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延伸閱讀

相同作者

小書痴的下剋上 短篇集I: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X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VIII

小書痴的下剋上FANBOOK(4):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VII
 
相同系列
法式甜點幸福堂書店
小狐狸們開飯囉!稻荷神吃飽飽
小狐狸們開飯囉!稻荷神的員工餐
那一天,我遇見可以實現願望的神明大人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V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mild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II  

 

作  者:香月美夜

譯  者:許紋寧(舊名:許金玉)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3/06

電腦編號:562024
類  別:輕小說/奇幻文學
系  列:mild
開  本:25K
頁  數:384
ISBN:978-957-33-3515-3
CIP:861.57

定  價:299
優 惠 價:236( 79折)

 

 
 

「今天是法藍和莫妮卡陪著羅潔梅茵大人嗎?」
神殿侍從們的三餐是由上往下分送,但因為一定要有侍從陪在羅潔梅茵身邊,所以從不可能所有人同時一起吃飯。隔著一扇門的神殿長室後方,有儲藏室、侍從專用的樓梯與首席侍從的房間。侍從們都是在首席侍從的房間裡輪流吃飯。一旦主人搖響呼喚用的手鈴,才能馬上聽見。
「對了,吉魯。你剛才和戴莉雅在聊什麼?」
吃飯時弗利茲問道,吉魯想了一會兒。現場還有薩姆在,把好像在批評神官長的對話說出來沒關係嗎?吉魯看了眼在喝湯的薩姆。察覺到吉魯的視線,薩姆頓時有些警戒,綠色雙眼發出銳利光芒。
「難道是戴莉雅有什麼可疑的舉動?」
戴莉雅還是前任神殿長的見習侍從時,曾讓神官長與羅潔梅茵身陷險境,因此不少人都覺得對她下達的處分太輕了。其實當時吉魯也這麼認為。然而,現在他已經不認為戴莉雅仍是危險人物,也不覺得無法離開孤兒院是很輕微的處罰。
「戴莉雅非常感謝羅潔梅茵大人,不會再有危害到她的舉動了。」
吉魯斬釘截鐵地說完,接著想起了戴莉雅說過,他應該與大家好好溝通。於是他沒有看著發問的弗利茲,而是看著薩姆回答:
「戴莉雅只是在擔心羅潔梅茵大人。因為她沉睡了兩年,現在才剛醒來不久,卻好像非常忙碌。明明身體那麼虛弱,沒必要還要求她戴著魔導具到處奔波吧。像現在這樣讓羅潔梅茵大人這麼辛勤工作,真的有必要嗎?……對此我也有同感。」
儘管戴莉雅已經提醒過自己,但對於斐迪南的行事作風,吉魯的不滿仍未因此消失。雖然沒有講明,但薩姆也察覺到了他的弦外之音吧。薩姆不快地略略皺眉。
「吉魯,你不相信神官長說的話嗎?若不是有神官長……」
「我知道神官長救了羅潔梅茵大人,也知道他很了不起。」
沒讓薩姆說完,吉魯搖頭打斷。
「既然如此,你也明白只要把事情交給神官長,一切就不用擔心。」
薩姆的回答一如既往,讓吉魯心生反感。他當然感謝斐迪南,也知道斐迪南在貴族當中,已經算是通情達理的人。可是,他不認為讓大病初癒的羅潔梅茵承受那麼多的重擔,這麼做就是對的。
「可是,為什麼不讓羅潔梅茵大人先調養好身體,再去城堡和貴族院?這是病才剛好的羅潔梅茵大人非做不可的事情嗎?就算羅潔梅茵大人笑著說她已經沒事了,但她癱軟著身體完全使不上力,還有她害怕得臉龐僵硬、左右環顧四周的模樣,仍然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吉魯把至今累積在心底的話一股腦吐出。他固然感謝斐迪南救了羅潔梅茵,但這與日積月累的不滿是兩回事。
「吉魯,我明白你的心情,請稍微冷靜一點。」
聽到弗利茲這麼說,吉魯咬住嘴唇。因為要他冷靜這句話,聽起來就像在否定他的意見。在這裡,根本沒有人站在我這一邊── 吉魯正如此心想時,妮可拉開口了。
「我非常能明白吉魯的心情喔。現在羅潔梅茵大人是因為神官長提供的魔導具才能行動,但她甚至無法靠自己走路,連沐浴時也不能卸下魔導具。」
妮可拉因為會協助羅潔梅茵沐浴,所以清楚知道羅潔梅茵在剛醒來時,身體不能動彈的程度有多嚴重,她對此又感到多麼不安。
「雖然羅潔梅茵大人得幫忙神官長處理公務,也必須與貴族交流,但我也希望她可以先專心養好身體。因為我不想看見羅潔梅茵大人消沉的樣子。」
光是有妮可拉認同自己的想法,吉魯便感到安心許多。原來除了自己以外,也有侍從把羅潔梅茵放在首要順位。
聽完兩人的意見,薩姆沉思半晌,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著吉魯與妮可拉說:
「不論是神官長,還是法藍與我,都希望羅潔梅茵大人能早日康復。這點絕無虛假。我們都是真心如此希望。但是在貴族社會,絕不能暴露出自己的弱點。我想是我們對這方面的認知並不相同。」
「這是什麼意思?」
「吉魯與妮可拉只服侍過羅潔梅茵大人,所以從未去過貴族的宅邸吧?你們並非真的了解貴族,也沒有見識過貴族社會。為了減輕羅潔梅茵大人以貴族身分生活時的負擔,神官長一直在幫她設想。」
這點薩姆說得倒是沒錯,吉魯與妮可拉從未去過貴族的宅邸。真正見過面的,只有來到神殿的貴族而已。聽到薩姆說在貴族社會必須這麼做,吉魯無話可說。甚至不由得心想,真的是他們錯了嗎?這讓他很不甘心,想要反駁說點什麼,拚了命動腦思考。
「……可是,這幾天神官長都待在工坊裡頭,只顧著自己做研究,還得羅潔梅茵大人去叫他才吃飯,不然就是遲遲不出來,為羅潔梅茵大人造成了困擾吧?這在貴族社會難道是必要的負擔嗎?況且是神官長自己說了,只有他才救得了羅潔梅茵大人,所以我希望他能優先讓羅潔梅茵大人恢復健康。」
似乎是沒料到吉魯對此有所不滿,薩姆睜大了綠色眼睛。一發現可以進攻的空隙,吉魯接著說出他最想說的話。
「我知道神官長很厲害,但薩姆不是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嗎?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再重視羅潔梅茵大人一點。」
吉魯暗想自己贏了,正要繼續說下去,但弗利茲抬手制止了他。
「吉魯,薩姆會最擔心神官長也是無可厚非。嚴格說來,其實薩姆並不算是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你不能期待他會把羅潔梅茵大人擺在首要順位。」
弗利茲用安撫吉魯的語氣這麼說道。不只吉魯,連薩姆也吃驚地看向弗利茲。看著面帶溫文微笑的弗利茲,吉魯不明白他為何這麼說。
「弗利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是在侮辱我嗎?」
「這不是侮辱,我只是陳述事實。更何況我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只要好好說明,我相信吉魯與妮可拉也能明白。」
弗利茲說完,講述起了往事。
「我與薩姆以前服侍的主人是斯基科薩大人,他是位性情非常粗暴、難以控制自己情緒,服侍起來相當費心的大人。即便如此,有主人與沒有主人的生活仍有著天差地別。隨著斯基科薩大人還俗,我們被迫回到孤兒院以後,我才體會到這個事實。當時孤兒院的情況十分糟糕吧?」
吉魯點了點頭。當時因為還不能離開孤兒院,所以他沒有見過那名青衣神官。但是,他還清楚記得弗利茲他們回到孤兒院時的情景。那段時間,孤兒院裡原為侍從的人越來越多,生活一下子變得非常困苦。他一直希望有人能來救救他們,所以被納為羅潔梅茵的侍從時,吉魯非常開心。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