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

數十種可能的劇碼,在她腦海裡上演了幾百次。 郭皓恬靜靜地坐在角落的白色沙發椅上,聽著眼前的一片混亂,丈夫醉酒的胡言亂語。度假村的人們七手八腳地將他抬上床,誰都能感受到這一屋子的寒冰之氣,老師真的喝得太醉了,而且時過午夜,不怪師母氣得臉色發青。 「辛苦了。」郭皓恬起身,依舊高傲婀娜地朝服務人員道謝,「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會不會,應該的。」年輕男孩的聲音尷尬說著,「我們要不要弄點醒酒液過來?」 「沒關係,他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郭皓恬自然地關切,「其他人還好嗎?」「其他人?」男孩們話語裡明顯地錯愕。 「與他一起喝酒的人啊,大家都這麼醉的話,你們先去照顧別人吧?」 幾秒中的靜默,是男孩們正在面面相覷,「不,沒關係,因為不知道老師跟誰在一起耶……」郭皓恬努力地保持高雅的笑容,「我以為是有人跟他開會,問他問題後相談甚歡才喝開了呢!」 「呃,是、是嗎?我們不清楚耶!」男孩尷尬地搔了搔頭,「餐會八點半就結束了,大家也都陸續離開,那之後老師去了哪裡、跟誰喝酒我們都不清楚!是剛剛老師突然在外頭大聲說話,我們才發現呢!」 「對不起,我沒想到他會喝得那麼醉,竟然失態了!」 郭皓恬覺得她的世界在剛剛那瞬間崩毀了。 什麼叫做有事請教?八點半就結束的餐會,他去了哪裡?跟誰見了面!筱月是十點時來告訴她紹順會晚歸的! 她忍著不讓風雲變色,好聲好氣地送走幫忙將高紹順抬回來的小夥子們,她必須拚命深呼吸,才能壓下想尖叫的欲望。 仔細聽著送他回來的人們,她又察覺到不對勁──負責他們的甜美女孩呢? 「筱月沒有跟來嗎?」她沒有聞到香水味,也沒有聽見足音。 「筱月?」男孩們一愣,大家忍不住笑了起來,「喔,老師的秘書啊!」 超可愛的,每個男生都在討論她。 「秘書?」郭皓恬蹙眉,「她不是你們的工作人員嗎?負責我們的!」 「咦?不是喔!我們唯一的女性是主管,叫王姊。」男孩們飛快地搖頭,「可是她說她是老師的秘書啊!」 開玩笑,他們之間哪有那麼正的正妹啦! 老師的秘書?郭皓恬才不可思議,從來他們是沒有帶任何助手出門的!何來的秘書? 「筱月親口對你們說的?」郭皓恬不動聲色地反問。 「嗯,你們一來她就先自我介紹了……怎麼了嗎?」男孩們自然察覺不對勁。 「不,沒事……可能是我誤會了。」郭皓恬努力擠出笑容,「晚安,謝謝各位。」 「晚安。」 緩緩將門扣上的那瞬間,郭皓恬真的覺得她快沉沒了! 她用深呼吸壓抑情緒,轉身用顫抖的手一一摸索門鎖,一道道地上了鎖,再走到窗邊,將窗簾穩當地拉上,不讓外頭透進一絲光亮。揪著窗簾的她,覺得自己都要站不穩了,回首看向鼾聲依舊的丈夫。 你,跟誰在一起? 她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不知道,黑暗的世界裡她只有他,完全的信任下,他卻騙了她! 跟什麼人在一起、跟誰見面,她像個傻子一樣渾然不知! 「高紹順,你是不是騙了我?」郭皓恬坐上床沿,俯身試圖撫摸丈夫的臉龐。 「嗯……」高紹順渾身發熱,不適地揮開了她的手。「熱!」 「筱月是你的秘書?秘書?」她不客氣地搥著他,「你……」 香水味。 顫抖著收手,她趴上丈夫的胸膛,一路嗅聞往上,他身上的香水味比下午更濃烈了,衣服、肩頭、頸上,甚至連髮梢都有不屬於她的香氣! 「筱月是誰?」她忍不住哽咽起來。 「筱月……」像是應和她般,高紹順喉間也溢出了這個名字,「好聰明……」 「漂亮嗎?」 「漂亮……又年輕……」咂了咂嘴,高紹順想要側過身去,但被郭皓恬壓著不好翻。 淚水滑落了那再也看不見的眼眶,郭皓恬受不住緊握雙拳,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堅信的東西,一開始就不存在! 她顫抖著撫摸丈夫的臉,她明明可以感覺到凹凸不平的疤痕,但是否並非如她想像的、是他形容的那樣面目全非? 她的想像一直都是來自於他的形容啊,她也從來沒有問過別人:紹順是不是真的毀容得很嚴重? 她想起每一次演講時,出場時眾人的錯愕,是否根本是因為高紹順的臉沒有毀掉大家才會驚訝?而每當他提及自己的臉如惡魔般嚇人時,台下總是爆出如雷掌聲,有人會高喊:「老師,你很帥!」 她以為的玩笑話或場面話,結果其實是真的嗎? 他在數次的整型後沒有如同他形容得嚇人,還有張可以稱之為帥的臉孔?然後他再背著她,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一個兩個三個,短髮的圓臉的,甚至還堂而皇之地以秘書的身分帶在身邊! 她為了他,可是犧牲了一雙眼睛、交付了一生的愛啊! 「高紹順,」她哽咽地伸手打著他的臉頰,「你給我醒醒,我要你一句交代!」 「唉……」高紹順喝得太醉,迷迷濛濛地無法好好回答她,手亂揮亂打,氣得郭皓恬握住他的手阻止他。 「你醒……」她握住丈夫的手,陡然一驚──戒指呢? 郭皓恬驚恐地摸著高紹順的每一根手指,左、右手,每一隻都仔細地摸索,他們的婚戒不見了! 他把婚戒取下了? 高紹順雙眼都沉重勉強地微睜,「皓恬?」 「我要你一句話,我算什麼?筱月又是誰?」瞪著他的臉孔,心如刀割,「我們的……戒指呢?」 高紹順瞅著她,驀地噗哧一聲笑,又闔上雙眼,這次整個人直接轉過了身,「筱月……聰明,懂好多……」 「你剛剛是跟她在一起嗎?還騙我什麼研討會?」 「討論……她什麼都懂,什麼都會……」 最可怕的是,筱月還冒充工作人員,假藉研討會的名義,堂而皇之地來到她面前為丈夫爭取晚歸! 「你為了她……喝到爛醉,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郭皓恬忍不住哭了起來,「你承諾過我,一輩子不分開,就算留我獨處也絕不在十點後回來的!」 「唉……」高紹順揮了揮手,看似帶著不耐煩。 「高紹順!」郭皓恬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一拳一拳地落下,但是爛醉如泥的高紹順不會醒,也沒時間醒。 他正做著美夢,今晚聊得暢快,好久沒這種感覺了! 他愛妻子,但不得不說皓恬的犧牲在某種程度上對他而言是一股壓力,無一遺漏地照料深怕她受傷,言行舉止的留意是以防看不見的她多心!雖是壓力,但他甘之如飴,因為皓恬為他犧牲太多了! 只是高壓下的生活,他偶爾想要一點點的放鬆。 度假村的工作人員是個甜美的女孩,下午雖曾發生小小的尷尬,但爾後的專業還是讓他能以平常心面對;筱月在餐會中跟他提起會後想耽誤他一點時間,討論他的書,他是婉拒的,因為他與妻子有過承諾。 沒想到筱月如此貼心,她還特地幫他跟皓恬說明此事,表明可能會晚點回去,讓他更意外的是,皓恬竟大方地讓他們儘管聊,晚歸沒關係。 他們沒去其他地方,就在餐廳旁的小廳聊,筱月準備茶跟酒,一開始他謹守禮節喝茶聊天,但沒想到與筱月對談之後驚為天人,她的所見所聞早已超出了她的年紀,見識極廣,更勝於他!他們天南地北地聊,聊見識、聊觀念、聊旅遊,她甚至能讀出他書中深藏的含意,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是個令人激賞的女孩。 接著開始喝了點酒,他自己也不記得喝了多少,他只知道……筱月提起了極光,那美麗的極光,他想帶皓恬去看。 就算她看不見,他也想跟她一起欣賞醉人美景。 「對,極光……極光好!」高紹順又翻個身,「我們一起去!」 他翻過身,正巧面對了椅子上的郭皓恬,她滿臉淚痕,心如死灰。 她賭命愛上的男人,犧牲一切交付的男人,原來一直都在欺騙她、背叛她。 緩步走到床邊,郭皓恬拿起了那瓶擴香瓶,一枝一枝地將擴香棒抽起,搖晃瓶裡的精油…… 「你不該對不起我的。」 她能給出去的,也能討回來──噗嘩! 無聲的一枚戒指順著倒出的精油落下、彈上了高紹順的胸口、落上了床,下一秒淹沒在精油裡。 無聲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