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小說 紅天機(參) 【韓劇書腰深情版】

紅天機(參) 【韓劇書腰深情版】  

 

作  者:廷銀闕

譯  者:楊琬茹
出  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5/11

電腦編號:541005
類  別:影視•戲劇/亞洲文學
系  列:☆小說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86-96236-0-5
CIP:862.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在河覽正要跨越書雲觀門檻的剎那……
「河覽視日?」
是洪天起的聲音。河覽停下腳步,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除了一片通紅以外什麼也沒看到,這是當然的,在這種早晨,在官廳林立的此處,洪天起怎麼可能會在?所以就算他的眼睛可以正常視物,想必眼前的景象也不會和一片通紅的此刻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早一步走進書雲觀裡的滿秀又轉身走了出來,出聲喊道:
「喔?是洪畫工!」
河覽握住枴杖的手抖了一下,他側耳往不久前傳來聲音的方向仔細聆聽著,但卻沒有聽到任何聲響,沒有走近的聲音,也沒有問候的聲音。
「洪畫工真的在嗎?」
「是的,就在那裡。」
「洪畫工?妳在嗎?」
沒有回應。為什麼不說話?這讓河覽的內心焦躁不安了起來,是生氣了嗎?還是覺得事不關己?或是仍對他心存恐懼?想知道原因,拜託千萬不要是這些理由之一。河覽敲著枴杖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但還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枴杖敲在地上的動作越發焦急,終於,枴杖的末端碰到了某人的衣服下襬。
「啊……來了,就在我眼前。」
洪天起的聲音從距離很近的地方傳來。她說出口的字句之間有著停頓,這讓他想要用雙眼確認她是以怎樣的表情說出這些話的,悲傷的話有多悲傷?開心的話有多開心?生氣的話有多生氣?害怕的話……他也想用雙眼確認她有多害怕,想要減輕她的恐懼。
「為什麼不回話?」
因為太開心了,所以在忍著想要飛奔過去抱住他的心情。因為擔心一開口說話就會發出哽咽聲,所以把想說的話都嚥回去了。
「因為擔心會否讓公子感到不便……」
「不會!完全不會,怎麼會不便呢!若是感到不便的話,我這看不見的人還會找到姑娘面前來嗎?」
天吶,他叫我姑娘。洪天起用雙手包覆住自己的臉頰,想要藉此平復怦然跳動的心。與他相見的機率幾乎為零,儘管如此她還是起了個大早梳洗打扮,希望能為意料之外的偶遇做好萬全準備,因為河覽也處在同一片漢陽的土地上,因為河覽也處在同一片天空下,所以就算機率再怎麼渺小,隱約的期待感還是促使她替自己打扮了起來。今天這樣相遇了,想必這緊張的心情將來也無法鬆懈了。
「那真是萬幸,真的……那我以後也可以繼續裝作認識您吧?」
「不是『裝作』認識,我們的確是認識的關係,倒是我才在想說我能否從現在開始表現出和姑娘關係要好的樣子呢?」
「當然!當然!想多要好都行。」
雖然接連喊了好幾聲,但洪天起還是認為自己很值得嘉許,這種程度的反應已經算是把自己的興奮之情控制得很好了,否則她早就開心得飛上天了。
「不過,要怎麼表現出要好的樣子呢?」
「我也不太清楚……」
「妳和崔涇繪史主要都是怎麼相處的呢?」
「我和那傢伙也沒有多要好啦,但非得要舉例的話,我們大都是以拳腳相向的模式相處的。」
河覽伸手摸索了下洪天起肩膀所在的位置,衡量出距離之後,便握拳輕敲了一下她的肩膀。
「像這樣?」
該死!這男人怎麼隨便一個動作都這麼讓人心動。洪天起摸了摸被他碰到的肩膀,一邊故作正經地說道:
「不用非得照這種模式相處也沒關係的,想必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存在。」
「知道了,那我們再一起慢慢探索吧。」
河覽的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真是賞心悅目,這男人可不能笑啊,心跳快得什麼都無法思考了。
「啊!這時間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我是來參觀書雲觀的大門的,沒想到公子您剛好也在,哈哈哈!怎麼會這麼湊巧呢?」
啊!太過誠實了,而且笑聲一點都不端莊。洪天起在腦中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為何要來參觀書雲觀的大門……」
洪天起突然接不上話,只能滿臉通紅地以笑聲掩飾,但不管笑了多久還是無法消除尷尬的感覺,而且在聽著自己的笑聲的同時,她也領悟到好好研究端莊的笑聲才是最首要的當務之急。此時,她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藉口,但雖說是藉口,其實還比剛才回應的奇怪答案更貼近事實。
「我正好要去圖畫院,啊!我從今天開始在圖畫院工作,您有聽家裡的人說過嗎?我有跟阿石提過這件事。」
河覽因為太過吃驚的關係而忘了回話,過了好一段時間後,他才終於又回過神來,接著說:
「那之後我就沒回去了,所以並不曉得這件事,但妳在圖畫院裡負責什麼工作呢?雖然應該是與圖畫相關的事,但妳可是個女人……」
「目前還是生徒,但稍微接受過訓練後就可以以畫員的身分工作了。」
「暫時的嗎?」
「不是的,我之後還要獲封品階及官職,雖然與雜科及文科及第的公子您相較之下只是個不起眼的品階,但……」
河覽的神情轉為凝重,眉間糾結出一道道深沉的皺摺,一股難以理解的情緒從心中油然而生,那是一種不快的感覺。若想知道為何會產生這種情緒,窺探一下河覽內心所描繪出來的場景就可以得到解答了。一名女人獨自站在一群男人之間,所有男人都看得到的女人,只有自己看不到的女人,這就是讓他心生不快的元兇。
洪天起一邊觀察著河覽的神色,一邊等著他接話,但直到最後,河覽還是沒有提及對於她成為畫員進入圖畫院一事的看法。
「還以為公子只會待在景福宮裡呢,看來您似乎也會像今日這樣出宮?」
「從今天開始會偶爾出來一趟,因為有些事要辦。比起這個,妳真的要以畫員的身分在圖畫院工作?」
「是的,那個……快到上值的時辰了……」
「啊!那妳去吧。」
就這樣?也沒奢求能聽到什麼稱讚,但至少可以祝賀幾句吧?今天雖然這樣偶遇了,但下次又是何時才能再見面呢?什麼話都問不出口,也聽不到任何答案,洪天起躊躇了一陣子之後,最終只能在道別後轉身離去。再這樣磨蹭下去的話,可能第一天上值就要遲到了。就在她走了幾步的時候,河覽抓住了她的手臂。洪天起嚇了一大跳,轉頭望著他那雙紅色的眼眸。
「我今天似乎會提早結束,姑娘妳呢?」
「我還不太清楚,要等今天進去了之後才會知道,怎麼了嗎?」
「倘若妳沒什麼要事的話,等一下可以稍微碰個面嗎?」
「誒?啊!可以的,當然可以,但我無法保證何時會結束。」
「那就由先結束的一方等待另一人吧,我會在圖畫院前等妳的,萬一姑娘先結束的話,妳也別去其他地方,待在圖畫院便可,我會過去的。」
我會過去的。我會過去的。我會過去的……洪天起將他的話在心中重複了好幾遍。
「好的。」
他們約好下次見面了,不再是等待著哪一天的偶然相遇。約定比偶然還要令人心動許多,兩人的心中產生了相同的感受,所以他們相視而笑了,儘管其中一方是看不到的。只是若要說有個小問題的話,那便是現在正好是官員們上值的時間,所以有很多道視線也正盯著兩人看。

──────────
洪天起和河覽的見面頻率大幅增加,兩人的愛苗也迅速滋長,然而這些親密互動在保守的舊時代中會如何影響洪天起的仕途與河覽的名聲呢?更重要的是,蟄伏在河覽體內的魔又會如何利用這些機會?令人心懸一線的第三集緊張登場!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