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期 發報日期:2003.09.02
 
 

嗨,各位好哇!歡迎進入『哈利波特月』!時序一跳進九月,你是不是也像麻瓜主編一樣茶不思、飯不想,一心期待著9月29日快點來臨呢?

《哈利波特》第五集中文版《鳳凰會的密令》以火速的時間推出,真是造福大眾,而各家網路和實體書店更是卯起來提供預購的服務,各種優惠也不一而足。據麻瓜主編派出貓頭鷹大隊打探到的消息,預購才開始不到幾天,就已突破第四集的預購紀錄了,果然,哈利波特的魅力真是『麻瓜無法擋』!

當然啦,麻瓜們更加關心的是《哈利波特》第五集還會秉持『優良傳統』,在全面上市的前一天舉行限量精裝版的首賣會嗎?據麻瓜主編掌握到的可靠消息來源指出,這一次因為新書出版進度一下子提前了三個月,就算魔法部的同仁們都像蕭姊姊一樣每天只睡一小時,好像也變不出那麼多魔法,所以限量精裝版的首賣會將無法舉行了。但是,麻瓜們先別失望,另據秘密管道傳來的消息,或許大家可以期待限量預訂的《哈利波特》第一至五集豪華精裝典藏版在年底前推出喔!

嘿嘿嘿,上面東拉西扯的寫了這麼多,可是看樣子麻瓜主編想要再矇混下去也不行了,最近不但被狗仔隊駐守在自家大門口,還遭到哈迷們咆哮信的狂轟猛炸,所以麻瓜主編冒著被催狂魔盯上的危險,從這期開始一定要秀一下上回潛入編輯部的『戰利品』了,呵呵呵,這可是第一手的新書內容喔,保證讓大家Harry Harry!喔,錯了,是Happy Happy!

 
 
 
《哈利波特 ─ 鳳凰會的密令》中文版秘密大曝光!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你是不是真的在乎我?』麻瓜主編當然在乎,所以哈迷們趕快擦亮眼睛,最熱騰騰的《哈利波特》第五集《鳳凰會的密令》中文版來囉!

今年全世界唯一的閱讀焦點!書評首先一致叫好:
【好書情報雜誌】:『羅琳的確是說故事的高手,總是有層出不窮、讓讀者驚奇不已的新鮮玩藝;但她最厲害的本事,是成功的讓哈利邁向成熟,從一個飽受欺淩的瘦弱小男孩,變成一個憤世忌俗的青少年。看哈利向偽善的成人世界開火!讓你無法放下的好書!』

【英國衛報】:『若用一句話來簡述哈利波特第五集,那就是:「一個吻、一個死亡和一個秘密。」……第五集的出版在在證明了,羅琳真是個很難不讓人喜歡的作者……她是真正高明的系列小說作家,書中交互穿插的回顧與線索,關係錯綜複雜的新舊人物,佈局精妙!』

【圖書館期刊】:『本集的精髓在於一名年輕巫師在情感與認同之間的掙扎……哈利的成長蛻變,使得這個以魔法和神秘著稱的故事,更加豐富引人!』

看完好評,再看麻瓜主編用力掙脫『全身鎖咒』,端出剛出爐的新書文案:

五年級的新學期要開始了,分類帽卻發出了警訊:
仔細聆聽我的歌曲,切莫心有旁騖!
雖然我必須執行任務,我卻害怕分類儀式會帶來惡果,
歷史正對我們提出警告,霍格華茲此刻已危機四伏!

正當霍格華茲所有五年級學生都在參加最重要的『普等巫測』時,哈利卻恍恍惚惚的進入了詭譎的夢境。突然之間,哈利從桌上跌落地面,醒了過來,卻仍舊不停的叫喊著!他的傷疤著火了,在他四週,整個大廳也跟著爆發混亂……
就在這一片紛紛擾擾之際,鄧不利多被解除了校長職務,連麥教授和海格也走了,取而代之的是魔法部的勢力箝制。難道,分類帽的預言真的來臨了?……

什麼什麼?就這麼一點點?別急,別急嘛,麻瓜主編當然會好康大放送囉,請看下面的『閱讀特快車』就知道了……


 
 
『麻瓜』堂堂進入最新版《牛津字典》!
 

 

最新版的《牛津字典》在今年8月21日出版了,新收的字詞約有3000個,包括流行文化、時事、影集、網際網路等常用語,例如因HBO電視影集『黑道家族』(The Sopranos)而流行的『不費吹灰之力』(bada bing 或 bada bing bada boom),以及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嚴重急性呼吸道症群)等等。

當然,風靡全世界的《哈利波特》系列又怎麼會缺席?書中用來稱不會魔法的普通人的『麻瓜』(muggle)一詞,如今也堂堂收入了《牛津字典》中。以後大家在查字典時,一定會備感親切喔。


 
 
《哈利波特 ─ 阿茲卡班的逃犯》當選香港最受歡迎好書!
 

 

由香港政府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香港公共圖書館及香港電台合辦的『歷屆十本好書最受歡迎好書選舉』,共收到超過二萬五千張選票,由香港市民從歷屆合共一百本好書中,再票選出十本『最受歡迎好書』,堪稱『好書中的好書』,結果《哈利波特 ─阿茲卡班的逃犯》榮登榜首,其他二至十名依序為:《向左走.向右走》、《紅樓夢》、《三國演義》、《鹿鼎記》、《射雕英雄傳》、《誰搬走了我的乳酪?》、《水滸傳》、《唐詩三百首》、《傾城之戀》。

何時,我們也可以來舉辦一次這樣有意義的票選活動,看看台灣的讀者與香港的讀者喜歡看的書到底有什麼差別?一定會很有趣喔!

 
 
《哈利波特》第五集
成為第一本榮登法國暢銷排行榜冠軍的英文書!
 
 

說到法國人的『熱愛自家文化』,那可是出了名的,明明會說英文,但法國人就是不屑和你用英文交談,由此可見法國人ㄍㄧㄥ得有多麼嚴重了!但是如今這樣的『民族自尊』卻終於被一本英國小說給征服了,那當然就是我們的《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囉!第五集英文版甫一上市,就立即攻佔了法國暢銷排行榜的冠軍!因為法文版得等到12月3日才能出版,但是讀者擋不住好奇的渴望,實在無法再ㄍㄧㄥ下去了,就算是英文版,也只好認了,結果讓《哈利波特》從此又多了一項『史上第一』的輝煌紀錄。

 
 
大陸和智利《哈利波特》盜版猖獗!
 
 

早在《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英文版上市前,出版社即使出渾身解數,連保全都用上了,但是失竊事件仍頻傳,現在又面臨各地盜版問題不斷。日前智利警方就在一家印刷廠查獲了兩百本西班牙文盜譯版的《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並逮捕了兩名涉案男子。據智利國家書局負責人表示,盜譯本的水準很差。

而在網路和中國大陸市面上,也充斥著各種各樣的中文盜譯版本,有些盜版不但堂而皇之的印著『版權頁』,竟然還大言不慚的聲稱『翻印必究』。天哪!反了反了!對著作權不尊重到這種地步,還有天良嗎?哈迷們,你們又能忍受嗎?

 
 
先睹為快!《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
催狂達力
 

 

炎炎夏日逐漸接近尾聲,令人昏睡的寂靜籠罩著水蠟樹街上一排排方方正正的房屋。往常停在車道上,擦洗得晶亮的車子都蒙上了灰塵,曾經翡翠般碧綠的草坪如今也變成焦黃──因為乾旱,禁止大家使用水管澆水的緣故。被剝奪了洗車和割草權利的水蠟樹街居民全都躲進涼爽的屋內,開大了窗戶,奢望能多攬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涼風。唯一逗留在屋外的,只剩下躺在水蠟樹街四號花壇裡的那一個十來歲的男孩。
他是一個瘦弱、戴眼鏡的黑髮少年,就像那些短時間內猛然拔高的孩子一樣氣色不大好。他身上的牛仔褲又舊又髒,寬大的T恤已經褪色,腳上的運動鞋鞋面和鞋底分了家。鄰居們都看不慣哈利波特的儀容,他們是那種認為邋遢也應該受法律制裁的人,不過今天傍晚他躲在一大叢繡球花後面,即使來往的路人也看不見他。事實上,只有他的威農姨丈或佩妮阿姨從客廳窗口探頭,直接對著花壇張望才看得到。
基本上,哈利認為躲在這裡的點子相當不賴。躺在火熱堅硬的地面也許不太舒服,但是相對的,沒有人會怒目瞪他,呼來喝去的不讓他聽新聞,或動不動就惡意的對他提出一堆問題,這些情形在他每次想坐在客廳和阿姨、姨丈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必定會發生。
七點新聞的片頭音樂傳到哈利的耳中,他的胃抽了一下。說不定今晚──在苦等一個月之後──也許就是今天晚上了。
哈利向著火紅的黃昏天空,閉上眼睛,新聞主播在播報著:『……最後,目前住在巴恩斯利五羽地區的虎斑鸚鵡斑吉,今年夏天終於想出一個保持清涼的辦法,牠學會滑水了!瑪麗•杜金斯將會繼續為大家做追蹤報導。』
哈利張開眼睛,連虎斑鸚鵡的新聞都播了,看來已經沒有其他值得一聽的消息。他小心的翻過身來趴著,用手肘與膝蓋撐起身體,從窗台底下爬出來。
哈利轉身踏過草坪,跨過花園的矮牆,大步走到街上。他並沒看清楚走的是哪條路,最近他經常在這些街道溜達,他兩條腿會自動帶他到最喜歡去的地方。哈利覺得胃裡面有沉甸甸的感覺,那整個夏天一直縈繞不去的絕望感不知不覺又再度籠罩全身。
榮恩和妙麗在忙什麼?他,哈利,為什麼不忙?難道他的辦事能力不如他們?他們都忘了他的功績嗎?難道不是他進入那座墓園,親眼看見西追遇害,他又被綁在墓碑上,差點也沒命嗎?
不要去想那些,哈利這個夏天不下一百次嚴厲的告訴自己,噩夢中經常回到那座墓園已經夠糟,醒著的時候不要再去想它。
他拐個彎來到蘭月街,沿著狹窄的巷道走著,走到大約一半的路上有一間車庫,他就是在這裡第一次見到他的教父。至少,天狼星似乎還能了解哈利的感受。哈利承認他的信和榮恩與妙麗一樣缺乏有看頭的消息,但至少信中還有提醒他小心謹慎與安慰的字眼,而不是只有令人望而興嘆的暗示。我知道你一定很洩氣……只要守規矩不惹事,一切就OK了……要小心,不要輕舉妄動……
哈利走過蘭月街,轉進木蘭路,直接朝著漸漸暗下來的遊樂場走去,心想著,他可是(大致上)聽了天狼星的忠告了,至少他一直忍著沒把行李箱綁在飛天掃帚上,自作主張飛去洞穴屋。哈利撐起上身跳過上鎖的遊樂場大門,走過乾枯的草地,園內和四周的街道一樣空盪。他走到鞦韆架旁,一屁股坐上僅剩的一座還沒有被達力和他朋友破壞的鞦韆,他一手抓著鐵鍊,悶悶不樂的盯著地上。
他不知道在鞦韆上坐了多久,直到有些說話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他才抬起頭來。附近的路燈投射出一圈迷迷濛濛的燈光,隱約照出一票人正穿過公園,哈利知道那些人是誰,為首的毫無疑問是他的表哥達力•德思禮,他在他那群忠實的跟班陪伴下,準備打道回府了
他站起來,伸伸懶腰,佩妮阿姨和威農姨丈似乎認為,只要達力回家,就是大夥都該回家的時刻,稍稍晚一步都嫌太遲。威農姨丈已經威脅過哈利,要是他再比達力晚回家,就要把他鎖在車庫內。因此,哈利打了個哈欠,仍然皺著眉頭,舉步朝遊樂場門口走去。
木蘭路和水蠟樹街一樣,兩旁矗立著寬大方正的房屋、修剪得非常整齊的草坪,住在這裡的人也都是方方正正的大塊頭,都開著類似威農姨丈那台非常乾淨的大車子。哈利比較喜歡小惠因區的夜晚,黑暗中,家家戶戶自垂掛著窗簾的窗戶透出點點珠寶似的亮彩。他走得極快,木蘭路才走一半,便又看見達力那一票人了,他們正在蘭月街口互道再見。哈利躲入一大片丁香樹影下等候。
哈利等一票人都各自分手後才走出來。當他們的聲音再一次消失後,他也加快腳步拐進了蘭月街街口,不一會兒他和達力之間已經拉近到喊一聲便可以聽見的距離。達力悠哉遊哉的晃著,口中哼著不成調的歌。
『嘿,達老大!』
達力回頭。
『喔,』他咕噥一聲,『是你。』
『你當「達老大」多久了?』哈利說。
『少囉唆。』達力吼著,掉頭就走。
他們右轉,進入哈利第一次見到天狼星的窄巷,這條巷子是蘭月街與紫藤巷之間的一條小巷弄,現在空無一人,又因為沒有路燈,比起其他街道更顯得黝黑。巷子的一邊是車庫的圍牆,另一邊是高大的圍籬,兩人的腳步聲在中間顯得分外低沉。
『你以為你帶著那個東西就很了不起了嗎?』過了一會達力說。
『什麼東西?』
『那個……那個你藏起來的東西。』
哈利又露出笑容。『看來你沒那麼笨嘛,達力。不過我想,要是真的笨,你也不會同時又會走路又會說話了。』哈利掏出魔杖,他看到達力側著臉斜睨了它一眼。
『你沒膽子不用那東西來跟我交手,是吧?到了晚上你就沒這個膽了吧?昨天晚上我都聽到了,你在說夢話,「不要殺西追!不要殺西追!」誰是西追──你男朋友?』達力大聲說。
『我──你說謊,閉嘴,達力,我警告你!』哈利脫口而出,但他忽然口乾舌燥,他明白達力沒有說謊──不然他怎會知道西追?
達力往牆角邊後退,哈利的魔杖直指著達力的心臟,他可以感覺這十四年來對達力的仇恨正在血管裡猛烈衝撞──何不現在就給他一個迎頭痛擊,好好徹底教訓一下達力,叫他爬回家,像昆蟲,嚇到啞,長出觸角來……
達力忽然神情怪異的倒抽一口氣,彷彿整個人浸到了冰水裡。
夜色中怪事發生了,原來布滿星星的靛藍色天空,忽然變成一片漆黑,所有的光線──星星、月亮、巷子兩端迷濛的路燈,這時都消失不見。遠處車輛經過和樹木呢喃的聲音,也都沒了。悶熱的夜晚剎那間變成刺骨的寒冷。他們被密不透氣的寂靜黑暗層層包圍,彷彿有一隻巨人的手在整條巷道上罩了一塊厚厚的、冰涼的黑幕,遮斷他們的視線。
儘管哈利一直努力克制,一瞬間,他仍以為自己在無意間施了魔法──然後理智使他認清事實──他還沒有能力熄滅星星。他轉頭左看右看,希望能看出什麼,但黑暗像一塊毫無重量的面紗,遮蓋住他的雙眼。
哈利文風不動的站著,兩隻看不見東西的眼睛左右轉動。四周冷得他全身發抖;他的手臂冒出雞皮疙瘩,脖子後面的寒毛也立了起來──他把眼睛睜到最大,盯著四周看,仍舊什麼也看不見。不可能,牠們不可能在這裡,不會來到小惠因區,他豎起耳朵,在看到牠們之前,會先聽到聲音……
巷子裡除了他們兩人外,還有其他東西。那個東西正發出長長的、粗啞的、呼嚕呼嚕的呼吸聲。哈利驚駭莫名,在寒冷的空氣中瑟瑟發抖。
砰!一隻拳頭擊中哈利的腦袋,把他擊倒在地上。他眼前冒出白色的小星星。下一秒鐘,他已重重的跌坐在地上,魔杖飛出了他的手掌。
『你這個白癡,達力!』哈利大叫。他聽到達力跌跌撞撞的跑開,卻又撞上巷內的圍牆摔倒在地上。『達力,回來!你正對著牠的方向在跑啊!』
他聽到一聲恐怖的尖叫,達力的腳步聲停了下來。哈利感覺背後有一股刺骨的寒意逐漸逼近,這代表一件事,牠們不止一個。
哈利一把抓起魔杖,爬起身子,轉頭過去。他的心一揪。一個戴著頭罩的高大身影正緩緩的滑過來,牠在地面上飄浮,斗篷底下根本看不見腳或臉,牠一面移動,一面在黑暗中猛吸。哈利嚇得連退幾步,舉起魔杖。
『疾疾,護法現身!』
魔杖頂端射出一縷銀色的氣體,催狂魔的速度減慢,可是魔咒並沒有完全奏效。一雙灰暗、瘦巴巴、長滿疙瘩的手從催狂魔的斗篷裡面伸出來,伸向他。哈利的耳朵裡塞滿了急促的聲響。催狂魔死屍般冰冷的腐臭味灌進他的肺,快要把他淹沒了──想……想點快樂的事……在他用力呼吸的當兒,榮恩和妙麗的臉龐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疾疾,護法現身!』
一頭巨大的銀色雄鹿從哈利的魔杖尖端猛然跳出,牠的鹿角正對著催狂魔的心臟部位插進去,催狂魔被這股力量衝撞得往後退,輕飄飄的,彷彿黑暗一般毫無重量,雄鹿一直往前衝,催狂魔一路敗退,最後像蝙蝠般飛走了。
『這邊!』哈利對雄鹿大聲發喊,然後一個轉身往巷子裡跑去,點亮的魔杖舉得高高的。『達力?達力!』
達力蜷縮在地上,兩條胳臂緊摀著臉。另一個催狂魔蹲在他的上方,瘦削有力的雙手抓住他的手腕,慢慢的,幾乎是深情款款的將它們掰開,催狂魔低下頭,像要親吻似的,貼近達力的臉。
『上去!』哈利大聲喊,他變出來的銀色雄鹿大吼一聲,喀噠喀噠從他身邊衝過去。當雄鹿的銀角刺進催狂魔的身體時,牠那沒有眼睛的臉距離達力的臉已經不到一吋,催狂魔被雄鹿拋到半空中,消失在黑暗裡,雄鹿慢慢往巷子底跑去,融入了一片銀色的霧氣中。
月亮、星星、還有路燈,此時都一一恢復光明,一陣溫暖的微風吹進巷子。附近花園的樹木又發出沙沙的響聲,蘭月街上車輛來往的聲音又布滿空氣中。哈利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催狂魔在這裡,在小惠因區。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響亮的腳步聲。他本能的又舉起魔杖,他們那位怪鄰居費老太太正上氣不接下氣的出現在哈利眼前,腳上一雙格子地毯拖鞋只套了一半。哈利趕緊把他的魔杖藏起來,可是……
『別收啊,傻孩子!』她尖聲說道,『萬一牠們又來了怎麼辦?喔,我要殺了蒙當葛•弗列契!』

【欲知後事如何,敬請期待下一期預言家快報】TOP

 
  『強行奪取的仇人之血,將使你的仇敵復活!』
Blood of the enemy forcibly taken, you will resurrect your foe.

 

看過《哈利波特 ─ 火盃的考驗》的讀者,對這一句絕對不陌生,這是佛地魔為了尋求復生時,所用的第三句咒語。在集合了父親之骨、僕人之肉、仇敵之血三樣東西後,佛地魔終於擁有了自己的形體,真的復活了。

   

回味舊報 >>> 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



本電子報圖文由皇冠文化集團提供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或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