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深月小姐,為了讓我繼續當魔法使,請妳和我結契約婚。」
……頭好痛。剛起床的高山深月(二十九歲)按著額頭。
頭痛並不是因為昨晚喝得酩酊大醉。
但是如果說酒醉和頭痛完全無關,那一定是騙人的。然而,頭痛的真正原因的確不是宿醉,而且也不是因為頭撞到哪裡、中暑或氣壓、氣候引起的異常。
頭痛的原因很明確──
就是來自在深月所居住的公寓客廳,隔著茶几端坐的不知名帥哥和他那令人傻眼的發言。
無視因頭痛而哀號的深月,帥哥就像變魔法般,行雲流水地取出一張紙放在茶几上,而且他還以人類心目中俊美的手拿起來給深月看。
「──所以,要麻煩妳在這裡簽名蓋章。」
「等一下!」
深月果決地打斷表情認真、積極說明的帥哥。她並不是因為看到帥哥宛如藝術品般端正的容貌感到害羞,而是真心想叫他「等一下」。
深月深吐一口氣,揉揉疼痛的太陽穴後收起手。
……俊秀的臉孔顯得失望。
「深月小姐,妳昨天晚上明明說『好啊──』耶……」
這位帥哥擁有烏鴉羽毛般漆黑又帶點捲翹的黑髮,以及黑曜石般的美麗眼睛。他的肌膚白嫩得像沒有曬過太陽,而他垂肩和緩緩眨眼的動作,令人覺得很像貓咪。
朝陽從忘記拉上的窗簾間透進來,讓他看起來更加耀眼。他的眼睛就像鎖住一片星空似地閃閃發亮。
如果還在半夢半醒的狀態,深月大概可以盯著他看一個小時,然後不自覺地悠哉幻想他穿著執事服的樣子。
然而,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結婚?跟我嗎?」
「拜託妳回想一下。」
看著他瞇起眼睛似乎很生氣的樣子,深月強忍著頭痛開始回想。
這位帥哥是深月昨晚聚餐結束後,在回家路上遇見的男子。
正確來說,是撿回來的男子。
這絕對沒有隱含什麼可疑的意思,深月只是想救人一命而已。
公司聚餐結束後,微醺的深月走在回家的路上,這名男子就倒在路邊──而且就在深月的公寓前面。他神色憔悴,但又哭著說自己不想去醫院,而且剛好還下起這個季節常見的大雨,眼下別無他法的深月只好讓他進屋了。
只是這樣而已。
自己並沒有趁夜和這位帥哥生米煮成熟飯之類的……吧?至少深月沒有印象對方有什麼奇怪的舉動,如果有的話,他也早就被趕出去了。畢竟深月的原則是「可以喝酒,但不能醉倒」。
……不過,撿回這個傢伙,就表示昨天已經完全醉倒了啊。
「是、是說,契約婚姻是什麼意思?」
契約婚姻
深月認為,這是一種基於雙方利害關係一致而結婚的形式。
要結婚的兩個人必須先締結「婚前契約」,這種婚姻型態為了明確規範權利義務,有時也必須製作婚姻契約書,非常像商業買賣。
就這一點來看也可以說是策略婚姻,但是只考量夫妻之間的好處這一點又和考量家族利益的婚姻不同。
「……那個,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深月一邊盯著眼前的「婚姻契約書」一邊問。
「可以,妳有什麼問題?」
「總之,你可以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嗎?」
「妳是說求婚嗎?嗯~真拿妳沒辦法。雖然我覺得這種話不能隨便說……不過,既然是救命恩人深月小姐的請求,只能照辦了。」
咳咳。帥哥一副難為情的樣子調整好呼吸,直直盯著深月看。
然後露出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表情,把剛才的一字一句重複再說了一遍。
「高山深月小姐,為了讓我繼續當魔法使,請妳和我結契約婚。」

*

時間回到八個小時之前。昨晚,深夜十二點過後──
「啊~喝太多了……」
深月結束公司的聚餐後,拚命控制搖晃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不小心就喝太多了。上次喝到這麼醉,應該是剛出社會的時候了吧?
明明自己平常都是扮演照顧其他人的角色,聚餐也總是在忙東忙西的時候就結束,所以一直到大家一起解散時,還是能清醒地回家。
「但是,這怎麼能不喝呢~」
深月因為一個人獨居養成自言自語的習慣,喝醉後就開始喃喃自語。
她在婚顧公司做行政職已經六年了。
為了彌補資深顧問的缺口,上頭只因為「製作資料或契約的時候,高山小姐最叫得動」這種理由,就把她調到顧問部門。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深月到這個部門才剛邁入第二年。
然而,個性認真反而招來惡果,導致她成為上頭和下屬都會把工作丟過來的中堅管理職。
因此,平時就累積很多壓力。
而且,今天的聚餐真的很煩。
男性上司對她說了「妳要是結婚,簽約量應該就能增加了吧?」這種幾近性騷擾的話。已婚的屬下則是挖苦她:「高山小姐的顧問案件,不如由我來負責吧?」接著,她明明不想回答,卻要面對「妳沒男朋友嗎?」、「是不是眼光太高了?」的提問時間。簡直就是地獄。
順帶一提,她人生中唯一一個男朋友因為找工作時發生很多事而分手,而且那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
「哈哈!根本就是多管閒事嘛……」
住在鄉下的父母每次打電話來,都會教訓她:「比起幫別人準備婚禮,妳自己應該要先結婚才對。」這種話她都已經聽到耳朵長繭了。
為什麼就連職場公司的人都要催婚呢?
「唉……有沒有人能照顧我啊……」
沒有月亮的漆黑夜空裡,深月脫口而出這句話。
像這樣喝醉也不會有人來接我,回家後家裡也空無一人,等著我的只有和這片夜空一樣寂靜而漆黑的房間。工作辛苦了、今天也很努力,好棒好棒……會說這種話安慰自己的人只存在大腦裡。
也就是,只有我自己而已。
現在是能夠謳歌單身主義的時代,大家的催婚言論根本就退流行了啊。畢竟深月甚至覺得,不用結婚也沒關係。
只是,有時難免會覺得寂寞。
尤其是看到幸福的家庭,或者像這樣獨自在夜裡回家的時候。話雖如此,她也不能說:「誰都可以,快跟我結婚吧!」
婚姻之中有戀愛之類的情感當然最好。
然而,沒有也沒關係,如果有人願意為自己做家事,而且互相不干涉生活,這樣也不錯。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好使喚的人。」
想像之後覺得空虛的深月,在昏暗的路上,對著空氣喃喃自語。
「實在太累了,才會去想這種蠢事,還像蠢蛋一樣喝了那麼多酒……啊──可惡……我真的蠢到家了……」
不只感受到自己內心的寂寞,還要承受周遭的人施加壓力。
這些事情加在一起,導致腦袋變得很混亂──回過神來,才發現今晚已經灌了一大堆酒。用這種方式牛飲還能保留一點理性已經是奇蹟,深月冷靜判斷自己的身體還有某個部分清醒。
「希望明天不要宿醉……嗯?」
深月突然在快到公寓時停下腳步。
因為她感覺到前方不太對勁。
仔細凝神一瞧──
發現照亮馬路的街燈之下,有個人靜悄悄地倒在地上。
「屍、屍體?」
是男的嗎?一動也不動耶。
在動的只有燈光下交錯飛舞的小蟲而已。
(……怎、怎麼辦?)
應該是要直接報警,不過,到底該怎麼說明狀況啊?
就在深月站在遠處觀察、腦袋裡出現各種煩惱的時候。
「嗚……救救……我……」
倒在地上的人發出呻吟的聲音。
「不會吧?還活著嗎?」
深月慌慌張張地跑過去。
如果是平常的話,或許會有所防備地慢慢靠近。不過,今晚的深月好像因為酒精的關係,導致腦袋有點問題。天生愛照顧人的個性在沒有任何控制的狀態下發動,讓她覺得「要趕快救人才行」。
「你、你沒事吧?」
深月這樣一問,男子微微張開眼睛。
一瞬間,深月的心臟漏跳一拍。
因為對方是個足以讓人瞬間從酒醉中清醒的驚天帥哥。
不過,他的身體狀況似乎非常糟糕,原本就白皙的皮膚毫無血色,顯得非常蒼白。這樣的神色,營造出薄命美男子的氛圍,令人無法丟下不管。
「我很有事……覺得……很不舒服……」
「你怎麼了?是生了什麼病嗎──難道是有人肇事逃逸?」
「都不是……」
「那怎麼會這樣?」
「說來話長……抱歉,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男子含糊的說明,讓深月覺得很頭痛。
怎麼辦,這樣還能移動嗎……她還在觀察的時候,男子便吃力地起身。
男子嘴裡吐出熱氣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讓人覺得很性感。那一瞬間,深月忘記當下的狀況,模模糊糊地看得出神。
不過,她很快就清醒了,告訴自己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總、總之我先叫救護車吧。如果身體不舒服,還是去醫院看醫生比較──」
「等、等一下!」
「呀!」
深月尖叫了一聲。
因為男子抓住深月拿出手機的那隻手。
而且在超近的距離下,他露出懇求的眼神。
那雙眼睛讓深月不得動彈。
啊,好像要被吸入星空一樣──
一瞬間,深月心裡浮現這種詩一般的感想。
不過,下一秒男子就朝自己倒下,深月嚇了一跳把人推開。
「等等,你幹什麼啊!住手……我要叫警察了喔!」
「不可以……我討厭警察……也討厭醫院……好可怕……」
靠在深月身上的男子用無力的聲音這麼說。
滿臉通紅的深月聽到這句話也愣住了,最後放棄掙扎。
「身體不舒服怎麼能說這種話?先不說警察,你應該去醫院比較好。」
「不要,我會怕……去醫院我會死……請不要叫救護車……」
深月目瞪口呆,因為男子開始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雖然以前也看過女生哭的樣子,不過,看到應該已經成人的男性哭,深月這還是頭一遭。而且,帥哥就算哭喪著臉,也還是帥啊!
「呃……那要怎麼辦?啊,我幫你叫計程車如何?」
「我無家可歸啊……」
「你有難言之隱啊?嗯……那果然還是得報警。」
「不要啊~我不是什麼罪犯啦……」
「你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啊……」
深月維持蹲姿聳了聳肩。
還是沒有結論。不過,他繼續倒在家門口也不是辦法。
「那個……可以給我……喝點水嗎……」
看著聲音沙啞的男子,深月很擔心,心想他是不是中暑了。
正當深月心想,是不是先不要管那麼多直接叫救護車再說,但又不想因此被怨恨的時候,男子接著說:
「過凌晨十二點就是我的生日了……沒有水也沒關係,請給我點什麼吧……」
「……什麼啊?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在要禮物嗎?在這種狀況下?
這個奇怪的請求,反倒讓深月放鬆下來。
「你生日啊?」
「對……就快滿二十五歲了……」
男子比深月還小四歲。聽到他的年紀,深月湧起一股同情心。
至少讓他喝點什麼吧……雖然有這種想法,但附近沒有便利商店,也沒有自動販賣機。家裡是平常就備有感冒時能喝的運動飲料,不過……
「……我知道了,我去拿飲料來給你。是說,你可以放手了嗎?」
深月對倒在地上仍抓著自己裙襬的男子說。
「不要丟下我……我不想一個人……」
「什麼啦!超麻煩的……呃,該不會是下雨了吧?」
一滴、一滴又一滴,大顆的雨滴落了下來。
遠方的天空傳來隱隱雷鳴,還瞬間出現閃電。
話說回來,今天本來就有颱風登陸。深月看著突然轉強的風勢,想起這件事。今天這一帶應該整晚都會狂風暴雨。
這種時候如果躺在路邊,不知道會怎麼樣……
「……那個,你能走到那裡嗎?」
幾顆大雨滴落下後,深月無奈之下決定帶這名男子回家。
這並不是因為被帥哥蒙蔽雙眼。
而是放著不管,這名男子就會倒在風雨之中。
在這種狀態下,實在沒辦法放著他不管。既然無法置之不理,那就趕快結束現在的狀況吧!
好想趕快躺在床上,抱著棉被睡覺……
這種心情戰勝了危機感。深月差點喝到掛的酒醉感似乎還很重。好累,煩死了,趕快收拾眼前的狀況吧,我已經累了……
「那個,我叫做桐谷,請叫我桐谷就好……」

酒喝多的晚上不小心撿到一個帥哥魔法師,還答應要和他契約結婚……這若不是某種新型詐騙,難道是戀情開始的預感?令人感動又捧腹的同居生活即將展開!

那一天,我遇見可以實現願望的神明大人

沖田円◎著

鎌倉八百萬骨董堂:初次見面!付喪神偵探

三萩千夜◎著

離別郵務課的送信人

半田畔◎著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

三萩千夜◎著

神居書店:回憶之秋

三萩千夜◎著

神居書店:越冬之花

三萩千夜◎著

小狐狸們開飯囉!稻荷神的員工餐

松幸果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