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皓宸作品集 後來時間都與你有關

後來時間都與你有關  

 

作  者:張皓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9/28

電腦編號:567002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張皓宸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401-9
CIP:857.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重回記憶的旅人


這年頭,世界如同秀場,男的秀忠貞,女的秀滿足,大部分人發微博朋友圈是為了能讓受眾直接好感增值。有人發了一張書桌照,花瓶筆紙擺放講究,看著是個注重生活品質的女生,放下手機,旁邊是已經堆了一個星期的外賣盒。有人發了一張下廚的照片,刻意拗出結實的手臂線條,暗示是為了給女友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放下鍋鏟,身後是已經叫好的外賣和空盪盪的家。
所有人都給你看他想讓你看到的,而你喜歡的他,也只是你幻想的他。
所以當符曉跟他的現任女友嚴美麗在一起超過半年,多巴胺分泌歸於正常之後,他漸漸認清了這個事實。當初那個對他言聽計從、不追奢侈品、興趣是油畫花藝的女友,不過只是個很好的「賣家秀」。現實的她,性格乖張,自理能力為負數,油畫花藝只是三分鐘熱度,買包才是第二大喜好,第一是花符曉的錢買包。
這次義大利之行,他心裡有個預期,送她一場旅行,當是愛情結業,回來就分手。米蘭、佛羅倫斯、羅馬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教堂和博物館,但他們興趣缺缺,嚴美麗第一時間徜徉在名包的世界裡,而符曉在大衛雕像、藝術畫廊象徵性地打卡後就流連在一家古董玩具店裡,準備收走一個巨型機械木馬。
符曉是玩具買手,高級一點的稱謂是玩具收藏師,這些普通人眼裡的小孩子玩意兒,竟被他做成了一門職業,家裡堆滿潮玩、藝術玩具和絕版樂高。他曾經在香港買過一個奈良美智的Sleepless night sleeping擺飾,目前市場價值幾十萬,這也讓他通過玩具收藏買賣得以經濟獨立,從失敗者的行列裡全身而退。
後半段的旅行,符曉全程抱著木馬,以及幫美麗拖行李箱,一路不卑不亢,充分履行保姆職責,聽著美麗如機關槍般的「曉,我的襪子放哪裡去了?」「曉,看到我的口紅了嗎?」「曉,我餓了。」「曉,我覺得這包寫著我的名字。」「曉……」他在心裡倒數計時。回程那天,路過樓下的水果攤,他想最後再對她好一次,問她喜歡吃什麼水果,她答,切好的水果。
公主病當氣質,沒思想以為是可愛,符曉當下掏出手機,直接買了兩班不同的飛機,把美麗送去了靜心之地尼泊爾。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像織毛衣,建立的時候一針一線,拆掉的時候只要輕輕一拉。符曉從沒感受到這般輕鬆,耳根子終於清靜,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了。他在飛機上猛灌了幾杯葡萄酒,不顧鄰座老外的眼光,用力笑出了聲。

分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所有的積蓄換了間更大的房子,因為他家裡的玩具堆不下了。他做了整面牆的展示櫃,擺滿從世界各地搜羅的寶貝,義大利帶回的那匹木馬,放在櫃門前鎮宅。
由於玩具買手這個職業屬性過於低調,錢花了很多,卻不能炫耀,所謂厲害也只是悶在骨子裡,連一個惜英雄的對象都沒有。幾番掙扎後,符曉決定當房東,把房子掛上了短租網站,用次臥房迎接未來的知音。
結果前三位客人都不理想,一個逃避情傷的皮衣男,每天待在房間裡,正眼瞧都沒瞧過符曉的玩具。一個從比利時來的大叔,在符曉非常自豪地跟他介紹了自己的玩具之後,他回應一聲「wow」,就出門玩去了。最後一個阿姨竟然不顧約定,強行帶著一隻紅貴賓入住,那小狗逮啥騎啥,為了保護玩具的尊嚴,符曉成了人肉柱子開始人狗大戰。
在符曉考慮要不要撤掉房源的時候,系統提示有客人下了一個月的訂單,租客介紹自己是個混血女孩,喜歡環球旅行,新奇事物,性格開朗。
符曉二話不說就點了通過,幾個關鍵字都深得他心,主要是「混血」,以及「女孩」。
門鈴響過兩次後,睡過頭的符曉匆忙套上一件白T恤開了門。門外的長髮女孩抬起頭,說不上哪裡混哪裡,總之挺漂亮。她手裡抓著一本厚厚的橙色筆記本,見到符曉就大方上前給了個擁抱。
這倒讓符曉莫名羞怯起來,有點手足無措,條件反射把她推開。女孩把手插回兜裡,介紹自己叫Ada,然後像女主人一樣徑自走進屋,把行李箱隨意一丟,就開始欣賞符曉的家。看到滿牆玩具的時候,符曉終於盼來了期待已久的一聲驚呼。Ada晃著一個破了裙子的芭比娃娃,問符曉壞了的玩具為什麼不丟,他說,你手裡拿著的這個是一九五九年的第一代芭比,她是個古董。
Ada趕緊謹慎地放回原位,她說環球旅行這麼多年,見過的人不少,符曉的愛好可以入選她心中怪人排行榜的前五名。她不吝嗇地表達對這些玩具的驚嘆,讓符曉有那麼一剎那感覺終於找到了知音。不過除此之外,她帶著烤串味兒的口音,堪比嚴美麗那不可一世的做派,加上過分的自來熟,以上種種,讓符曉有種來者不善的念頭。
更奇怪的是,Ada第一次來這座城市,除了第一天下樓買了些生活用品,之後都跟符曉待在家裡,符曉沒多問,想著國外待過的人都不按常理出牌。不過Ada有個舉動倒是不停撩撥著他的好奇心,就是她會間歇性地突然愣在原地,然後撩起袖子,偷偷看一下左手臂,再轉身回到自己屋裡,而且一定會鎖上門。
她在門上掛了個木牌,寫著:Ada’s Room。
符曉假裝若無其事地問道:「你為什麼來中國啊?」
Ada笑笑,說:「秘密。」
「你不會是什麼國際間諜吧?」
Ada配合地做了個「噓」的手勢,口紅印在手指上,讓他冷不防打了個寒顫。
第三天入夜,符曉在客廳跟他媽視訊通話,曉媽一直有重度意外妄想症(他亂起的),身上但凡有點小病痛就去網上搜癌症的臨床表現,而且每天一定濃妝豔抹,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半路遇見符曉的未來繼父。小時候符曉會夢遊,她擔心他翻窗子跳出去,就在他的床和窗戶之間設置了各種路障,於是三更半夜的能聽見屋裡一陣排山倒海的乒乒乓乓……
曉媽擔心兒子玩物喪志娶不到老婆,就在他跟嚴美麗交往當天,她就算好了二人八字和結婚日期,連孫子小名都起好了,叫「好好」,寓意兩女兩子,就生四個,不能再多了。她抬著眼角的魚尾紋語重心長地對符曉說:「媽老了,你們倆定下來,我也就踏實了,否則只能在天上保佑你了。」
催婚不成功,算她輸。
曉媽在視頻裡頂著一臉油膩的笑意,問美麗在不在,要知道她只在照片上見過美麗。符曉推託說她跟朋友吃飯去了,正想關視訊,外賣小哥突然敲門,Ada拿著錢包從屋裡飄出來。
曉媽在電話那頭驚呼:「背後是誰啊!」
符曉趕緊把手機轉向一邊:「媽,你別嚇我,那是衣服架子。」
「你家衣服架子帶腿兒的啊……」
符曉眼疾手快地關掉視訊,撫額嘆息。
Ada剛走到鞋櫃旁,再次定住,片刻後看向手臂,轉身衝回房間,錢包裡銀行卡硬幣鈔票稀稀拉拉地跟著掉了一地。
蒙圈的符曉趕緊給小哥開了門,拎著外賣在Ada門口試探性地問了問,見屋裡沒動靜,便把外賣放在地上,轉身把一地零碎撿起來。
直到看到Ada的身分證和名片,他才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
身分證上的照片是她本人,中文名叫李大萌,但戶口所在地寫的分明是中國某地區。兩張名片上的名字和職業都不一樣,一張是Lily,翻譯,精通八國語言,一張是李可愛,中文導遊,划算僅此一家。
符曉嚇得不輕,本想報警,又認輸地怕陷害好人,只得抱著一個棒球棍當防衛工具在客廳睡了一夜。隔天一早醒來,Ada已經在旁邊吃早餐了,她把一塊雞胸三明治遞給他,還給他泡了杯檸檬水,叮囑道:「早晨起來先喝水,再吃東西。」
他抱著球棍不撒手,接過三明治遠遠睨了眼,遲遲不敢下肚,下一秒,Ada開始用水果刀削蘋果,鋥亮的刀尖有些刺眼,符曉腦裡閃過無數警匪片的情節,他終於克制不住,把三明治一扔,舉著棒球棍跳到幾公尺開外,大聲質問道:「你就是一自家同胞,混哪門子血啊,還有,又是導遊又是翻譯,你環球招搖撞騙吧,你到底是誰,想幹什麼?!」
Ada的身分敗露,壓根沒想過反抗,氣定神閒道:「這年頭誰不需要點包裝啊。導遊和翻譯也是為了賺錢,經濟基礎決定旅行目的地,以及是窮遊還是別遊了。」
「當、當真?」
「你看著我的眼睛,就知道我有沒有說謊。」
符曉握著棒球棍朝她逼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Ada清透的眼神開始失焦,瞳孔明顯地放大而後縮小,等到眼神重新聚焦的時候,眸子上印出的是符曉那張驚恐萬分的臉。只見Ada叫了一聲,反手就是一耳光,迅速搶過符曉手裡的棒球棍,朝他腿上狠狠一砸。
Ada叫的那一聲是──你誰啊?!
她得了一種短期記憶喪失的病。三年前因為一次腦部手術造成海馬體受損,無法獲得短期記憶。打開冰箱門會忘記自己要做什麼,剛吃過午飯又會再一次打開外賣軟體,她翻來覆去地看著同一本雜誌,說已經講過好幾次的笑話,交不到新的朋友,因為每一次見面,都像是初識。
如同七秒記憶的金魚,過目即忘,需要訓練很多遍,才能勉強轉化為長時記憶,她記得三年前的所有事,也強迫自己記住了自己是個手術失敗的病人。在這之後,她把所有行事曆記在了橙色的筆記本上,但凡轉瞬忘記,至少還能撿回半點像個正常人的尊嚴。
Ada把袖子撩起來,手臂上是一行刺青,非常誠實地刻著中文大字:看橙色本子。她一個人躲回屋子裡,把本子上的內容又複習一遍,等到再出來的時候,對符曉態度大變,又是揉臉,又是給他腿上的瘀青上藥。
符曉長嘆一口氣,奇葩媽不夠,又添一枚新丁,然而,這只是噩夢的開始。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