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蘋計畫  
羅蘋計畫
I 、密告

平成二年洶Q二月八日晚上,巢鴨──
『喂!公主,妳在犯案現場要怎麼小便呀?』
女記者剛從廁所回來,洪亮且粗野的聲音貫穿了筵席,捕捉著她的背影。
『討厭!』
一個期待中的開朗回應,學生頭的女子猛然回頭,討人喜歡的下垂眼立刻找出這個失禮的聲音來源。『署長迭I真討厭!』她瞪了上座的後閑耕造。她的表情中一半是她應有的憤慨,一半則是帶著被人調侃的喜悅。
後閑搖晃著他那三角瓶般的龐大身軀,發出豪爽的笑聲。早已酩酊大醉的他,說話也變得毫無保留。女記者嘟著嘴,後閑以誇張的手勢要她到自己身旁,繼續調侃說:『來吧!尿都撒出去了,該補充囉!』
人稱『公主』的國領香澄早已習慣這樣的場合。她也當仁不讓,勇猛地喝下半杯冷清酒,接著立刻要對方回敬。
『來!喝吧!這次換性騷擾署長上廁所囉!』
『性騷擾?妳是說關原嗎??幹嘛提到別家署長?』
他一臉認真地反問女記者,這只能說是他太大意了。香澄開心地手舞足蹈,逮到機會口齒伶俐地消遣署長說:『不懂性騷擾還當什麼署長啊?性騷擾就是好色的中年男子戲弄花樣年華的年輕女子,這裡不就有個性騷擾男子的範本嗎?』
時間已過了下午十一點,尾牙宴正漸入佳境。
管區幹部和跑社會線的記者交雜在一間不甚大的和室宴會廳內,把房間擠得水泄不通。通常這一個時刻該是一行人前往第二家、第三家店的階段,然而這一天傍晚,一輛卡車輾斃了兩名補習回家途中的小學生,而且肇事後逃逸,無奈之下,這場尾牙只好暫告流會。會計課長為這場尾牙勞心勞力,或許是上帝聽見了他的祈求,漏洞百出的臨檢竟然輕輕鬆鬆逮捕了肇事駕駛,輾斃事件也就此迅速破案。
歷經一番波折後,遲了兩個小時,尾牙總算開始了。這算是因禍得福吧!大忙一場之後的欣慰,以及潛在的同業意識,今晚格外拉近了管區幹部與記者之間的距離。平時雙方總愛爭論人權、代用監獄等無法達成共識的議題,唯獨今晚一切休戰,發揮難得一見的默契,處處可見圓滾滾的背影勾肩搭背,醉得搖搖晃晃,猶如一波波海浪。有人拿起啤酒瓶當麥克風,兩個男人高歌男女對唱曲;有人順著醉意比腕力而青筋暴露;有人相互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頻頻點頭,彷彿一場親密夥伴之間的酒宴。
會計課長坐在末座露出滿心歡喜的笑容,這時一名清醒的年輕刑警掠過他的背,沿著牆壁躡手躡腳、靜悄悄地靠近上座。然而在座個個爛醉如泥,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的出現。年輕刑警掌中緊握著一張沾濕汗水的紙條,來到酒桌的死角,輕輕攤開在後閑的大腿前。 『嗯?幹嘛?』
刑警不回答,將視線投在紙條上。後閑遺憾無法繼續與香澄嬉鬧,但又以莫名清醒的腦袋順從了刑警的視線。
──什麼?

有關十五年前的女教師自殺一案
可靠消息表示他殺嫌疑濃厚
煩請盡速回署

紙條上草草記下了大致狀況,只有聊聊幾個字,但反倒凸顯了它的嚴重性。
訊息以同樣的方式擴散到筵席上的各個角落,傳達給負責辦案的每個警官。香煙煙霧無處可去,在白煙彌漫的空間裡,恢復了神志的眼神兩個、三個相繼交疊。
後閑首先有了動作。為了不讓人察覺,他悄悄在腦中數了幾秒,若無其事地離開聊天的圈子,接著以突破敵營的心情直衝沾有水漬的紙門。
──好死不死,怎麼發生在今晚呢。
後閑將酒席的喧譁緊閉在他背後,嘆了一口夾雜了焦慮的嘆息。『警察和媒體是同一輛車的兩輪』,這是他一貫的想法。只要雙方適度地發揮各自的功能,即能天下太平。但一旦有一邊輪胎胡亂轉動,便會失去平衡,招致社會動亂。警方的秘密行事煽動媒體搶獨家的競爭行為,近來確實造成許多膽大妄為的記者做出誤報或是虛報的行徑。最近警察與記者的聯誼會已經鮮少舉辦了,然而後閑依舊專心經營這一層關係,儘可能拉近媒體的關係,只希望利用文字或電子媒體的力量,打通官民之間的隔閡。警察與媒體之間,存在著無可救藥的勾結與反目成仇的畸形架構,這樣的關係老早就發霉發臭了,他有時也會自嘲自己想得太天真。然而那些有後台撐腰的傢伙們,戴著溫和的假面,陰險地企圖操作媒體。一想到這裡,他心中不由得萌生一股使命感:我們這些從巡查?一步步爬上來的警官,怎能放手不去經營這層關係呢?

                              ─ 本文摘自推理謎系列《羅蘋計畫》TOP


Copyright (C)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27168888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屬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
非經本公司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Copyright (C) 2002 CROWN CULTUR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Unauthorized copying and reproduction is prohibited. All trademarks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respective hol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