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mild 鎌倉八百萬骨董堂:初次見面!付喪神偵探

鎌倉八百萬骨董堂:初次見面!付喪神偵探  

 

作  者:三萩千夜

譯  者:涂紋凰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10/28

電腦編號:562022
類  別:輕小說
系  列:mild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490-3
CIP:861.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

「我當然也想自立自強,不想一直靠父母啊……今天晚上我會和父母說說看,告訴他們我想繼續留在日本讀大學。」
「很好,這才是我的主人啊!那妳要在哪裡獨立生活?」
阿螢探出身子問。
他比琴子還興致高昂。興奮之情完全展露在翅膀的光澤上。
「如果要專心做研究的話,還是付喪神多的地方比較好吧?京都、奈良、出雲地區都是古物較多的地方……進口貨的話,長崎那裡也不少吧?」
「我覺得鎌倉不錯。離學校近,而且雖然只去過一次,但至少是有去過的地方。」
琴子對開始擅自妄想阿螢說出自己的想法。
結果,阿螢卻一副不滿的樣子說:「啊,鎌倉喔……」
「為什麼要覺得遺憾啊?我覺得是很不錯的城市啊。」
「那是我已經很熟悉的地方,既然要去當然要選陌生的城市啊!」
琴子鬆了一口氣,心想:「什麼嘛,只是因為這樣啊!
阿螢以前住在鎌倉的骨董店,而琴子就是在那間骨董店和他相遇。
「但我不熟啊。我自從國中那次和你在鎌倉相遇之後,就再也沒去過了。」
「為什麼會不熟啊?從東京出發,很快就到神奈川了吧?」
「……對我來說很遠啦。」
琴子在確定考上大學之後,才開始能自己搭車前往隔壁縣市。
在父母過度保護的阻礙下,以往琴子都不能去單程超過一個小時的地方。琴子認為,自己之所以只有阿螢一個朋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種不自由的限制。雖然最大的原因其實是在於自己沒有勇氣反抗……
當初之所以不選擇東京都內的大學,也是因為想要自己到遠方就學。而且,父母能夠讓步的極限,最多就到鄰近的橫濱市。
「如果是鎌倉的話,距離並不遠,隨時都可以回來這個家。我想爸爸和媽媽應該都能接受。」
「也是啦……就在隔壁縣,從橫濱過去也不遠,的確是你父母可以接受的最遠距離了。」
「對吧?如果中間還隔著一個縣的話,感覺他們應該會反對。」
「反正他們都要飛去大海的另一端了……不過,這應該是個人觀感的問題啦!」
阿螢像是要甩開自己的想法似地,輕輕搖了搖頭。
「是我不好。京都、奈良、出雲都不太可能,更何況是中間隔著大海的長崎,妳父母更不可能接受了。」
知道琴子父母有多過度保護女兒的阿螢,聳了聳瘦小的肩膀。
他已經和琴子一起生活八年,比任何人都了解後田家的情況。
「這樣啊,要去鎌倉嗎……那裡聚集了許多古物、進口貨等各種骨董,是我們付喪神的地盤,也是我的第二個故鄉。」阿螢唱歌似地說完之後,還加上一句:「也不錯嘛!」
琴子笑著說「對吧」的時候,電車已經靠站,有人進入車廂內,所以她馬上裝作沒事的樣子往下看。
電車駛過品川站,不久便進入隔壁的神奈川縣。

當晚,琴子成功說服父母讓她留在日本獨立生活。
琴子用保證會定期聯絡、有問題可以依靠校方等理由,好不容易才說服嚎啕大哭的雙親。
雖然早就預想到父母會強烈反對,但沒想到情況比決定大學的時候更激烈。
這就表示他們有多擔心琴子。當媽媽提議讓爸爸自己去國外,自己要留下來時,琴子也很焦急。
「雖然他們答應讓我去住鎌倉了……但我這個女兒真的有那麼不可靠嗎……」
琴子覺得沒辦法讓父母安心的自己很沒出息,回到房間之後便搖搖晃晃地鑽進被窩。
可能是因為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意見,讓琴子覺得很疲倦。
「辛苦了,妳已經很努力了。」
閉上眼睛就聽到阿螢安慰自己的聲音。「……那個,我啊,真的能好好在鎌倉生活嗎?」
阿螢雖然回答「當然可以」,但琴子仍然感到不安。
是因為在這種心境下入睡的緣故嗎?
當晚,琴子夢到悲傷又令人懷念的往事。

◆◆◆

「媽媽,這裡有小狗喔!還有小貓……」
「……琴子,妳在說什麼啊?這裡什麼都沒有啊!」
小時候,琴子和媽媽之間經常有這樣的對話。而且,媽媽總是很擔心她。
畢竟媽媽完全看不到這些東西。
「應該是想引起妳的注意,才會說謊吧?」
媽媽因為女兒的奇言怪語煩惱,去和祖母商量,但祖母也沒把琴子說的話當一回事。
(……是真的,真的有啦……)
年幼的琴子雖然這麼想,但是沒有語言或方法能證明。
碰到骨董等古物時,琴子能看見別人看不到的存在。他們有人形、動物、昆蟲、妖精等不同的樣貌……琴子不知道那是什麼就會問人,但大人都覺得她很恐怖。
因此,琴子漸漸不再問了。
同時也越來越少開口說話。
在那之後,又過了將近十年──事情發生在琴子升上國中二年級的時候。
因為綜合學習這門課,琴子的班級決定到鎌倉旅行。
(怎麼辦……好想請假……)
對極度內向的琴子而言,和同班同學一起行動實在太令人絕望。但是,媽媽是家庭主婦,整天都在家,所以她也沒有勇氣裝病請假,結果琴子還是參加旅行了。
然而,琴子在城鎮裡移動的時候,可能是太過沉浸在黯淡的情緒中,一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和同班同學走散了。
(雖然……已經很習慣一個人,但是……好像有一點寂寞……)
走在觀光客熙來攘往的鎌倉小町通,琴子獨自嘆息。
在這些和情侶、家人、朋友一起享受觀光的人群中,更能感受到自己孤身一人。瞬間彷彿有一種全世界只有自己這麼孤獨的錯覺,眼眶泛淚的琴子,不自覺地逃往人煙稀少的巷弄裡。
琴子擦去眼角的淚,在這條巷子裡發現「八百萬骨董堂」。
(那是什麼……好熱鬧的店啊……)
透過玻璃窗看到店內充滿溫暖的橘色光線,在這樣的光線中,出現只有琴子能看見的、不可思議的「那些存在」。而且不是只有一、兩個,這裡有好多付喪神。
彷彿被什麼人吸引似地,琴子拉開拉門,走進店裡。
店內陳列著盤子、花瓶等陶器,還有漆器、紅漆髮簪等和式工藝品。
原本以為只有這樣,沒想到還有燈具、銀製餐具、戒指、胸針等西洋風的商品。
然而,每項商品都依附著「那些存在」。
「喔!妳看得到我對吧?真難得耶。」
向琴子搭話的是附在胸針上、宛如妖精般的嬌小少年。
這位少年毫不膽怯,爽朗地繼續說:
「妳看起來好像很悶啊!從哪裡來的?我是在捷克出生的喔!不過我對捷克一點印象也沒有就是了∼」琴子因為這位開心向自己搭話的少年,慢慢恢復活力。就在這個時候──
「妳也看得到『付喪神』對吧!」
有人從背後說話,琴子嚇得跳起來。
回頭才發現,一位相貌溫和的老爺爺笑著站在那裡。好像是這間店的主人。
「付喪……神?這個男生,也、也是嗎?」
「妳看得到阿螢對吧,沒錯,他也是付喪神。在這個世界製作出來,歷經近百年歲月的物品,就會有靈魂停駐。像妖怪又像神明,是不可思議的存在喔!」
「老爺爺也看得到嗎?」
「是啊,我看得到喔。那裡的小狗、小貓,還有和妳說話的阿螢,我都看得到也聽得到。他們常常來找我聊天呢!」
聽到這番話的瞬間,琴子不禁淚流滿面。
「哎呀,怎麼了?我說了什麼讓妳不開心的話嗎?」
「不、不是的,我是太開心了……」
琴子擦著眼角,拚命搖頭。
「我、我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認同我……以前從來沒有人相信我……」
「啊,這樣啊……妳一定很辛苦吧!畢竟很難遇到同類啊。」
老爺爺說完,便張開雙手微笑。
「小姐,歡迎妳來到聚集八百萬付喪神的『八百萬骨董堂』。」
琴子對這位表示歡迎的老爺爺,說出自己的過往。
琴子說出以前從未對父母、祖父母、學校老師和同學說過的事情。說出自己的心情,感覺就像一直緊緊束縛著身體的東西漸漸解開了。這是第一次,琴子覺得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
「咚──咚──」鐘聲響起,琴子突然回過神來。
望向店內深處的巨大立鐘,發現距離回程的集合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了。
好像已經聊了將近一個小時。窗外已經透著夕陽餘暉。
「小姐,喜歡的話,這個胸針就送給妳了。」
老爺爺把附著阿螢的胸針塞進急忙離開的琴子手裡。
「咦,那個,可是價錢……」
「妳已經告訴我關於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付喪神故事,就足以抵掉費用了。而且,阿螢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啊。對吧,阿螢?」
「喔,對啊。一直待在店裡太無聊了。」
阿螢站在琴子肩膀上,彷彿在說:「帶我走吧!」
看著時鐘,發現連拒絕的時間都沒有了。雖然很猶豫,但琴子最後還是鄭重向老爺爺道謝,把附著阿螢的胸針戴在胸口,並離開那家骨董店。溫暖的橘色光線,就像西沉的夕陽一樣變得越來越遠──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