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有時 在場證明

在場證明  

 

作  者:4Samantha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2/26

電腦編號:569007
類  別:散文
系  列:有時
開  本:25開
頁  數:192
ISBN:978-957-33-3429-3
CIP:855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後記 回到現在



一切都是從大學重考開始的。
因為重考開始使用Instagram記事,因為 Instagram 喜歡攝影,後來成為自由接案的攝影師。從 Instagram 裡觀察到許多有趣的現象,開始對學術研究產生興趣。在 Instagram 中被皇冠主編婷婷看到,才有機會出版這本攝影文集。一切都不是準備好的,好像都是先開始,過程中才慢慢「練習」變好的。

在 Instagram 上分享心情已經六年了,一直以來,攝影和寫作只是和自己對話的橋樑,從未想過能累積三萬多讀者,也從未想過把它們編成一本書。整理書稿剛好是我進入研究所,跨到人生下個階段的時候,對二十四歲的我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

我的人生一直在迷路。
高中選填志願時只填了六所法律系,讀了半年後發現不適合自己,自修重考三個月轉到廣告系。讀了廣告系又因為喜歡攝影,輔修了圖文傳播系。畢業後進入傳播研究所,又花了一半以上的時間在社會系聽課,讀了社會學發現影響社會學家的好多都是哲學家,假日開始參加哲學講座,某天又誤闖了外校的神學工作坊……
以前我嚮往規劃好的穩定人生,途中卻常常遇到大霧、走了小路。誰會知道呢,因為迷路走過的小徑,在未來竟能串成意義。在那麼容易被摧毀的年少,幼稚的雜語正是一個個迷路的在場證明。

在這個年輕人畢業即失業的年代,選擇打工度假、唸文科研究所、做一份不賺錢但自己很喜歡的工作,統統會被列為不務正業的證明。這本書的出版,對我的學生身分不是「有用」的生產,它或許也是一個迷路的證明。

「少掉作這本書、少在社群媒體上遊蕩的時間,可以多看點書。」這樣的聲音是存在的。其實,我從未缺少看書的時間,只是透過閱讀所見的世界,需要留點空隙與過去的自己連結。空隙是開啟對話之地,也是催生創造的培養皿。

我從大二開始攝影接案,畢業時朋友都以為我會走全職攝影師的路。那時我只說,選了全職攝影,好像就沒辦法繼續讀書了。但是如果選了讀書,還可以在課餘接案,所以考了研究所。每天生活都有成本,花三四年拿一個沒什麼「實質效益」的學位其實很奢侈,但也從未想過要拿這個學位換到什麼工作,只是因為喜歡讀書,所以來了。

閱讀的過程中,尼采(F. W. Nietzsche)的書影響我很深。
一開始是因為我的好朋友,她喜歡的男生很喜歡尼采,我為了幫她理解,自己也迷上了尼采。

尼采的「永恆回歸」是個神秘概念,它闡述一個獨特的時間觀。若生命有千百次的一再重複,你遇到的事情都會再來一次,這個「重複」可以逼使人回到當下,面對生命的每一刻,接受命運並熱愛命運。

「Amor fati」在拉丁語裡是「熱愛命運」的意思,不再執著過去的回憶,也不活在未來的想像裡,而是回到現在,為現在的自己創造意義。讀到尼采剛好是我失戀的時候,我願意讓這段回憶千百次的一再重複嗎?我能夠不再執著過去,僅僅接受它,轉身面向此刻嗎?

我感謝那帶我來到此地的事件,感謝帶來幸福及傷痛的人們,那才是讓我走到這裡,讓我成為「我」的原因。過去已經發生了,現在所要做的不是改變過去,也不是等待未來,而是回到現在,用此刻的每一個選擇創作自己的生命故事。


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現在都在這裡了。
《在場證明》收錄了攝影、散文和詩三種形式的作品。
我的攝影多在捕捉光影,或是荒涼的空景配上小小的人,像是創造一個安靜無人的烏托邦,當作自己的秘密基地。散文則是在烏托邦裡和自己對話的聲音。

最奇妙的是詩。以前我是不看詩的,直到遇見喜歡的人,他很喜歡詩。那陣子我開始寫詩。可是我既不學文學,沒有受過正規文字訓練,怎麼敢稱那些字是詩呢?那不是詩,那都是我出的謎語。

面對論述我可以努力練習,讓自己變得有邏輯有條理,但面對愛情,我時常不面對──我都躲進被子裡寫詩。詩乘載的是說不出口的秘密,一一包裝成謎語,等待那真誠的人,前來解題。

詩和攝影其實很像。攝影比起電影,就像詩對比小說。電影和小說需要一個故事的結構,包含情節的起承轉合。但攝影和詩不曾開始也沒有結束,它沒有時軸,如同攝影的定格,看似沒有時間,卻藏著無限的空間。

我希望自己可以像攝影或詩,朦朧的不必有形狀,真誠的可以大聲說話。他們像個語言不完全的小孩,時常在說夢話。若能仔細聆聽他們的夢話,也許也能找到迷途的方向。

《在場證明》從「暗的在場」出發,途中經過「光的在場」,進入「愛的在場」,最後抵達「不在場」。起初我望著畫好的未來,途中的迷惘卻帶來轉向,若抵達是為了停下,那我永遠不要抵達,我要一直在迷路的路上。迷路讓可能性浮現,生命因此有了改變的空間。

這些文字與影像都是過去的在場,不會影響往後的出發。
現在不是未來的「過場」,現在就僅僅是「現在」而已。現在就是過程,過程就是目的,迷路才找到青春的意義。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