全世界最短的小說〉
我和妻子同時在家裡看見了鬼魂,
那是一個穿著鼠灰色西裝的男子。
他的輪廓模糊,背有點駝,後腦的形狀怪異地凹陷下去。
我們決定追查被鬼附身的原因,
卻也想起,我們未出世便夭折的孩子……

〈無頭雞夜間漫步〉
轉學到鄉下學校的我,發現同樣被孤立的風子的秘密:
她偷偷養著一隻「無頭雞」。
我們變得無話不談,但我漸漸把雞的身影和風子重疊在一起,
頭被砍掉,只剩下身體,
就像風子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看,僅僅只是活著……

〈酩酊科幻〉
「喝得酩酊大醉的女人時間感發生混亂,可以看見混濁的過去和未來。」
學弟想把這個點子寫成小說,並讓主角用這種能力賺大錢。
我建議他可以寫買馬券致富的故事,半年後他果然靠買馬券一夜暴富。
他向我坦承,他的女友正是擁有奇妙能力的人,但不久後他卻向我求救。
因為喝醉的女友說,「看見」他血淋淋地倒在地上……

〈被窩裡的小宇宙〉
陷入寫作瓶頸的作家,某天卻在文藝雜誌發表新作品。
身為寫作同業的我向他請教脫離低潮的秘訣。
他說,一切都要感謝那床二手店的被褥。
他躺在被褥裡,感覺到有東西闖進來,腳尖像是探進某個未知的場所。
於是他開始想像被褥深處的異世界,並因此文思泉湧……
〈溺死孩子〉
我的高中同學殺死了嬰兒。
不久,另一個朋友也殺了嬰兒,
然後又有一個朋友殺死了自己的骨肉。
我們四個人曾一起霸凌過一個名叫賴子的女生,
她割腕數次,最後上吊自殺。
本以為她們只是產後憂鬱症,
但才剛奉子結婚的我卻收到一封朋友的信:
小心妳的孩子也會長出一張越來越像賴子的臉……

〈對講機〉
在三一一大地震引發的海嘯中,
我失去了摯愛的妻子和兒子小光,還有我買給他的玩具對講機。
我活得如同行屍走肉,每天只能拚命灌酒麻痺自己。
然而那一天,從半毀的住家回收的另一台玩具對講機中,
竟傳出了小光的聲音:「過來這裡嘛!一起玩嘛!」
我無法抗拒這個甜蜜的誘惑,拿出了尼龍繩……

〈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我帶著女兒和因家暴離婚的前夫見面時,
他拖著女兒去撞卡車,雙雙身亡。
我多次自殺未遂,好不容易才漸漸穩定下來。
然而,某天到河堤散步時,我聽見小女孩叫著:
「媽媽,救我……媽媽……」
如果這是我的幻聽,那只是我的腦袋有問題;
但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就表示真的有小女孩發出了求救……

〈晚安,孩子們〉
參加大型郵輪兒童旅行團的我,發生海難身亡,
臨死前的走馬燈卻和自己的人生完全不一樣。
「負責帶領將死之人的天使」伊莎貝兒適時現身,
以幫忙救回數秒後即將從救生艇落海的小孩為條件,
請我幫忙找走馬燈影片。
但卻發現根本就沒有我的走馬燈,也沒有天使剪輯的紀錄。
原來,我的身邊不只沒有守護天使,
連我自己,都可能不是人類……


無頭雞夜間漫步


1

祖母家在山腳下的村子裡,非常鄉下,周圍除了大片旱田和雜木林以外,什麼都沒有。也許是因為從都市搬來的時候是冬季,印象中只留下枯木、寒霜,以及天空鳥雲密布、一派荒涼的景色。
當時十二歲的我,戴著手套,圍著圍巾,走在從祖母家到小學的漫長道路上。鄉間的冬季寒冷異常,風寒刺骨。如果沒有戴手套,指頭就會凍成紅色的,最後陣陣發麻。
剛轉學進來沒多久的我,無法融入同學之間,總是獨來獨往。除了我以外,班上還有另一個孤立的同學,那就是水野風子。
風子的頭髮暗淡枯黃,臉頰凹陷。她總是穿著同一件淡粉紅色的毛衣,但處處綻線破洞。她應該只有那件冬衣可穿吧。襪子也開了好幾個洞,同學們拿這件事取笑她,她便羞慚地低下頭,扭捏不已。
我是和她要好之後,才知道她家裡的狀況的。聽說在我搬過去的幾年前,她都還過著普通的生活。但父母在交通意外喪生後,她的人生便整個天翻地覆了。她的阿姨滿代跑來,收養了唯一留下的她。滿代是個肥女人,也不工作,整天欺負風子。她不給風子像樣的東西吃,風子的氣色愈來愈差,也失去了笑容。因為風子愈來愈陰沉,同學們和她拉開了距離。
起初我不知道這些內情,把同樣從班上孤立的風子當成自己的戰友。我是在某個小雪紛飛的傍晚,第一次和水野風子說話。
當時已經放學,我揹著書包,在烏雲密布的陰暗天空下,走回祖母家。凍結的石子路,表面變得像銼刀一樣。走到雜木林旁邊時,我聽到那聲音。
「京太郎!你跑去哪裡了?京太郎!」
枯木交錯的另一頭,有條乾瘦的人影。
「京太郎!吃飯了!京太郎!」
是水野風子。她只穿了一件淡粉紅色的毛衣,顯得非常寒冷的樣子。她好像在找人,紛飛的雪珠掠過風子的嘴唇邊。透過雜木林看見的那張側臉,讓我一陣驚豔。之前我只看過她低頭垂首的樣子,因此都沒發現她居然長得這麼美。我忍不住走近雜木林,卻不小心踩到小樹枝,腳下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
「京太郎?」
隔著密集的枯木隙縫,我倆四目相接。又有幾顆雪珠掠過。水野風子發現我,露出害怕的表情。她的左右手各別提著裝了水的杯子和一只破爛的小鍋子,杯子不知為何插著吸管。風子戴著工作手套禦寒。她沒有一般的手套,總是戴著工作手套上學,這也成了眾人戲弄的對象。
「呃……我聽到聲音。」
我有些尷尬地說,她後退了一步。就像在教室裡那樣,低下頭,駝起背,擺出躲避視線的姿勢。她的臉藏入陰影中,遮住了顫動的長睫毛和形狀漂亮的眼睛。
「京太郎是誰?」
風子沒有回應,好像在等我閉嘴離開。我總覺得抱歉起來。
「我要走了,不好意思打擾妳了。」
我說,準備跨步離去。這時,腳邊突然傳出聲響,是鳥類拍動翅膀的聲音。風子驚覺抬頭:
「京太郎!」
有東西在我的腳邊,一團白色的東西。那東西朝我的鼻頭……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