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彭樹君作品集 從今以後一個人住

從今以後一個人住  

 

作  者:彭樹君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8/28

電腦編號:574003
類  別:短篇故事
系  列:彭樹君作品集
開  本:25K
頁  數:272
ISBN:978-957-33-3572-6
CIP:863.57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她回不去原來的高中,也不想再與同學們有任何聯絡,她整天關在自己的房間裡,誰也不見,只覺得全世界都在談論她,猜測她,在她背後竊竊私語。家裡有親戚上門時,她緊閉房門,母親也希望她最好不要出來丟人現眼。「妳叫我怎麼解釋妳沒上學這件事?姑姑們都已經在懷疑妳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如果她們知道妳壞掉了,我就死了算了。」
後來她被送到加拿大的愛德華王子島,讀了一年的語言學校之後,進了當地的大學。放假時也沒有回台灣,家裡幾乎與她斷絕了來往,唯一會每隔一段時間與她聯絡的人是她父親的秘書,因為要確定匯給她的錢都有收到。對於那個把面子當成第一的家庭來說,這個鑄下大錯的女兒算是被放逐了,除非她能拿到兩個博士學位或是嫁給一個王子來榮耀她的父母,否則是不值得被原諒的。
她也不覺得自己可以被原諒。
她沒有保護好自己,也沒有保護好她的孩子,她讓自己被糟蹋,也讓她的父母蒙羞。這一切只因為她曾經對某個人敞開心扉。這樣的錯誤不會再發生,她絕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所以她不交朋友,總是獨來獨往,她周圍所散發的一股寒氣,也讓人無法接近。完成學業後,她抱著某種自我懲罰的心態,刻意選擇到幾乎終年都處於冰凍狀態的亞伯達省,找了一份工作,過著全年冬天的生活。
她常常想起他,他知道他毀了她的人生嗎?雖然她已經來到地球的另一邊,可是曾經發生的那一切並不遙遠,她一直還在那裡面。她不曾在網路上搜尋關於他的消息,然而她希望他落魄潦倒,過著比她更悲慘的日子。
當多年後,她因為父親病倒而回到台灣時,距離她的十七歲,已經是十七年過去。
畢竟是血濃於水的至親,時間把許多衝突都化解,曾經意氣風發的父親和曾經盛氣凌人的母親瞬間已老,乍見的感覺恍如隔世。而她自己的變化在父母眼中又何嘗不驚人?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少女。
她漸漸成為父親最仰賴的左右手,將原來搖搖欲墜的家族公司扶穩,讓父親可以安心養病。這樣的表現終於讓母親覺得這個女兒還是有用的,抱著她痛哭了一場。她並沒有跟著流淚,但心裡某塊冰凍的地方在悄悄地融解。她的年紀已是十七歲的雙倍,懂得寬容,可以用成熟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父母,他們也是人,也有人的軟弱與自私。
父母的房子就在車水馬龍的城市中心,她覺得應該搬到空氣新鮮又安靜而且還可以好好散步的地方,這樣才有益於父親的健康,說不定還能治癒母親的失眠。兩老也同意她的想法,現在家裡是她做主。
她看中了一幢城市近郊的山中二手別墅,開了一個價,請仲介去斡旋,本以為幾日後才會有答案,沒想到當天仲介就回報,屋主急售,所以愈快簽約愈好。「聽說是生意失敗,欠了地下錢莊不少錢,被逼急了,而您出的價是目前最高的,所以屋主求之不得啊。」這些話有損職業道德,其實是不該說的,但或許是即將交易成功一筆龐大的買賣,仲介一時喜不自勝,就說了多餘的話。
簽約那天,她準時赴約,對方已經先到了,而且也已把所有文件都填妥。她在桌子的這頭坐下,抬眼看見那頭的人,頓時屏住了呼吸。是他嗎?
她看著文件上他的簽名,是他。
他穿了正式的西裝,看得出來對這場簽約很慎重。他的眉眼之間有了一些風霜,臉部線條也有了一些時間的痕跡。她曾經想像過與他不期而遇的場景,卻沒料到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雙方仲介代為介紹彼此,她直視著他,一言不發,他則對她點頭致意,看樣子並沒有認出她來。
他竟然忘了她!她就在他的面前,他卻一點兒也不記得她!她心中震驚,那她過去經歷的那些傷害與苦痛算什麼啊?一時之間,她很想站起身來離開,但雙腿卻無力地無法動彈。
仲介把她該簽署的文件放在她面前的桌上,她想起自己曾經有過的報復念頭,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只要她不簽,他就會繼續身陷在財務危機之中。她可以不簽的,她想,就說她後悔了,然後揚長而去。她何必救他?她又不是非買這幢房子不可。當然他還是可以找到下一個買家,但只要她不簽,就可以延長他被折磨的時間。她心中澎湃,洶湧著複雜的情緒。
見她久久沒有提起筆,仲介有些著急,指著買方的簽名欄,陪笑著說:「請簽這裡。」
但是他若是因此被地下錢莊追殺,她真的會覺得開心嗎?
不會啊!為什麼那樣她會高興呢?他現在的焦慮並不能抵消她過去的痛苦。對於她所經歷的那一切來說,誰還得起?
可是,無論過去如何,至少現在的她正好好地坐在這裡。
這些年來,她雖然經歷了許多悲傷與孤單,感情生活也一片空白,但未嘗沒有收穫。而且這是她的人生,怎麼能把帳算在別人頭上呢?
現在的她已不是從前的她,那麼現在的他也不是當年的他。而當年的那個他,其實也只是一個不成熟的年輕男子,不知如何處理棘手的情感狀況罷了。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因此活得有如行屍走肉。夠了,都過去了,別再讓那樣的情結繼續危害自己了。她的意識上是怪責他,潛意識裡其實是責怪自己,真正讓她痛苦的並不是他,而是她對自己的罪惡感。為了這份罪惡感,她已經受困了十七年,難道還要再繼續受困下一個十七年嗎?
過去早已過去,他與她也早就不相干了啊!
此刻,她佇立在時間的長河邊,回頭看著曾經發生的一切,忽然發現自己早已不恨他了。
她拿起筆,心想,如果她簽下合約,他看到了她的名字,會發現眼前這個人就是當年那個十七歲的少女嗎?或是他即使看到也依然無感,因為他早已將她徹底忘了……
無所謂,都不重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合約上一筆一畫地寫下自己的名字,當作某種重生的秘密儀式。在這樣的當下,她心中的思潮全然止息,只有一片了然與平靜。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