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mild 鎌倉八百萬骨董堂:初次見面!付喪神偵探

鎌倉八百萬骨董堂:初次見面!付喪神偵探  

 

作  者:三萩千夜

譯  者:涂紋凰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10/28

電腦編號:562022
類  別:輕小說
系  列:mild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490-3
CIP:861.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第一章 付喪神阿螢回鎌倉

濕答答的梅雨季節──六月。
從東京都到橫濱的路上,透過電車的車窗可以看到在陰鬱的天空下,某個公園開著青紫色和紅色的繡球花。這些花彷彿像是想讓這個陰暗的世界變得明亮一點,真是令人憐愛。再過不久,就是繡球花盛開的時期了。
「那個……我決定嘗試獨立生活。」
在人煙稀少的電車座位上,琴子自言自語似地開口說話。
然而,琴子當然不是在自言自語。依附在琴子胸口的藍寶石胸針上、宛如妖精的付喪神──阿螢,正坐在琴子的肩上。
琴子正要前往位於橫濱的大學,她大概兩年前就開始通勤上學。
今天上午停課,所以過中午才搭上電車。這個時間距離早晚通勤潮的時段很遠,所以車內空蕩蕩的,沒有人對琴子的自言自語感到納悶。
「喔!所以妳有好好思考我之前跟妳說過的話呢!」
阿螢直誇獎琴子:「真乖啊∼」
雖然被外表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阿螢當作小孩子很令人遺憾,但其實他是附在擁有百年以上歷史的骨董胸針付喪神。以他的角度來看,大部分的人類年紀都很小。
約莫兩個月前,阿螢曾經對琴子提出忠告。

◆◆◆

那是某天晚餐後的事情了。
琴子當時正在把洗好的衣物收進衣櫃。
「琴子……妳真的要一直跟著父母生活嗎?」
阿螢一臉受不了的樣子這麼問,讓琴子一時語塞,就這樣抱著媽媽摺好的衣物僵在原地。
因為爸爸要調職到國外,後田家正在討論近期要全家一起遷居海外。
阿螢指的就是這件事。
「如此一來,大學也要辦退學吧?妳好不容易才拿到畢業的必修學分耶。我覺得這樣不太對,實在太可惜了。」
「可、可是這也沒辦法啊!爸爸和媽媽都說要我一起去。」
「那個……退學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阿螢一副失望地搖了搖頭,接著用牙籤般纖細的手指戳著琴子的鼻子。
「但我的重點是,父母叫妳去妳就去,問題出在妳毫無主見啊!」
被戳中的鼻子明明不痛,但琴子還是不自覺地悶哼了一聲。
琴子一直以來,都在父母的過度保護下成長。
琴子自小就能看見父母看不見的東西,小時候經常語出驚人。雙親擔心女兒誤入歧途,因此對琴子加倍關愛。有時,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
現在,琴子已經二十歲了。
同年齡層之中甚至已經有人開始獨立生活,而琴子還完全不用做家事。煮飯、洗衣、掃地都是媽媽一手包辦,還告訴琴子「不用做這些家事沒關係」。倒垃圾、打掃庭院則是爸爸的工作,想幫忙的話還會被拒絕說「沒問題,都交給爸爸就好」。
就連衣服都是穿父母選的,雖然有時候覺得不喜歡,但還是會默默接受。
這樣的琴子,當然從小就沒有培養什麼獨立生活的能力。
「我覺得這是妳獨立的大好機會喔!」
阿螢飛離琴子的肩膀,翩翩舞動翅膀停在空中。
「妳也有自己想做的事吧?當初不是因為想多了解我們付喪神,才去念那所大學嗎?」
琴子點了點頭。
阿螢說得沒錯,琴子是為了進一步了解、調查付喪神,才決定升大學。
雖然沒有哪所大學擁有直接調查付喪神的研究室,但有一所大學的教授將付喪神當成一種文化並且放在論文當中。琴子現在就讀那所大學,也進入這位教授的研究室。
儘管沒有一如當初的期待,解決什麼謎題,但還是學到不少東西。
「妳不是說以後想要實際見見不同的付喪神,了解更深入的知識嗎?如果國外沒有付喪神怎麼辦?」
「可是阿螢的胸針不是外國產品嗎?」
「東西雖然是外國產品,但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日本付喪神。畢竟我是在日本才產生自我意識的啊∼」
面對琴子挑毛病的舉動,阿螢嘟著嘴抱怨:「……搞什麼啊,別挑我語病啦!」
因為這個動作實在太可愛,琴子按著嘴角壓下忍俊不止的笑容。能讓琴子這樣挑毛病的就只有阿螢了。
「……說得也是。好不容易開始漸漸了解,也好不容易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就這樣離開日本──琴子也覺得好可惜。
話說回來,琴子這麼內向又沒主見的人,根本不可能移居到語言不通的異國土地。一般人或許能因此獲得改變自己的機會,但琴子反而可能有生命危險。
話雖如此,畢竟琴子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隨時都和父母黏在一起。繼續在日本獨立生活還比較實際。
「可是,我有辦法自己生活嗎……」
「……琴子,妳忘了還有我嗎?」
阿螢再度露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搖了搖頭。這次他接著說:
「而且,不只我而已。妳還有這麼棒的能力啊!」
「能力?」
「就是看見、聽見我們付喪神的超特殊能力啊!只要活用這份能力,就算一個人也能像生活在大家族裡一樣,過著熱鬧的日子!」
「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鄰居會把我當成怪人吧……」
「妳不是早就習慣了嗎?」
「我才沒有習慣!以前因為這樣受了很多傷耶。」
琴子嘴上雖然反駁,但也決定認真思考這件事。
要是錯過這次機會,自己這輩子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是時候該認真學習如何不依靠父母生活了。否則,自己的人生一定會在某個地方打結。阿螢說得沒錯,或許這次是個好機會──應該說,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話雖如此,也沒辦法心動就馬上行動。在那之後的兩個月,琴子經過深思熟慮才終於下定決心。
她決定要為了調查付喪神而留在日本,自己一個人獨立生活。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