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一向不擅長與人來往的希美竟然在教室抽屜裡發現了告白紙條,更沒想到的是,寫紙條的人竟然是學校風雲人物瀨戶山潤!害羞的希美本來只想快點結束這場「鬧劇」,但面對瀨戶山真摯堅決的情書攻勢,卻開始對他有一點動心……


當我大腦當機茫然呆站原地時,背後傳來其他男生的聲音。瀨戶山同學和我同時轉過頭,那男生似乎正好從走廊盡頭的樓梯走下來,跑到瀨戶山同學身邊。經過我身邊時他和我稍微對上眼,我記得他是之前在鞋櫃那兒和瀨戶山同學在一起的男生。
「我到處找你耶,你幹嘛去了啊……喂,你幹嘛臉紅啊?」
「沒、沒什麼啦。幹嘛啦,煩死了。」
「啊?什麼?你幹嘛那麼慌張?發生什麼事了啦。」
他朋友嘻嘻哈哈地嘲笑他,但因為笑得太誇張了,瀨戶山同學煩人地揮開他。
我直盯著他們的背影,瀨戶山同學突然轉過頭來,這突發狀況嚇得我身體一顫,接著看見他的臉,心臟跟著用力跳了一下。
他的臉,紅得如夕陽。
就連站得稍遠的我也能清楚看見,雖然用手遮住臉,但他連耳朵都紅透了,根本無法完全遮掩。
他立刻轉身朝前方走去,我的視線無法從他的背影移開,原來他也會臉紅成那樣啊。
這種出其不意也該有個限度啊。
我的臉也開始發熱,雙手貼上臉頰。為什麼會變得那麼紅啊?那張臉是怎樣?為什麼會露出那種表情?
因為看見他令人意外的一面,讓我心中有點苦澀。
不可思議的心情不斷膨脹壓迫胸口,心臟像被握緊般痛苦,但我完全沒有討厭的感覺。
現在,瀨戶山同學臉上有怎樣的表情呢?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心想,真希望他可以再回頭一次。
……但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這樣想著,看了一眼門前的意見箱。「該不會?」我拿起意見箱搖一搖,箱子傳出有東西的沙沙聲。
我之前從意見箱拿出瀨戶山同學的信時沒其他東西,也不太可能是這幾天有誰放了什麼。我打開箱子背蓋,拿出裡面的紙張。
那是摺得小小的活頁紙。
我邊自問為什麼會心跳加速,慢慢打開。

對不起,我太冒失了
不,那也是我的真心話!
至少從朋友做起也好
因為不了解而拒絕我
這理由讓我沒辦法放棄

希望妳能了解我

「這什麼啊?」
我忍不住大聲驚呼,還想著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果然是來放信的。剛剛上課時已經拿到他的回信了,沒想到他會接連回信,而且還特地在中午來放信。大概相當焦急吧,文字也很潦草。
紅透的臉和這封信。兩件事重疊後,讓我心頭騷動,臉頰也不自覺露出笑容。
替自己圓場的「太冒失了」和無比真誠的「真心話」。
急忙寫下的文字與傳達出他拚命感的這段話,讓我對他稍有改觀。
我確實不了解他,不想了解,也沒想過要了解。但是……
「我沒辦法放棄」
好直率。全部。被告白會明白拒絕,當自己喜歡上時直線前進。他應該是順從自己心情行動的人吧。
總覺得,好可愛喔。
「從朋友做起也好」
「朋友」是指怎樣的關係啊?我雖然會和男生說話,但沒有能稱得上朋友的人,所以想像不太出來。是和女生一樣,交換聯絡方法後聊些無關緊要的內容,在學校碰見時互相打招呼,站著聊天之類的嗎?我把平常和江里乃、優子做的事情套用在瀨戶山同學身上想像後,立刻覺得根本辦不到。在大家面前要好地聊天,就和交往沒兩樣啊。這樣絕對會傳出奇怪的謠言,而且我也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
當朋友也有難度耶。
但是,我對瀨戶山同學……稍微產生了一點興趣。我想要多看一些我不知道的一面,我想要——了解他。
從口袋中拿出自己剛剛寫的回信,打開。寫著「對不起」的回應,只要把這個交給他,大概就會斷絕和他的往來吧,再也沒有機會了解他。
「結果……這也能算是隨波逐流了吧。」
也想過揉成一團丟掉,但如此一來,瀨戶山同學的信也會變成垃圾。
我看著活頁紙一段時間後,把自己寫上回應的部分撕掉。
只留下瀨戶山同學的文字,工整地摺好放回口袋中。

那請讓我們從朋友開始做起。
但我不太喜歡傳出謠言
所以現在還別碰面說話,
可以只寫信嗎?

我接下來
也會把回信放進鞋櫃裡

我有一點好奇
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我隔天也一大早到學校,偷偷把回信放進瀨戶山同學的鞋櫃裡。
原本想要用昨天的活頁紙接續寫下去,但感覺寫在撕一半的紙上很失禮,最後還是用信紙,淡粉色的信紙,彷彿我現在的心情。
從一早開始,我的胸口無比嘈雜。
又不是交往,只是普通朋友,而且還是僅限書信的朋友。
雖然想著提出那種條件會不會讓他不開心,但這是我現在竭盡全力最真實的心情,不管怎樣都不能拿掉。我也不知道光靠書信往來能否了解他,但比起就這樣結束要來得好。
不想受到旁人關注也是原因之一,如果被身邊的人調侃,我可能會在了解瀨戶山同學前先逃跑。只靠書信往來,我才能不緊張地慢慢思考回覆。
想要一點一滴,慢慢地,不需要在意身邊目光地去了解他。
如果瀨戶山同學不願意,那也沒有辦法。
我能聽見自己心臟「噗通噗通」跳不停的聲音。
瀨戶山同學會怎樣回應那封信呢?會以疑問句作結,想著就算他不開心,也會回信給我吧。
不管什麼反應都好,希望能得到他的回應。

瀨戶山同學當天就回信了。
放學後的意見箱裡,有一本比手掌還小的全新筆記本。他大概特地選了可以投進意見箱口的大小吧。我曾看過這種筆記本,應該是他今天剛到學校合作社買的。
翻過頁面,瀨戶山同學的字出現在第一頁上。

我明白了!

今後請多多指教

我當然知道妳的名字啊(笑
松本 江里乃 對吧?

原來,這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內心萌生情愫的希美,該如何面對原本不該屬於她的愛情?
從謊言開始的愛情,又將會在哪裡結束呢?

看得見謊言的我,愛上了不說謊的妳

櫻井美奈◎著

致深愛妳的那個我

乙野四方字◎著

致我深愛的每個妳

乙野四方字◎著

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

櫻川咲渚◎著

你在這裡,能呼吸嗎?

竹宮ゆゆこ◎著

Dear

深澤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