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小說 紅天機(參) 【韓劇書腰深情版】

紅天機(參) 【韓劇書腰深情版】  

 

作  者:廷銀闕

譯  者:楊琬茹
出  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5/11

電腦編號:541005
類  別:影視•戲劇/亞洲文學
系  列:☆小說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86-96236-0-5
CIP:862.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第五章 紅色天空
1

世宗二十年(戊午年,一四三八年)陰曆一月二十四日

睜開眼,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紅色的世界,不,因為他是躺著的,所以正確來說應該是紅色的天空。他聽見了滿秀啜泣的聲音,於是往周遭摸索了一下,摸到了棉被,頭下也枕著枕頭。如此想來,眼前看到的就不會是天空了。他回溯腦中的記憶,試圖回想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路過慶會樓,打算要去與正在簡儀臺上觀測凌晨星象的書雲觀官員們會合時,發生了地震。震動程度雖然不大,他卻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一直呼喊著「河氏」的聲音,結果封印在記憶深處的過往聲音也隨之傳來。然後老虎出現了,至少在他眼中呈現的形象是如此,因為正確來說那並不是屬於人類世界的生物,所以頂多只能說它「外形上是老虎」。他被「老虎」嚇得往後退了幾步,接著就掉進池塘裡。記憶到這裡就結束了。
「滿秀。」
「是的,視日大人,真的差點就要出大事了,嗚嗚。」
「這裡是哪裡?」
「房間裡。」
「哪裡的房間?」
「視日大人您在景福宮裡的房間。士兵發現您昏倒在慶會樓的池塘邊,於是就將您揹到這裡來了,他們都說您應該是掉進池塘裡了。」
「是誰把我救起來的?」
「不是您……自己爬起來的嗎?」
他的記憶裡沒有這一段畫面,難道他的身體又在他沒有記憶的情況下自己動起來了嗎?
「今天是幾日?」
「二十四日。」
一天都還沒過完,跟凌晨出門時是同一天。
「現在的時間呢?」
「現在是早晨,太陽才剛升起而已。」
時間上也沒經過多久,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話說回來,他到底是怎麼從池子裡出來的呢?是「魔」做的好事嗎?
「河氏啊。」
是凌晨時聽到的聲音,這次好像也一樣沒有經由耳朵,而是直接傳入腦中的。那時看到的應該是老虎沒錯啊。河覽猛地坐起身子。
「呃啊!」
河覽尖叫出聲,小心翼翼地以坐姿往後退避。滿秀的驚嚇程度更甚於河覽,嚇得說:
「您、您這是突然怎麼了?」
他的背部抵上屏風,已經沒有可以繼續往後退的空間了。河覽閉上眼睛又重新睜開,眼前有個東西正在穿越紅色的氤氳朝他走來,喊著「河氏」的聲音與凌晨時的聲音一模一樣,但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卻不是老虎。那是一個人影,還是少女的身影,她的身影看來並不完全是個成人,但也不是非常年幼的女孩。
「滿、滿秀,這個房間裡除了你和我以外,還有誰在嗎?」
「沒有其他人了,醫員有來過,但不久前已經離開了,要再把他找來嗎?」
「不、不用了,沒事……」
少女嫣然一笑,開口說:
「河氏啊。」
「滿、滿秀,你有聽到嗎?」
「聽到什麼?您為什麼一直問些奇怪的問題,怪可怕的……」
「沒、沒事,沒什麼。」
儘管看到了、也聽到了,但河覽為了滿秀好,還是努力裝出泰然自若的模樣。由於不知道該怎麼向對方搭話才好,所以河覽只能一直眨著眼睛。應該可以像和市井的那名老嫗──又或者說那名年輕女人──一樣互相對話才是。
「妳是誰?」
少女還未回答,反而是滿秀以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語氣回應道:
「視、視日大人,您這是怎麼了?這裡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別人嗎?您這個樣子很可怕啊!」
「啊!抱歉,是我還沒有睡醒。」
有什麼可以在不讓滿秀聽到的情況下對話的方法嗎?像市井老嫗那時一樣。這麼說來,現在的情況和當時完全不一樣,他是用耳朵聽到那名乞丐老嫗的聲音的,看來就算同樣是目所能及的存在,也不代表他們是完全相同的東西。根據那名老嫗所說,他的眼睛看不到人類以及曾經是人類的鬼,這就意味著眼前的這名少女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再加上滿秀看不到她,他聽見聲音的途徑也不同,這些都證明了她是與老嫗稍有不同的存在。
「河氏,你又把我忘了嗎?」
那是很久以前在漢陽生活的居民的腔調,她的腔調比現在在楊州生活的漢陽人還要重。少女露出失望的表情,歪著頭說:
「笨蛋。」
『是誰呢?』
這是他腦中的想法,等同於一句無聲的提問,但少女卻像是聽到了他發問的聲音似的,笑著答道:
「虎靈。你以前一直都是這樣叫我的。」
『虎靈?妳說我以前都是這樣叫妳的?』
「嗯,『虎靈啊!』你都是這麼喊我的,所以我也都用『河氏啊!』這樣喊你。」
啊!他們現在確實在對話。虎靈露出了可愛的表情,卻又深深地嘆了口氣說:
「唉!為何總要讓我一再重複解釋相同的事情呢?笨蛋。」
一再重複解釋相同的事情?這意味著他們以前也經常見面,但河覽卻完全不認得虎靈,他甚至沒有半點與她見過面的記憶。虎靈身上穿的並不是近代服飾,雖然不知道確切的時間點,但衣服的款式看起來應該是高麗王朝時期的衣裳。另外,他也很難推測出虎靈的年齡落在什麼區間,但問題不是出在虎靈身上,而是因為河覽並沒有看過其他能夠用來比較年齡的女人,假如是眼睛無礙的人看到虎靈的話,應該是能夠輕易推敲出她的年紀的。
『那麼凌晨的老虎……』
「是我啊,你眼中看到的我是老虎的外形,以前也是這樣。」
『那現在的模樣是?』
「這也是我,這個也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了。」
『是妳把我從池子裡……』
「嗯,是我把你救上來的。」
虎靈專注地凝視著河覽,看著看著,突然朝河覽的方向走去。虎靈靠近河覽,直盯著河覽的眼睛看。
「哦……有個東西跑進你的眼睛裡了。」
『妳知道在我眼睛裡的是什麼嗎?』
「嗯……不知道,不管那是什麼,都不會在我面前現身的。」
『有辦法消除掉嗎?』
虎靈眨了眨眼睛,接著揚起一抹微笑。
「只要你能看到我,那些事都無關緊要。」
虎靈。河覽心裡不禁想著,眼前的這名少女,或許就是以前李陽達以及最近的市井乞丐老嫗提過的,這塊土地的地神。
『這之前妳怎麼都沒出現?』
「我在睡覺,稍微睡了一下。之前睜開眼睛時你不在,不管我怎麼喊都沒看到你的蹤影,那時我可生氣了,而且非常難過,但現在心情很好。」
『稍微的話,是指多久呢?』
虎靈笑臉盈盈地說:
「不知道。是說,洪天起是啥啊?你一直在喊這三個字,在水裡時也是,都快吵死了。」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