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干你啥事?

從小到大,我對於打扮這件事特別有興趣。我常常把衣櫃裡同款的衣服找出來,混搭出不同的風格,一個人對著鏡子沾沾自喜。 我媽阿玉每次看到我,常會不解地問:「為什麽妳要穿褪色衣服?這件破掉的牛仔褲需要幫妳補一補嗎?」或是問我:「妳的上衣是縮水了嗎?怎麼ㄉㄟQQ(台語「很短」)?」 反正她對於刷色衣物、丹寧布料、短版上衣的理解,統統都是瑕疵品。但她畢竟是生養我的人,了解女兒愛打扮、愛漂亮是天性。 據說我小時候奶嘴戒不掉,大人們試過了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包括在奶嘴上沾醬油、加辣椒,我就是無法跟奶嘴分手,最後是姑姑靈機一動,對我說:「只要妳兩個禮拜不吸奶嘴,姑姑就買新衣服給妳!」為了擁有新衣服,我立刻就跟奶嘴說再見了。從以上這個例子應該不難了解,本人就是喜愛那些美麗的衣服,常常把五顏六色誇張地穿在身上。家門外的空地、溪流旁的小徑,都是我的時尚伸展台。 隨著年紀增長,我的服裝用色和款式也越來越大膽,在思想淳樸保守的小村落,哪裡容得下奇裝異服的少女呢?看到我的耳朵穿了兩三個耳洞,裙子長度落在膝蓋五公分以上,上衣寬鬆貼身……自然成為左鄰右舍們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 當時的我年紀輕,玩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理會那些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喔~對了,那時流行厚底鞋,我也很愛穿,有天我踩著高高的厚底鞋去找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一路上,我還小心翼翼地避開地上的石子,以免摔倒。 到了她家,兩個小女生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回家前我主動邀請玩伴這個週末一起去逛街,她也興高采烈地去詢問爸爸的意見。 伯父大概不知道我就在隔壁房間,我從半掩的木門中聽到他說:「妳不要跟那種女生玩在一起,她風評很差,ㄏㄧㄠ機機(三八的台語),聽說她都跟不同的男生睡覺。爸爸跟妳說,妳看著,她肯定國中還沒畢業就會大肚子……」 我很疑惑,那些「聽說」到底是聽誰說的?讓他可以像是算命師一樣,鐵口直斷地說著我的未來。 莫名其妙地,愛美的我在大人的眼中變成了叛逆的不良少女。村子裡的婆婆媽媽們開始造謠說我跟男孩勾肩搭背走進了旅館。當有人說妳有問題時,妳可能會忿忿不平地說:「你才全家都有問題!」但是當不止一個人這樣說時,大家也就信了。就連知道我愛打扮的阿玉,也懷疑起自己的女兒,時不時就叮嚀我別出去丟臉。耳朵硬的我,一句話都聽不進去,依舊沉浸在盡情打扮的世界裡。阿玉氣炸了,為了別讓自己氣到腦中風,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沒看到。 從小到大,喜愛穿搭這件事,無論旁人怎麼說,我就是無法妥協。 因為大學就讀餐飲科系的關係,畢業後大部分的同學都從事餐旅業,我也不例外。來到英國後,我也想找份餐旅業的工作,只是我那幼幼班的英語口說能力,去飯店也只能做房務的工作。房務工作需要大量的體力勞動,我太了解自己是個草莓族,一定做不來。 對服裝的熱情始終不減的我,最後開啟了選物人生;白話一點講,就是代購啦!我發現自己的穿搭在粉絲專頁曝光後很受女性網友的好評,於是開始挑選一些商品在網路上開團販售。對於審美眼光還算有自信的我,會挑選有質感的衣服,不一定是精品,但一定是自己喜歡的。令人開心的是,這些商品幾乎都賣得不錯,這也讓我在競爭激烈的網購市場中殺出了一條血路,擁有屬於自己的小小事業。 成立粉絲團後,常常會有網友詢問我,「我有想做的事,但大家都說不好,我爸媽也不贊成,我應該堅持下去嗎?」、「我想要出國打工度假,但所有人都說這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我該怎麼辦?要怎樣才能像妳一樣勇敢呢?」 我從來沒有想過,像我這樣在批評和反對聲浪中長大的平凡人,竟然會有人認同我,把我當作心靈導師。 但想想,這就是人性吧!人都有從眾性,當所有的人都說A選項比較好,就算你內心喜歡的是B選項,也不免會感到猶豫。其實,只要不傷害他人與自己,對於那些想要做的事,有什麼理由不去做呢?就算失敗了又如何?跌倒了就爬起來,覺得痛的話就放聲大哭,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就算所有人都說你是錯的又如何!很多事情,不走到最後一步,誰都不能說你是錯的,你也無須跟別人爭論,就留給時間去評斷吧! 話說當年那個說我國中沒畢業就會懷孕的同學父親,他的兩個寶貝女兒很年輕就懷孕,因為肚子被男生搞大了,不得不下嫁對方。在這個思想開放的現代社會,未婚懷孕不是問題,但是他卻被自己的女兒打了個響徹雲霄的巴掌。想起他當年斬釘截鐵的「預言」,你們說,我還需要花時間辯解嗎?
—馬克太太的毒雞湯—
那些指責你的人們,
有時只是因為自己缺少嘗試的勇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