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小嫻愛情王國 再見野鼬鼠【全新版】

再見野鼬鼠【全新版】  

 

作  者:張小嫻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4/30

電腦編號:537011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張小嫻愛情王國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3151-3
CIP:857.7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這天下班前,我接到高海明的電話。

「你今天晚上有空嗎?」他問我,「一起吃飯好不好?」

「好呀!反正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我說。

「什麼事?」他問我。

「見面再說。」

高海明帶我到灣仔一間開在閣樓的酒家吃飯。

「這裡的鹹魚煲雞飯是全香港最好吃的。」高海明說。

「是嗎?」我看到他的樣子很期待似的。

「這裡是老字號,小時後我爸爸常帶我來吃。你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關於那架模型戰機的瑕疵,我找到了。」我神氣地說。

他有點愕然。

「就在左邊的引擎裡。」我說。

高海明微笑:「你是怎樣發現的?」

「我用放大鏡找的。」

「說謊。」他說,「那架戰機根本沒有瑕疵。」

我笑著說:「對。那架戰機根本沒有瑕疵,我說找到瑕疵只是要你承認你說謊。」

「你很聰明。」高海明說。

「謝謝。」我洋洋得意地跟高海明說,「我和你不相伯仲罷了。」

「既然戰機沒有瑕疵,你怎麼會認得那架戰機是你砌的?這一次別再想騙我。」我警告他。

「感覺,就是感覺,當然,我看到你的雙眼在逃避,我更加肯定戰機是我砌的,還有,那天你在我辦公室看到我砌戰機,露出很得意神色,你平常是不會的。」

原來我露出了馬腳。

那一碗鹹魚煲雞飯最後才上桌,侍應老遠從廚房捧出來時,已經香氣四溢。

「好香啊。」我說。

「味道更好呢。」

我吃了一口,我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鹹魚煲雞飯。

我連續吃了三碗飯。

「你很能吃。」高海明嘆為觀止。

「謝謝你請我吃這麼美味的鹹魚煲雞飯。」

「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時常請你來,我的朋友不多。」

「好呀,如果時常有好東西吃,我不介意做你朋友。」

高海明送我回家,目送他開車離去,我突然想做一件事──

曉覺最喜歡吃鹹魚,如果他能夠吃到這個鹹魚煲雞飯就好了。為什麼不可以呢?我從家裡拿了一個暖飯壺,坐計程車回到酒家,請他們替我再煲一碗鹹魚煲雞飯。

「你剛剛不是吃了嗎?」侍應覺得奇怪。

二十五分鐘後,飯煲好了,香得不得了,我把飯倒在暖壺裡,再坐計程車到土瓜灣的一間二十四小時快遞服務中心。

「我想快遞去英國布理斯托。」我跟那位左耳戴著耳環的男職員說。

「這是什麼?」他問我,他好像嗅到香味。

「吃的。」我說。

「小姐,吃的東西不能快遞。」他說,「況且你要快遞到布里斯托,那是兩個工作天之後的事,送到已經不能吃了。」

我竟然不知道吃的東西不能快遞。

「你們應該有這種服務。」我跟戴耳機環的男人說。

「你是指快遞食物服務?」他問我。

「對,萬一有人吃到好東西,就可以立即快遞到另一個國家給他想念的人吃,這種服務不是很好嗎?」我抱著暖飯壺跟他說。

「我向公司反應一下。」戴耳環的男職員說。



聖誕節到了,我在百貨公司挑選聖誕禮物給曉覺。

離開百貨公司的時候,一輛簇新的淺藍色賓士房車在百貨公司外面停下來,走下車的正是高海明,他扶著一位女士下車,那位女士年約五十歲,身材瘦削,穿著整齊保守的套裝,臉上有一份很獨特的貴氣。

「邱小姐,是你?」高海明跟我打招呼。

「想不到會在這裡碰到你。」我說。

「我陪我媽媽來買東西。」他說。

「媽媽,我跟你介紹,這是邱小姐,是我們雇用的公關公司的職員。」

「高伯母,你好。」我跟高海明的媽媽握手。她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她的手雪白而纖細。

「你好。」她客氣地說。

「改天再見。」我跟她和高海明說。

高海明小心翼翼扶著他媽媽進入百貨公司,看來他們母子的感情不錯。

下班的時候,我又看見那輛淺藍色的賓士房車停在大廈門外,高海明從車上走下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愕然。

「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你媽媽呢?」我問高海明。

「她回家了。」

「我自己那部車拿了去修理,抱歉要你坐這部車。」他說。

「一點也不抱歉呢。」我笑說。

高海明的司機把車駛到灣仔那家義大利餐廳。

「我們在這裡吃飯好嗎?」高海明問我。

他又叫了一客天使頭髮,我上次吃過了,覺得味道很淡,今次叫了雲吞。

「你媽媽很年輕。」我說。

「他今年六十一歲了。」

「是嗎?真的看不出來。」

「她比我爸爸年輕三十歲。」

「那你爸爸豈不是九十一歲?他差不多六十歲才生你?」

「是六十三歲,我今年二十八歲。」

「那你的樣子比真實年齡老得多了。」我取笑他。

「我媽媽是我爸爸的第三任太太。她二十八歲嫁給我爸爸。」

「你爸爸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他年輕時長得很帥,我見過他跟我媽媽結婚時的照片,他仍然很帥,風度翩翩。」

「你媽媽是給你爸爸的風度吸引著的吧?」

「她是為了錢才嫁給他。我媽媽是長女,家裡有十個兄弟姊妹。」

「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是很痛苦的。」我說。

「不。我媽媽後來愛上我爸爸。」

「為什麼會這樣?」

「我媽媽以為我爸爸當時都六十歲了,頂多只有七十多歲的壽命,他死後,她就可以拿到遺產,然後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誰知道我爸爸一直活到八十五歲,健康還是很好,我媽媽自己都五十三歲了,不可能再那麼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但你剛才說你媽媽愛上你爸爸。」

「就在我爸爸八十五歲那一年,他突然中風,在醫院昏迷了兩天。我媽媽本來一直渴望他死的,在那一刻,她竟然不想他死,她祈求上天不要奪去他的性命,原來在二十五年朝夕相對的日子裡,她已經愛上我爸爸。」

「那你爸爸的病情怎樣?」

「他後來好轉了。」

「那不是很好嗎?」

「去年開始,我爸爸的身體越來越差,我媽媽很後悔沒有早點愛我爸爸,現在她想他活下去,他隨時會死。我媽媽經常說,這個故事是教訓我們如果你一直不愛一個人,就不要突然愛上他,因為當你愛上他,你就會失去他,這是上天對人的懲罰。」

晚飯後,高海明送我回家。

我突然想通了,叫住他。

「什麼事?」他回頭問我。

「我明白了。」

「明白什麼?」

「明白你為什麼愛替別人砌模型飛機。」

「為什麼?」他自己倒是好像不明白。

「因為你媽媽生你時候是不愛你爸爸的,你不是父母愛情結晶品,所以你替那些女孩子砌模型給她們的情人,霸佔別人的愛情,來填補自己的遺憾。」

高海明只是一笑。



平安夜這一天早上,我們在公司裡開聯歡派對。

高海明打電話來。

「你好嗎?」他問我。

「不錯。」我說。

「只是想問候一下你。」他靦腆地說,「下次再談,再見。」

「再見。」

我覺得他的語氣好像怪怪的,欲言又止。

十五分鐘後,電話響起,又是高海明打來的。

「我忘了告訴你,我現在在日本。」他說。

「日本?」我嚇了一跳,沒想到他竟然打長途電話回來給我。

「是日本哪一個地方?」

「富士山,我到東京出差,辦完後來了這兒。」

「天氣好嗎?」我問他。

「天氣很冷,山頂積了很厚的雪,我現在就坐在酒店房間的窗前。」

「真是令人羨慕。」我說。

「是的。」我說。

「聖誕快樂。」他說。

「聖誕快樂。」

他打電話回來就是要跟我說聖誕快樂嗎?

「回來見。」他說。



除夕那一天,我接到高海明的電話。

「你回來啦?」我問他。

「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今天是除夕呀。」我說。

「你約了人嗎?」

「沒有。」

夢夢和鐵漢都沒空。

「日本好玩嗎?」我問他。

「不是去玩的,是去談一些產品的代理權。」

「成功了沒有?」

他點頭。

「恭喜你。」

高海明又去那家義大利餐廳,同樣叫一客天使頭髮。

「除夕晚,你不用陪陪女朋友嗎?」我問他。

他搖搖頭。

「你不可能沒有女朋友的。」我說。

「化學的目的主要是研究反應。反應一定要兩種物質相撞才會發生。不是任何物質都可以相撞而產生反應。這兩種物質必須配合,例如大家的位置、溫度、能量都配合,那才可以產生反應。」

「那只是你還未遇到這一種物質。」

他苦笑,從口袋拿出一份用花紙包裹著的小禮物來。

「我有一份禮物給你,是從日本帶回來的。」

我拆開紙花,是一罐小罐頭,輕飄飄的,罐裡裝著的不知是什麼東西。罐裡有拉環,我想拉開它,高海明立即制止我,「不要!」

「只要拉開了,裡面的東西就會飄走。」

「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我奇怪。

「是富士山的空氣,我帶了富士山的空氣給你。」

「怪不得那麼輕,但,要是不准打開,我又怎麼可以嗅到富士山的空氣呢?」

「這裡人太多了,空氣很快就會飄走,你回到家裡才打開吧。」

「謝謝你。」我把罐頭放在大衣的口袋裡。

「算是聖誕禮物。」他說,「補祝你聖誕快樂。」

「謝謝,你有沒有收過最難忘的聖誕禮物?」我問他。

「是十歲那一天,爸媽帶我坐郵輪,在太平洋上過了一個聖誕節。你呢?」

「小時候每年聖誕節我都放一隻聖誕襪在床尾,我以為聖誕老人晚上真的會悄悄地把聖誕禮物放在我的聖誕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