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新書預購79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讀冊 三民 皇冠讀樂網
木門敞開,跳出三個身影。
「我們走啦,晴明。」
「再見啦。」
「下次帶禮物給你。」
晴明穿著單層和服,只把外衣披在肩上,走到外廊,對跳過瓦頂板心泥牆的小妖們揮手說:
「要好好保護公主殿下!」
應該已經跳到牆外的小妖們,又蹦地跳到牆上回話:
「交給我們!」
「有我們陪著公主和藤花,不用擔心!」
「還有烏鴉和車呢!」
一團黑色的東西從晴明的肩膀旁振翅飛過。
『你們幾個!還不趕快走!』
「是──」
被大聲喝斥的小妖們絲毫不以為意,從牆上跳下去。
在庭院上空盤旋了一會兒的漆黑烏鴉,回到晴明身邊,停在高欄上。
『安倍晴明,雖然懊惱,但我家公主就交給你了。』
「知道了。」
晴明鄭重回應,烏鴉伸長脖子望向晴明背後,表情凝重地說:
『公主……好可憐……』
晴明背後是他老人家的房間,寬敞的室內堆滿了許多書籍和道具。從半敞開的房間木門,可以看見躺在鋪在地上的衣服上的風音和勾陣的側面。
從九条的藤原文重的宅院回來的勾陣,背著用罄氣力、體力、靈力而陷入昏迷的風音。
向晴明報告了文重與柊子的最後結局,以及九条宅院燒燬的事後,勾陣就像斷線的木偶般癱倒下來,一動也不動了。
晴明命神將天后去把嵬找來,嵬立刻以風馳電掣的速度飛來了。
風音和勾陣看起來都很難在這一兩天醒來。
晴明請朱雀把她們兩人抱進室內,趁這時候做了式。
那是用來當風音的替身。不能讓竹三条宮的人,因她不在而起疑。只能讓替身睡在侍女室的墊褥上,再拜託藤花應對宮裡的人。
風音給了藤花紅瑪瑙的勾玉,只要隨身帶著,不必封鎖詛咒也能撐過七天左右。但是,超過七天不在,困住藤花靈魂的妖怪詛咒就會開始作亂。
若是風音復原所需的時間過長,就必須找個什麼理由,由自己或成親或昌親前往竹三条宮,施行封鎖詛咒的法術。
『聽著,安倍晴明,我不在時,你拚了命也要保護好我家公主!』
「嵬大人,有我布下的結界與十二神將的通天力量固守我家宅院,你不必擔心。」
『嗯,的確是……那麼……』
嵬檢視過綁在背上的替身後,倏地起飛,眨眼間融入黑夜裡消失不見了。
以嵬的翅膀,到竹三条宮不須兩刻鐘,應該會比剛才那幾隻小妖更快回到竹三条宮。
晴明抬頭望著烏鴉飛走的方向,嘆了一口氣。
應該快到亥時了吧?天空微陰,偶爾可以隱約看見升起的十三夜 的月亮。隨著時間流逝,雲層似乎越來越厚了。月亮快升到天頂時,可能會被雲遮住,就看不見了。
凝神望向雲的前方,可以勉強追逐到月光,但星光就不行了。
曾經被完全祓除的陰氣,又開始飄浮了。在陰氣完全消失前,恐怕很難看到萬里無雲的夜空。
吹起了風,庭院草木沙沙顫動。
樹木的枯萎沒有蔓延到這裡。安倍宅院環繞著晴明本身的結界以及天空的神氣,現在也還充滿清淨的空氣。
晴明回頭越肩望向室內。動也不動地躺著的風音的側面,滿是濃厚的倦意。
風音身上的衣服,有片紫黑的乾漬從肩頭延伸到胸口。
再仔細察看,會看到最粗的血管旁,有道橫向的傷痕,那是被銳利的刀刃劃傷的。
晴明不知道是誰、為了什麼這麼做,他只知道風音的身體因大量失血,冷得像冰一樣,目前的狀況絕不樂觀。
血可以說是生命的根源,血流失,生命就會流失。血不夠,身體就會發冷。
發冷就離死亡不遠了。
晴明思忖,身體接觸陰氣會發冷,可能是因為被剝奪了生氣,也等於邁向死亡。
正想替風音施行暖和的法術時,朱雀默默制止他,自己釋放出纏繞風音全身的神氣。這麼做是擔心身體尚未痊癒的晴明。平時,朱雀這麼做只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但是,對現在的朱雀來說卻是很大的負擔。
朱雀做完就回去異界了。
沉睡中的風音,表情看似忍受著痛苦。
她是受前往播磨與阿波的昌浩之託,去了位於九条的文重宅院。
她會不惜把自己搞到這麼傷痕累累,也要聽從昌浩的意思,協助他、幫助他,是因為心底深處有贖罪的意識。
在她自己釋懷之前,這種事永遠不會結束。即使晴明、昌浩都說不要再那麼做了,她也不會停止。
晴明思忖,風音只要活著,就不會停止對昌浩的贖罪吧。這樣究竟是對、是錯,晴明也不知道。
或許是錯的,但是,希望風音的心靈哪天可以因此得到救贖。
如同岦齋的心靈得到救贖。
「昌浩有察覺到嗎……」
把皇上和藤原敏次的魂虫放進靈力編織而成的光球裡,小心抱回來的太陰的身影,浮現在晴明腦海裡。
她說是昌浩救回來的。敏次的魂虫為了保護皇上的魂虫,一度被敵人的兇器打散了,是昌浩賭上性命與神替換了將死的命運,才好不容易度過了難關。
「你真行呢。」
晴明合抱雙臂,露出難受的表情。
聽太陰說這件事時,晴明冒出了一身冷汗。
把人的壽命與其他東西替換來救人的法術,晴明以前也用過。那次得到神的助力,成功了。說是賭上性命的法術,並非比喻。
而且,聽說是把將死的命運與神替換。那麼,那個被替換的神應該是順從命運,已經死了。
神一死,就會產生扭曲。無論是怎麼樣的神的死亡,都會給周遭帶來可怕的影響。
昌浩恐怕是自己承受了一切,沒有讓扭曲波及到其他人。雖說這純粹只是晴明的猜測,但是,連道反的勾玉都碎裂了,所以一定是超越想像的負荷。
晴明很想叫他先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也很想稱讚他做得很好。
打從心底想告訴他:
「你說不定已經超越我囉。」
當然,如果晴明說出這種話,神將們一定會聯合起來,一直說昌浩還差得遠啦、還不夠成熟啦,說個沒完沒了,所以,晴明把那些話都留在了心底。
「真的做得很好。」
晴明望向皇宮喃喃自語。
咻地吹來一陣風,是來自皇宮的方向。
皇上的魂虫和敏次的魂虫,都平安回到了宿體。
晴明沒有採取什麼大動作,只是施了咒,讓魂虫回到該回去的地方,再請神將們把魂虫送回宿體那裡。
太陰送去後,直接返回了阿波。
受命陪著一起去的天后和天一說,魂虫被釋放後,在宿體上空搖搖晃晃地飛了一會兒,好像在做確認,不久後才從嘴巴鑽進體內,消失了蹤影。
然後,另一半脫離的魂,也在魂虫的誘導下,回到了宿體。
神將們先確認魂有沒有受到污染、有沒有被亡魂入侵,然後等宿體的主人醒來後,才回到晴明身旁。
據神將們說,魂虫的軌跡是像線般延伸,所以,虫的形狀只是暫時的模樣,原本應該是魂線。
失去魂線,就沒有東西可以把魂魄綁在體內。魂魄完全脫離的宿體,會停止運作,那就是宿體之死,是人類知道的所謂死亡現象。
失去魂虫的敏次的魂魄,脫離了一半,所以應該可以把魂虫視為魂線改變後的模樣。
改變模樣的關鍵是名字。
失去魂線的敏次,是靠昌浩唸的布瑠之言 ,以及陰陽寮所有人熱切的期盼,在垂死邊緣獲救。然後,因為昌浩救回來的魂虫回到宿體,才完全逃脫了已經敞開的死亡之門。
昌浩一定很想問,皇上和敏次是怎麼樣醒過來的?魂虫是怎麼樣回到了宿體?
晴明放了式通知他,兩人已獲救,但上面只寫了簡要的敘述。
「以後再彙整寫給他看吧……」
當然,也會口頭跟他說。但是,寫下來讓他反覆看,說不定哪天會有幫助。
晴明莞爾一笑。
離壽終還有一小段距離,還有時間。但是,還有時間也不能安心,因為要傳達的事還有很多。想到這樣,就覺得不論有多少時間都不夠用。
晴明放式去昌浩所在的四國阿波,是在午時過半的時候。呈現白燕模樣的式,直直飛向了阿波。沒有意外的話,傍晚應該會到。
這種時候,不能使用風將的風,讓晴明深感不便。
因為愛宕天狗颯峰請求援助,所以白虎跟太裳、玄武去了愛宕異境,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可能是異境之地的封鎖破綻,狀況比晴明想像中還要嚴重。
「話說,我要是能趕快痊癒就好了。」
晴明合抱雙臂,「嗯嗯」點著頭,回應自己說的話。
他敢說這樣的話,是因為聽到這種話會大發雷霆的神將一個也不在身旁。
以白色異形模樣現身的紅蓮、勾陣,也都躺在室內動也不動。天空在生人勿近的森林裡,無休地守護著結界。
神將們的臉一一浮現腦海。他讓天后和天一回到了異界;青龍討厭怪物小怪,不肯從異界下來;朱雀把勾陣和風音送回來後,馬上回到了天一身邊。
白虎、太裳、玄武被他派去了愛宕的異境。
他望向了阿波的方向。
太陰與六合在昌浩那裡。聽說太陰還勉強能動,六合因為神氣被智鋪祭司放射的邪念連根祓除,失去了意識,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恢復神氣。
青龍和朱雀也還沒完全復原,萬一發生什麼事,恐怕會跟勾陣一樣,體力一下子消耗殆盡,倒地不起。
晴明深切意識到,現在幾乎沒有出事時可以作戰的人。
原本這些戰力的空缺,都是由風音補上,但是她也倒下了。
「不知道昌浩退燒了嗎……」
太陰的風捎來訊息,說昌浩傍晚醒來過一次。但是,熱度太高,醒來沒多久又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如果在他身旁,就可以為他唸痊癒的咒語或做任何事。但是離這麼遠,什麼都做不到。
「爺爺最近都幫不上你的忙呢,昌浩……」
像以前那樣,隨時待在他身旁,就能為他做任何事了。
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晴明眨了眨眼睛。
對了,寫封書信,請道反女巫做新的勾玉吧。
失去靈視能力的昌浩,沒有勾玉就看不到靈異的東西。
明天早上放式,應該過中午就能到達道反的聖域了。最晚在幾天內,就能準備好新的勾玉,到時候再派太陰或六合去聖域拿。
「不對,六合的神氣被連根祓除,失去了意識,只能叫太陰去……」
忽然,好像聽見了呸鏘水聲。
晴明四處張望。
被風吹來的葉子落在庭院的水池上,掀起大大的漣漪。
重重漣漪泛起又消失。
十三夜的月亮被越來越厚的雲層遮蔽,完全消失了。
在沒有月亮、星星的夜裡,晴明定睛注視著水面。
「預言是咒語啊……」
折磨了岦齋好幾十年的件的預言,把小野時守逼瘋了、把尸櫻界的屍逼瘋了,文重和柊子也是死在預言之下。
那些可以說是起因的預言,都是「件」放出來的。收到太陰的風,得知那個「件」是智鋪眾操縱的式時,晴明受到莫大的打擊,眼前一片漆黑。
件這個妖怪確實存在。
幾十年才會生出一個件來宣告預言,這個預言無不靈驗。
晴明、岦齋和其他人都知道這件事。
現身的件所說的話是預言,說完預言,件就死了。
宣告預言的件總是說完就消失了,因為不見了,所以大家都認定是死了。
說不定,連件的消失都是智鋪眾的宮司或宗主、祭司策劃的一部分。
發現肩上有被風吹落的葉子,晴明拿起來,在口中輕唸咒語。
剛開始微微枯萎的葉子,變成小小的飛蝗,從晴明手上飛走。
「──……!」
晴明咬住嘴唇,快要被羞愧的心情壓垮了。
為什麼沒有察覺呢?
如同陰陽師會這樣做式,智鋪眾也能做出件那樣的式。
件宣告一次預言就會死,死後也會很快再出生,從來沒有人想過這是為什麼,原因可能是預言無不靈驗的傳說,以及心靈會被預言困住。
件會宣告預言,件的預言無不靈驗。
這是在知道件的同時,就會被施放的咒語。
晴明把手擺在高欄上,懊惱地咬牙切齒。
他知道件這個妖怪,是在行元服禮之前的孩提時代。除了件,還有很多妖怪、很多怪物。
是棲宿在京城的小妖之一,把件這個妖怪的事告訴了晴明。
更詳細了解,是在進入陰陽寮之後。因為某次受命調查的事件當中,也包括了件。
很多人都知道件。這些人都知道件會宣告預言、知道預言無不靈驗。
件也留下許多與死和滅亡無關的預言。
但是,會困住聽到的人、會讓人瘋狂的預言,是智鋪眾作為式的件才會施放的咒語。
也就是說,智鋪眾可能是在晴明和岦齋還未出生的很久以前,就把件當成式來操縱,或是做了名為件的式的替身,一直在施放以預言為名的咒語。
人生被件的預言攪亂的人,全都是法力高強的術士。
智鋪的件是選擇對象在宣告預言。
智鋪眾是利用件的預言這樣的咒語,埋葬了法力高強的術士。
「為了……什麼……」
喃喃自語也沒有答案。
樹木窸窸窣窣作響。風每每吹過,都像要控訴什麼,敲響枝葉,宛如高聲呼喊。
污穢的根源已被斬斷。導致樹木枯萎的柊子,恢復了原有模樣。
樹木不再枯萎,氣不再枯竭,污穢即將消失。
不知道需要經過多少時間,但是,氣應該會再開始循環吧。
又聽見了呸鏘水聲。
水池的水面泛起波紋。
晴明望向因波紋而變形的水面,在搖擺蕩漾的那裡看到一個人影。
他倒抽一口氣,抬起了視線。
水池那邊站著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不由得緩緩吐出一口氣後,晴明開口說:
「還真……難得呢……」
聽到老人的低喃,男人高傲地笑了起來。
晴明心想這樣站著,等於是俯視他,於是不露聲色地跪了下來。
「怎麼了?冥官,沒想到您會現身。」
難道又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
這個男人在幾百年前結束身為人的生命後,沒有轉世輪迴,變成了鬼活在永恆的時間裡。
偶爾會出現在夢裡或現世,提出無理的要求、或說些殘酷的話。啊,神將們也曾被他當成棋子使喚。
儘管如此,冥官說的話基本上都有道理,所以,晴明不會忤逆這個男人。
他不想惹他不高興,連累到現在應該也還在那個河畔等待的妻子。
忽然,他想起妻子曾經說過的話。
「對了,以前我妻子說過……」
「說過什麼?」
簡短回應的冥官,表情一成不變。
「她說官吏大人是個慈悲的人……」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離天命還有一段時間,他卻去過隔開彼岸與此岸的河川附近好幾次了。
晴明的妻子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儘管恐懼黑暗、害怕獄卒,卻還是留在邊境河川的河畔,等待所愛的丈夫壽終正寢來到這裡。
她應該會說,她是覺得一個人過河太寂寞了。其實,她是不想讓害怕寂寞的丈夫一個人過河,才會忍受恐懼在那裡等待。
晴明真的很想趕快去陪她,然而,同時也真的很想陪兒子、孫子們,再多度過一些時間。
晴明想起她生下吉昌後,產後的復原狀況不好,越來越衰弱的模樣。還想起,她香消玉殞後,在庭院綻放的山百合的花香,帶來了不可言喻的悲哀。
那是十二神將天后,為妻子從山裡採回來栽種的花。
今年秋天,栽種在庭院四處的山百合,也會再綻放大大的花朵吧。
「我是慈悲的人嗎……」
低喃聲掠過晴明的耳朵。
是冥官。
晴明忽地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冥府官吏的聲音,似乎帶著自嘲的味道呢?
詫異地看著冥官的老人,不禁有些忐忑不安。
胸口深處莫名地發冷,心跳加速,可以感覺手腳末梢的體溫開始下降。
有不祥的預感……

風音陷入昏迷生死未卜,昌浩失去靈視能力,而為何晴明耳邊會又會響起冥官的低喃?晴明沒有想到,接下來還有更多危險等待著他……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少年陰陽師(51)百鬼覺醒》!

壹 異邦的妖影

貳 黑暗的呪縛

叁 鏡子的牢籠

肆 災禍之鎖

伍 雪花之夢


陸 黃泉之風

柒 火焰之刃

捌 夢的鎮魂歌

玖 真紅之空

拾 光之導引


拾壹 冥夜之帳

拾貳 羅剎之腕

拾叁 虛無之命

拾肆 竹姬綺緣

拾伍 蒼古之魂


拾陸 玄妙之絆

拾柒 真相之聲

拾捌 嘆息之雨

拾玖 歸天之翼

貳拾 無盡之誓


貳拾壹 幽幽玄情

貳拾貳 無懼之心

貳拾叁 憂愁之波

貳拾肆 寂靜之瞬

貳拾伍 失迷之途


貳拾陸 彼方之敵

貳拾柒 狂風之劍

貳拾捌 真心之願

貳拾玖 消散之印

叁拾 玄天之渦


叁拾壹 神威之舞

叁拾貳 夕暮之花

叁拾叁 微光潛行

叁拾肆 破暗之明

叁拾伍 心願之證


叁拾陸 朝雪之約

叁拾柒 落櫻之禱

叁拾捌 蜷曲之滴

叁拾玖 妖花之塚

肆拾 顫慄之瞳


肆拾壹 傷逝之櫻

肆拾貳 浮生幻夢

肆拾叁 召喚之音

肆拾肆 凝聚之牆

肆拾伍 虛假之門


肆拾陸 朽木之陰

肆拾柒 替身之翅

肆拾捌 真情之守

肆拾玖 終命之日

伍拾 似遠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