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前請詳閱產品說明書 啟動時請留意周圍好評擁簇 運轉中請小心零件隨書掉落 使用後請參考同系列產品選購 Facebook Instagram
新書上市79折 好評熱賣中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讀冊 
三民 皇冠讀樂網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這不是恍神,也不是應天命降生,平凡的札幌刑警鈴木勢太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一台掃地機器人!他隱約記得,自己不久前被一台車子撞飛,沒想到醒來後變成了這副模樣。

但眼前的景象,卻讓勢太沒空思考自己到底是死是活、真身又在哪裡?因為一具屍體正躺在他的面前。更重要的是,遠在30公里外的小樽,與勢太同住的外甥女朱麗一旦失去他的陪伴與保護,隨時可能被家暴繼父賀治野搶走。

勢太盤點了現有能力,試圖將掃地機器人的功能發揮到極致:時速1.8公里、支援語音操控、具伸縮手臂、可連接wifi……一場深夜的即刻救援行動就要展開。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前方除了血淋淋的屍體、重重的高牆,和宛如天堂路般的國道,還有神出鬼沒的自行車、無差別破壞的小孩,以及行動難以捉摸的老人家……

究竟勢太能否擺脫命運的作弄,順利殺出重圍,並成功拯救朱麗?
明明是充滿感動與淚水的故事,但想起家裡有一台叫淑芬的掃地機器人後,反而很擔心淑芬裡面會不會躲著一個大叔……
──【作家】八千子

沒想到掃地機器人不但是人類的好幫手,還能變成名偵探?!看似荒謬且不可思議的情節設定,讀來卻是暗藏洋蔥的故事內容,讓人時而爆笑,時而揪心,完全陶醉其中。以掃地機器人的視角來解謎與辦案,實在太絕妙了!
──【日劇劇評】雪奈

不會說話的掃地機器人辛勤工作時,你知道它在想什麼嗎?這是前所未聞的「偵探破案機」:善良警察只能透過這台現代家事版R2-D2去偵探破案。看完後,你會發現:原來外型可愛的家電,也能成為馬蓋先的瑞士刀。
──【影劇評論臉書專頁】重點就在括號裡

啥?以日劇跑姿勢飛奔保護市民的熱血警察有什麼稀奇……不,「他」是一台由警察靈魂附體,時速1.8公里,不小心就被水溝蓋卡住翻車的掃地機器人!乍看之下日常的劇情,卻被添田信加入一個設定,便翻轉為日本警察小說史上最爆笑的名作!這輩子第一次覺得掃地機器人怎麼會這麼可愛!製造商快打電話跪求老師繼續業配下一位腦洞大開的家電警探!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推理評論家】喬齊安
日本Amazon讀者★★★★盛讚好評!
【知名團購企業家】486先生 陳延昶、【作家】八千子、【影劇評論臉書專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日劇劇評】雪奈、【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推理評論家】喬齊安、【作家】護玄 神好用推薦 ●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某天早晨,從不安的夢中醒來一看,鈴木勢太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台小機器。

——若以小說風格來表現,會是這樣嗎?
以體感時間來說,應該過了好幾個小時,我才在幾乎是悟道的境地之中,做出了這個結論。
不,正確地說,若是以「醒來一看」為基準,這個「發現」並沒有前述的那麼明確。
[早安——咦?呃——怎麼回事?]
想要睜開眼睛,卻未能如願。眼前只是一片漆黑。
[怎麼搞的?喂……朱麗!朱麗!]
想要呼叫唯一一個家人,也發不出聲音。試圖發出的話只是在腦中打轉。
困惑了片刻之後,我設法鎮定心神,將意識轉移到自己的現況,能夠感受到的,就只有細微的「聲音」而已。
是疑似遠方有汽車駛過的引擎聲、像是街頭廣告車的廣播聲。從感覺來看,這些聲音似乎是隔著玻璃窗傳來的。那是日常生活中過度熟悉的聲音,從一開始就自然融入周圍,但重新集中意識去感受,似乎就是這類聲音。
那麼,這裡是室內嗎?不過感覺和自家的環境音截然不同。
我感受這些動靜,漸漸地在無意識中清醒過來。更進一步集中意識之後,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體十分異常。
手腳使勁,也毫無反應;想要睜眼,也張不開眼皮;刻意去掃描全身,也一片木然。
即使如此,我仍拚命驅動感覺去活動身體,結果在沒有活動手腳的感覺下,發現在全然陌生的奇妙被動感中,自己的身體移動了。然而移動也很快便隨著某種難以形容、類似毛毛的反應停下來了。接著又以最緩慢的速度移動,「叩」地撞上了某些東西,再度停止。
[搞什麼啊?]
莫名其妙到腦中忍不住響起假關西腔吐嘈。就是如此陌生、生平頭一次經驗到的感覺。
我收起移動的欲望,決定先好好審視現狀。
以常識來看,動物都有「五感」。而現在的我,明確具備的好像就只有五感當中的「聽覺」而已。
想要發動「視覺」,接收到的也只有「漆黑」,似乎並未作用。
「味覺」和「嗅覺」雖然無法明確掌握,但似乎完全沒有。
至於「觸覺」,頂多就只有剛才在自己不算長的人生當中首次經驗到的類似「毛毛」的奇妙感覺,看來只能承認,做為一個人,或者說做為動物,並非正常的狀態。
再次試著發聲,一樣沒有成功。
冷靜,先冷靜下來。我安撫自己,試著發動「五感」以外的感覺。
不是「第六感」這類厲害的東西。我決定依靠純粹的意識、思考,更具體地說,就是記憶。
我是鈴木勢太,性別男,三十三歲,未婚但育有一女。職業是警察官。任職於北海道札幌方面西方警察署刑事課。
嗯,記憶很正常。
大學畢業後,我進入警界服務,有著種種經歷,直到現在——
[嗄?]
想到這裡,我總算想起了不明白怎麼會遺忘至今的重大事實,感到冷汗淌下背脊(雖然完全只是形容)。

我——為了調查手上的案子,正來到小樽市。
走在市中心的人行道上,即將來到十字路口時,我察覺了異狀。不遠處的馬路上,一輛白色轎車正以驚人的速度朝這裡直衝而來。
我當然想要閃避,然而那輛車的前進方向,一名老太婆正慢慢地走到我伸手可及之處。
「危險!」
我不假思索地飛撲過去,撞開老太婆。緊接著,一陣無法形容的撞擊席捲了全身。
茫茫然地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倒在路上。
白色轎車就停在眼前,持續發出刺耳的引擎聲。車子撞在電線桿上,車頭夾住一名西裝男子。男子呻吟不止,然而催油門的引擎聲卻一再響起。駕駛座上,白髮男子的頭正上下搖晃。
混蛋,你在幹什麼!把腳從油門移開……!
我想要喊叫,卻發不出聲音,眼前逐漸變得一片白茫茫。
意識緩慢地遠離……

這是我感覺才剛發生不久的最新的記憶。
也就是說——難不成——不,我實在不願意去想,但……
[難不成我已經死了?]
從「五感」當中有「四感」都失常的現況來看,這似乎是相當順理成章的結論。假設在那場意外當中,我就此失去意識,撒手人寰,也完全合理。
但仍然留存的「聽覺」以及「思考」和「記憶」,實在是太過清晰了。
現在仍在遠方響起的行車聲,以及某處慢悠悠地廣播的資源回收車聲,這實在過於一如往常的日常,教人忍不住對剛剛做出的悲觀結論啞然失笑。
假設我還沒死——
[那麼我人在醫院病床上嗎?]
那場記憶猶新的意外造成重創,使我失去了「四感」,甚至無法認識到自己躺在病床的事實嗎?
這個假說似乎相當可信。
自打出娘胎以來,我唯一的優點就是身強體壯。假設這個假說是對的,那麼這是我生平頭一次受到這麼嚴重的傷勢,並非醫療專家的我,無從想像自己的「四感」現在怎麼樣才算是對的。只有「聽覺」正常發揮,其他感覺全無,或是有強烈的不對勁感覺,這些是否都是可能的現象?
[——不對。]
——雖然非常渴望如此下結論,卻有個感覺大唱反調,那就是「觸覺」。
雖嫌嘮叨,但觸覺的感受和原本實在相差太遠了。
完全沒有碰到任何東西的感覺,在試著移動的意志之後,是不知道源於何處的、傳達「正在移動」的古怪信號還是什麼的感覺。還有,似乎在撞到東西之前會預先通知的「毛毛」的反應。
目前感覺到的就只有這些。人躺在床上,會有這樣的感覺嗎?
[難道是那個?其實只有腦中幻想在移動,而有了奇妙的虛構觸感?]
我再次在心中想要移動。
確實,又有移動的感覺了。很快地,隨著「毛毛」的反應停住,接著又以最緩慢的速度移動,「叩」地撞到什麼東西,再次停止。
這段期間,遠方仍持續傳來日常生活的各種聲音。
這教人不解。移動的感覺其實是幻想,聽見的聲音卻如此真實,這種事有可能嗎?
我煩惱了一陣,很快地放棄思索這件事。
以目前這狀況,無從做出結論。我能夠做到的只有思考和回想、聆聽周圍的聲音,以及分不清是做夢還是現實的移動感覺。只憑這些,實在不足以做出判斷。
但是我能夠做的,幾乎就只有思考而已。只好思考了。無法解開任何一個疑問,感覺好像會把人慢慢地逼向瘋狂。
疑問太多了。
除了我是生是死以外,還有許多疑問。
[今天是幾月幾號,現在幾點?]
[這裡是哪裡?]
[女兒朱麗怎麼了?]
其實最後一個問題最為迫切,但以目前的狀況,實在不可能得到答案。應該定下心來,從有望解決的問題逐一攻破才對。
[這裡是哪裡?]
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外面傳來的聲音猜到。
我將希望寄託在唯一管用的感覺「聽覺」上,努力側耳聆聽。
[這裡是哪裡?]
[是哪裡?]
[是哪裡?]

我是在作夢,還是產生幻覺?不對,我的感官似乎還是存在的,除此之外卻無法發揮作為「人」的其它正常功能。連現在身處何方都不知道的我,要怎麼自如地移動呢?女兒朱麗隨時處於危險之中,我能再次見到她嗎?

等等,前面好像有個龐然大物傾斜著,看這個形狀該不會是……?!
  • 壞姊姊

    渡邊優◎著

    定價:340元
    特價:79269
    放入購物車

  • 竊取本書者將會…

    深綠野分◎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放入購物車

  • 逃亡小說集

    吉田修一◎著

    定價:340元
    特價:79269
    放入購物車

  • 反蘇格拉底

    伊坂幸太郎◎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放入購物車

  • 不可以

    道尾秀介◎著

    定價:420元
    特價:79332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