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延伸閱讀

相同作者

再見,不要再見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Middle作品 十二首歌【特別珍藏版】:全新增修╳全新序文╳頁眉秘密絮語╳雙面書衣隱藏彩蛋

十二首歌【特別珍藏版】:全新增修╳全新序文╳頁眉秘密絮語╳雙面書衣隱藏彩蛋  

 

作  者:Middle/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3/26

電腦編號:558101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Middle作品
開  本:25K
頁  數:288
ISBN:978-957-33-3696-9
CIP:857.63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都不可能會曖昧吧,你有男朋友,而我本來也有喜歡的人。」
王小明最後苦笑回答;是的,她也有男朋友。
「又是男朋友,有男朋友就不能發展出曖昧嗎?」Elaine 嘲笑。
「不是不能,而是不應才對吧。」王小明解釋。
Elaine 默想了一會,忽然說:「王小明,你可能有些精神上的潔癖呢。」
「潔什麼癖啦?」
「你一方面喜歡跟女生親近,但又抗拒跟女生有曖昧,這種情形實在很怪。」
「有多怪?」王小明無奈地問。
「一般男性是,利用曖昧作手段,去跟女性親近親熱嘛。」Elaine 一本正經地分析。
「……那我呢?」
「你卻像是為了想親近而親近。」
王小明聽見這個似是而非的解釋,有點愣住了。
「或者其實你只是怕自己一個人?」Elaine笑著打量王小明。
「我都習慣了。」王小明說。
雖然實際的情況如何,他心知肚明。
「喂,你還沒回答我啊。」Elaine 忽然又嚷。
「回答什麼?」王小明皺眉。
「會不會跟我曖昧呀!」
Elaine 邊說,邊作勢要打他。王小明卻不理她,逕自拿起餐桌上的賬單逃走。



會不會,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就如,自從思喬之後,他也跟自己告誡過,不要再跟其他女性發生不必要的曖昧。
可是每一次,自己與對方之間,總會或多或少牽起一些迷惑的感覺。
最後,總是不能好好地,繼續成為單純的好友。
與此同時,他其實也想從這些若即若離的關係中,去找回當時一直得不到的答案。
那時候,到底思喬有沒有喜歡過自己?
在與 A 女生的曖昧當中,或許是有的;但在 B 女生的情況下,卻又可能沒有。
有時是,自己給了別人「曖昧」的假象,對方因此為了只求「曖昧」而接近自己。
有時是,對方因為自己的冷待,才會更加要親近自己,說穿了不過是「不甘心」作祟。
有時是,最初自己應該有被對方喜歡過,但後來卻又像是從來沒有喜歡過。
但怎樣都好,他始終不能因此而得到肯定,思喬曾經也喜歡過自己。
越去想,越找到更多可能性,可能也只會讓自己越感到迷惑而已。
或許,這樣不斷地去尋找當時的真相,他明白,其實也算是一種執迷。
都經過這些年了,對方喜不喜歡自己,又有什麼重要?
但為了那個模糊不清的答案,自己可能又為別人惹起過多少不必要的誤會。
為了一個不一定需要知道的答案,自己為別人留下更多沒有答案的問號,然後重複去犯相同的錯……
想到這裡,他又再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爸,我回來了。」
打開門,踏入父親在廣州的家,王小明見到父親正獨自一個人坐在露台處。
父親沒有應他,就只是拿著香煙看著夜空吐霧。
王小明從客廳搬了張椅子到露台,坐在父親身後,問:「複診了沒有?」
「複了。」父親沒有回頭,咳了一聲,說:「肝酵素還是一樣,酒不能喝。」
「也少抽一點煙吧。」王小明說,從茶几上的紅萬寶路中騰出一根煙來點。
「你妹妹早幾天來過。」父親又吹了一口煙。
「是嗎?」王小明也默默呼了一口煙,問:「張姨呢?」
「出去打麻將了。」
「嗯。」
「你回來幹什麼?」父親問,轉過頭來看他。
又老了,王小明察覺到。
「爸,有個問題,一直都想問你。」
「什麼問題?」
王小明輕呼一口氣,問:「你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花心嗎?」
父親斜眼看著他,淡淡反問:「你覺得我很花心嗎?」
「至少比一般人要花心啦。」王小明苦笑。
父親沒有開口,過了良久,才輕輕嘆了口氣,算是當作了回答。
「這麼多女人,有想過誰才是你的最愛嗎?」
王小明再問父親,同時間又記得,自己的母親批評過,父親就只會愛他自己。
但這次父親默想了好一會,才回答:「應該是你不認識的人吧。」
「也不是媽媽?」
父親搖了搖頭,忽又輕輕微笑一下,說:「那個阿姨其實你也見過,在你十二歲的時候,我帶過你跟她一同去吃西餐。」
王小明一愣,記憶中像是有過那樣的一幕,但是他已經不記得那個阿姨的樣貌。
「那個阿姨是住在英國的,年輕的時候,我們經常一同四處去闖。」父親繼續唸說,似是回味著過去的歲月。「只是我們有緣無分,她跟家人移民去了英國,而我卻又沒有能力追過去。」
「真……想不到呢。」
王小明這樣說,一直以來,他以為父親心裡認定的「最愛」,應該是媽媽或 C 阿姨。
「人,有時真的實在不了解自己。」父親弄熄了香煙,又從煙包掏出另一根來點燃。「以為第二個可以替代原本失去的一個,怎知原來替代不了,然後直到第二個離去了,後來的那一個又替代不了原先的一個。」
「那,為何不停止去追下一個女人呢?」王小明又苦笑。
「因為習慣了啊!」父親瞪著他說。
「所以,因此,即使後來那個去了英國的阿姨回來了,即使你可能還喜歡她,但你也沒有意思再去追回她吧?」王小明淡淡說,雖然這才是他真正最想要問的問題。
「你……我都有兒有女了,還怎去追人?」父親尷尬地反駁。
「別拿我們作藉口啦。」王小明微笑搖頭。
「你就當是藉口吧,不過,可能你也說對了……」父親忽然笑了一下,說:「就如我也從來沒有真的去追回,你的媽媽。」
「算吧。」王小明揮揮手,因為他見到父親的眼中竟帶著歉意。
「那……你這次回來就只是想問我這些問題?」
王小明又再搖頭,卻也沒有答話,只繼續陪他抽紅萬寶路,抬頭觀賞夜空。
想想,自己其實也真的太久沒有陪伴,其實也害怕一個人的父親。



「王小明。」
「又怎樣了?」
他回答,今晚不知為何,自己又再次在街上被 Elaine 碰到。
其實或許都不應該用「碰」這個字了,當一星期至少會被「碰」到兩次或以上。
「你要去哪裡啦?」Elaine 笑著問。
「做義工。」
「是嗎?你們義工還請不請人呢?」
「你想做義工嗎?」他奇怪地看著 Elaine,過去從沒朋友向自己提出過這樣的問題。
「不是想做義工,只是想見到你。」Elaine 笑說,但語氣相當認真。
「……小姐,你有男朋友的呀。」他苦笑,不知為何自己會認識一個這樣的女生。
但 Elaine 忽然拿出手機打電話,等了一會,對另一邊說:「喂,張志力,對不起,我要跟你分手了,真的對不起,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這麼好,拜拜。」
然後,她掛上了線;他看著她,啞住。
「現在不會再有男朋友的這個問題吧?」Elaine 吐吐舌。
「但……」他又啞著了好一會,又好一會,最後終於想到了一直以來所用的擋箭牌:「我……喜歡阿兒的呀。」
Elaine 沒有笑。
雙眼認真的,對他說:「王小明,阿兒早就告訴我,你其實是她的哥哥了……」
王小明啞了,完完全全的啞了。
他利用阿兒跟他的姓氏不同這一個盲點,佯稱阿兒是自己暗戀的人、作為自己的「擋箭牌」已經好幾年,一直相安無事,並為自己免卻很多誤會,但想不到自己的妹妹最後竟然這樣出賣自己。
「你喜歡我嗎?」
Elaine 又說,雙眼定定的看著他。
「我喜歡你呀。」
聽著這句表白,王小明微微的吸一口氣。
心跳,再次清楚的躍動。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親耳聽過「我喜歡你」這幾個字。
雖然這些年來,與無數人有過許多被稱為「曖昧」的關係。
會曖昧,也許是因為未愛;但當知道了自己已經喜歡上對方,很多人還是會選擇跟對方繼續曖昧。
是因為不知道對方想法,是因為無謂令彼此受傷,是因為……
回頭看,原來大家也一直給予太多的理由或藉口,讓自己不去說出「喜歡」。

「你喜歡我嗎?」

她看著他,依然在等他的答案。
其實若真有愛情課的話,第一課要教的,也許是要學懂好好說出這兩個字。

「喜歡。」

王小明這樣說。
Elaine 微微抬頭,有點得意地,笑了。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