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Middle作品 十二首歌

十二首歌  

 

作  者:Middle/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7/31

電腦編號:558001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Middle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88
ISBN:978-957-33-3172-8
CIP:857.63

定  價:30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Track 01



那是一個悶人的黃昏。

風吹不動,話聊不起。

我和她站在便利店外,各自吃著快溶掉的紅豆冰棒。

冰棒快吃完,她就快會走……

我的心裡默默倒數著。

「喂。」

她忽然開口。

「嗯?」

我看見她嘴唇沾著冰棒的紅。

「你……喜歡我嗎?」

她沒有看我。

「……歡呀。」

我心裡驚訝,咬著冰棒的口,卻模糊不清吐出答案。

她依然沒有望我,我繼續咬著快斷掉的冰棒。

一道悶風吹過。

「我就當作沒有聽到吧。」

她走開,將冰棒棍掉進垃圾箱。

「拜拜。」

然後,她踢著涼鞋離開。

我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了戀……



***



其實說失戀,是一早就已經注定了的。

「我想加值一百元。」

第一次她來光顧我當兼職的便利店時,她身邊就有一個比她高大的男朋友。

「多謝惠顧,餘額九十八元。」

我給她遞發票,她卻沒有接過,只是自顧自的將錢包收起。

本來當時我對她也是不太留意的,以為只是普通客人一個。

「你是李家明嗎?」

但她忽然這樣問,我呆了一下,忍不住抬眼看清楚這位客人。

棕黑色的頭髮,淺淺的酒渦,一雙小虎牙……

我心裡忍不住一嚇。

「小姐你認錯人了。」我立即反應。

「是嗎?」她也不在乎,轉過身跟著她的男朋友離開。

我茫茫的看著她離開的方向。

「你不是叫李家明嗎?」一旁的阿嬸同事笑著問我。

我苦笑一下。

其實我認得她,認得她叫曹巧兒。

這一生第一次暗戀的對象,怎會不認得……



***



「李家明,去表白啦,表白。」

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鄰座的損友陳開心經常這樣慫恿我。

「好端端的,表什麼白呀。」

我每次都給陳開心一記肘撞,想將話題帶過去。

「再不表白,升了中學後你就沒有機會呀。」

陳開心卻一直不死心,在我身邊碎唸。

「現在表白,難道我就有機會了嗎?」

我反駁,裝作不經意看向曹巧兒的座位,她身邊圍滿男生女生,有些還要是隔壁班的。

陳開心在旁邊看著我,討厭地裝冷笑。

其實對於這份暗戀,我自己就早已打定輸數。

她是班裡最受歡迎的人,成績又好,怎會理睬我這種男生。

所以,我從來沒有打算過表白,不想讓她知道,以免她對我的印象更差。

只是後來不知是誰傳開去,說我暗戀曹巧兒。

「一定不是我!」

陳開心向我誓神劈願,還舉起三隻手指,說他若有傳出去的話,就不得好死。

但除了他之外,班裡就再沒有人知道我喜歡曹巧兒;我相信他遲早會橫死街頭。

「算吧,這樣都好。」我裝著淡然的。「現在起碼我也可以死心。」

「死心?」陳開心揚眉。

我沒有答他,不想再說下去。

如我自己所料,曹巧兒那陣子都像在避開我。

之後她都在避開我。

最後畢業時,我也沒有找她簽紀念冊,從此便與她失去了聯繫。



***



「你是李家明吧?」

第二天,她又來到便利店加值八達通。

這麼快就來加值……

「小姐,多謝惠顧,餘額一百零二元。」我看著收銀機說。

「喂。」

她鼓起腮幫子,臉紅紅的向我嚷。

我屈服了。

「怎麼了,曹巧兒同學?」

「哈哈,你終於認了。」她露出了小虎牙。

「來找我有什麼事嗎?」雖然我不認為她是來找我。

「沒有呀……」她眼圈兒一轉,笑答:「只是剛巧來加值。」

果然。

「最近搬來這區嗎?」我又問。

「為什麼這樣問?」她反問。

「因為之前沒見過你來光顧嘛。」

她吐吐舌,算是回應了我;忽然又問:

「為什麼你上次不跟我相認?」

我啞口了一會,最後只懂得回說:

「在忙嘛。」

阿嬸同事在偷笑,我聽到。

而曹巧兒,就一副想打我的表情……



***



之後每隔兩三天,她就會來光顧,來加值八達通。

每次她都會喊我「李家明」,仍然為那次我不肯認她而揶揄我。

「為什麼你的八達通會這麼快就要增值?」

我忍不住問她。

「好快嗎?」她只是簡單的反問。

「兩天就加值一次,算快了。」

「我平常都用八達通來買東西嘛。」她笑道。

「是嗎……」但她從來沒有來便利店買過東西。

「怎樣了,不歡迎我來加值嗎?」她忽然變得凶巴巴的。

「我沒說過。」我苦笑。

她又哼了一聲,接著說:「我要一包香菸。」

「菸?」我一時意會不過來。

「是呀,用來抽的那種香菸。」她冷笑。

「……哪一種?」

「薄荷菸。」

「……薄荷菸也有分牌子的呀。」

她不作聲了。

我唯有從菸架取下最受顧客歡迎的薄荷萬寶路,她訕訕接過。

「要打火機嗎?」

她又搖頭,只是將錢包放在八達通的感應器上。

我只得默然,按下收費鍵。

「嘟∼∼」

這包薄荷菸,我相信,她應該是替別人買的……



***



都這麼多年了。

孩童時有多喜歡過誰也好,早就已經隨著成長而煙消雲散。

如果是中學同學,那就還有點可能……

只是小時候那種青澀的所謂愛慕,偶爾回頭看也叫自己感到難為情。

所以這些年來,我都差不多忘記、或是刻意忘記自己曾經喜歡過曹巧兒。

但隨著與她越來越多接觸,某些我以為遺忘了的感覺又悄悄燃起。

「還記得陳開心嗎?」

有一次她這樣問。

「記得,他以前坐在我旁邊嘛。」我執拾著糖果架。

「你們很久沒聯絡了?」

「是呀。」

「哦……」她低下頭,翻著我店裡的雜誌。

我繼續收拾貨架。

一點微妙的感覺在我們之間蕩漾。

這陣子多與她閒聊,對她現在的生活開始有更多了解。

畢業之後,就一直做著文職的工作。每星期有兩晚會去進修,希望將來能夠做有關編劇的工作。對這方面我完全陌生。

朋友多,經常有約會,很多時候都在深夜時分來便利店加值。

感情生活,她卻不多提及;我只知道她左手中指戴著戒指……

「幾點下班?」

她忽然這樣問,放下了雜誌。

我看看手錶,說:「就快了。」

「一起吃晚飯吧?」

她笑,一臉自然地。

而我,就只能笨笨的,給一個沒有表情的反應……

我忽然明白,其實我只是讓自己以淡然來掩飾心跳罷了。





見面多了,飯聚多了。

不時她會打電話給我,或和我在 LINE 傳短訊聊天。

星期天她放假,偶爾又會來找我吃午飯或晚飯。

當然,都是她主動的多,基本上她比我要忙,我想約她也無從著手。

也沒有理由……

「有時候也真的不敢相信。」

晚飯時,我笑著對她說:「竟然可以這樣子,跟你一同吃晚飯。」

「……我很生人勿近嗎?」她盯著我。

「不是,不是。」我微笑搖頭,她依然盯著。「只是你是這麼有人緣,不像我嘛。」

「不像你?」

「我一向不太擅交際。」我喝著檸檬茶說。

「擅於交際也不一定是甚麼優點。」她望向別處。

「但起碼有很多朋友……」

然後我們兩人沒有再接話,就只剩下茶餐廳電視機傳來的聲音。

過了一會,她先出聲:「你覺得我不配跟你做朋友嗎?」

我緩緩搖頭,不懂解釋。

或者其實是不敢解釋。

比較之下,應該是我不配做她的朋友吧?

比較之下,我似乎不可能跟她這麼友好……

我不懂說清楚當中的玄妙,但與她發展出這種親密的關係,讓我心裡的感覺好不踏實。

是有點所謂的曖昧……或者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我又看一看她,她依然沒有望我。

但她的表情,像是察覺到我在亂想什麼。

「走吧。」

她平靜的說。

結果那頓飯在一片古怪的氣氛下結束。



***



或者真的是我自己想得太多。

她都有男朋友了,還關我什麼事呢。

我不過是與她久別重逢的普通小學同學。

就算,我現在還喜歡她……

「為什麼約我出來啦?」

她語氣不善的,在便利店門外問我。

「想……請你吃消夜嘛。」

我看看手錶,又看著她一身漂亮的打扮。

「你知不知道,原本我已經打算睡了?」

她冷冷的,自從那次之後她的語氣都是這樣。

「你平時……有這麼早睡嗎?」

「你管我。」

她皺眉,踏步向前走了一會,又問:

「吃什麼消夜?」

「……如果你不想吃的話,就算吧。」

的確,也真的晚了……

「什麼?」

「嗯,我送你回去吧。」我鼓起勇氣說。

「……不用了。」

忽然感覺到,冬天轉眼間已經來臨。

「不差幾步路……」

「拜拜。」

她頭也不回,逕自走開了。

我佇立在原地。

其實我是想,在十二時前,在這天她的生日未過去前,將背包中的禮物送給她……

不過,已經不用了,我倚在牆上微微笑。

六月十六日是她的生日,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