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期 發報日期:2003.09.16
 
 

眼尖的麻瓜們,最近一定發現了,不管是公車站牌還是公車車廂上,哈利波特藍色的身影不停的在街上穿梭奔馳,讓麻瓜主編不由得跟著追上去,連公車都搭錯了,雖然如此,還是覺得自己好幸福喔!

除了台北街頭的公車外,捷運、廣播、報紙的廣告也已陸續啟動,而全省也將有超過100家的書店櫥窗曝光!總之,《哈利波特》第五集已進入緊鑼密鼓、倒數計時的階段!請趕快把眼睛擦亮,只要再12天,只要再302小時,只要再熬過最後的18120分鐘,就讓我們一起來迎接『哈利瘋』吧!

 
 
 
第五集中文版未上市,已轟動!
 

 

《哈利波特》第五集《鳳凰會的密令》,之前英文版一上市,便十分罕見地榮登金石堂暢銷排行榜的第一名!沒錯,是英文版喲!如今中文版即將推出,自然威力更加無法擋,還沒上市,竟然就已蟬連金石堂排行榜第一名!哇!真是太猛了!你也去預購了嗎?還沒行動的可要趕快喔,許多家書店都有提供不同的特價和『限量』贈品,請趕緊貨比三家,錯過了,後悔就來不及了!
 
 
網路拍賣『嘿美』,觸法犯忌不可以呦!
 

 

電影『哈利波特』裡那隻可愛又善解人意的貓頭鷹『嘿美』,廣受麻瓜的喜愛,結果連帶的也有人在網路上拍賣起貓頭鷹來了,這可是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的罪行喔!最高將處5年的有期徒刑,還要併科150萬元的罰金。聽說最近農委會的野生動物保護小組已經在網站上取締了三件販賣貓頭鷹的案例,雖然觸法的學生經過法院從輕量處並且緩刑,但是已在學校留下不好的紀錄,麻瓜們要注意喔!
 
 
小學生開學,鄧不利多校長也來迎新生!
 

 

一踏進九月,除了是哈利波特月,也是許多國小一年級新生報到的日子,為了讓小朋友對學校有親切感,不但有學校讓學生走過綁著青蔥、芹菜的大門,象徵『聰明』和『勤學』,還有校長扮成唐三藏、豬八戒來帶領小朋友歡歡喜喜開始新的學習階段。

而士林區雙溪國小的校長更扮成鄧不利多校長,在校門口迎接新生,並設計三道關卡請小朋友挑戰,通過三關之後,就可以穿過象徵聰明的『蔥門』和象徵平安的『蘋果門』,便完成了新生報到程序。麻瓜主編好羨慕喔,我們那個時代怎麼沒有那麼有趣的新生入學儀式呢?否則麻瓜主編一定會更努力用功的……

 
 
哈利波特電影的道具火車遭人塗鴉!
 
 

還記得『哈利波特』電影中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那列壯觀的蒸氣火車嗎?那可不是電腦特效畫出來的,而是製片公司特別向英國西海岸鐵路公司租借的。

據英國『太陽報』報導,一群歹徒闖入火車停放的英格蘭北部倉庫,以綠色及銀色的油漆,將火車塗得亂七八糟,變成好像是從外太空來的一樣。

這輛蒸氣火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37年,現在被人噴漆塗鴉之後,要恢復原狀所費不貲。『哈利波特』電影目前拍攝到第三集『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預計2004年6月上映,但目前尚不知道這次的事件是否會影響拍攝的進度。

 
 
《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先讀為快!
貓頭鷹大隊
 

 

『什麼?』哈利茫然地說。
『他溜啦!』費太太絞扭著雙手說。『溜去跟某人交易一批從掃帚背上掉下來的大釜啦!我跟他說過,他要是敢去我就活生生剝了他的皮,這下可好!催狂魔!』
『可是──』這位戀貓狂的鄰居怪婆婆居然知道催狂魔的意外發現,給哈利的驚嚇不亞於剛才在巷子裡面踫上的那兩個催狂魔。『妳是──妳是女巫?』
『我是個爆竹,蒙當葛最清楚不過,所以我怎麼可能幫得了你抵擋催狂魔?我早警告過他了,他還是丟下你一個人,毫無防護──噢,鄧不利多會怎麼說啊?你!』她朝著仍然仰天躺在巷弄裡的達力尖吼。『把你的肥屁股給我從地上挪走,快點!』
『妳認識鄧不利多?』哈利瞪著她說。
『我當然認識鄧不利多,有誰不認識鄧不利多?趕快吧──如果牠們又回來我可一點忙也幫不上啊,我頂多只能把自己變形成一個茶包。』
哈利抓住達力的胳臂使勁往上拉,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拉起來。
『把魔杖拿出來。』他們轉進紫藤巷時,她對哈利說,『現在別再管什麼保密規章,反正處罰已經逃不過了,偷一顆蛋跟殺一條龍的下場沒什麼兩樣。說起未成年魔法使用合理限制──這正是鄧不利多害怕的──別把魔杖收起來,孩子,我不是一直跟你說我不管用嗎?』
『妳怎麼不告訴我妳是個爆竹,費太太?』哈利邊問,邊喘著氣努力往前走。『我去過妳家那麼多次──為什麼一個字都沒提?』
『鄧不利多的命令。那時你還太小。很抱歉我給你過了那麼多苦日子,哈利,可要是德思禮覺得你過得舒服開心,就不會讓你進門了。不容易啊,你知道……唉,哈利,鄧不利多必須盡快展開行動,魔法部有他們自己一套查探未成年使用魔法的方法,他們一定已經發現了,你記住我這句話。』
『可是我是為了擺脫催狂魔,非得使用魔法呀──他們應該更擔心催狂魔究竟在紫藤巷裡飄來飄去幹什麼才對吧?』
好大的一聲啪,空氣中傳來混雜著陳舊煙草的濃烈酒味,一個身披破爛外套、滿臉鬍渣的矮胖男人就在他們面前突然現形。他手裡抓著一團銀色的包裹,哈利立刻認出那是一件隱形斗篷。
『怎啦,費太?』他說,瞪大眼睛從費太太看到哈利再看達力。『臥底的事怎麼啦?』
『臥你個頭!』費太太大吼,『催狂魔!你這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廢物!』
『催狂魔?』蒙當葛驚駭地重複。『催狂魔,在這?』
『沒錯,在這裡,你這坨沒用的蝙蝠大便,就在這裡!』費太太尖聲叫道,『催狂魔就在該你值班的時候襲擊這個孩子!』
『要命。』蒙當葛手足無措的說,兩隻眼睛在費太太和哈利身上來回轉。
『而你居然溜去買贓物大釜!我是不是叫你別去?是不是?』費太太舉起勾著購物網袋的手臂,拿袋子朝蒙當葛的臉和脖子狂揮猛打。
『對──他們──已經──告了!』費太太一面嚷著,一面使勁把裝貓食的袋子朝蒙當葛猛甩。『而且──最好──你──自己去──這樣──你──就能──告訴他──為什麼──你──沒在現場──幫忙!』
蒙當葛雙手護著頭,畏縮的說。『我這就去,這就去!』又是好大的啪一聲,他消失了。
『所以,』哈利喘著氣,『鄧不利多……一直……叫人在盯著我?』
『當然,』費太太不耐煩地說,『你以為發生了六月的那件事之後,他還會放你自己一個人到處亂闖呀?好啦……進屋裡去,別出來。』到了四號門前,她說。『我猜很快就會有人跟你聯絡了。』

玄關的燈亮著。哈利把魔杖塞回牛仔褲的腰帶,按下門鈴,透過前門的波紋玻璃,看著佩妮阿姨歪七扭八的身影逐漸擴大。『達達呢!他也該回來了,我開始感到非常──非常──達達,你怎麼啦?』
哈利側臉看一眼達力,及時從他的手膀下鑽出來。達力在原地晃了一下,臉色泛青……接著張開嘴吐了整個門墊都是。
『達達!達達,怎麼一回事啊?威農?威農!』
哈利的姨丈連奔帶跑從客廳衝過來,海象鬍子上下左右的吹動。他趕忙上前幫佩妮阿姨把膝蓋無力的達力抬進門裡,一面避開地上的那攤嘔吐物。
『是誰幹的,兒子?告訴我們名字。我們會抓到他們,別擔心。』
當哈利的一隻腳已經踩上最底層的台階時,達力終於發出了聲音。『他。』
哈利僵住不動,一隻腳踩在樓梯上,揪著臉,準備面對接下來的大爆發。
『小子!給我過來!你對我兒子做了什麼?』他威脅的咆哮。
『什麼也沒有。』哈利說,心裡非常清楚威農姨丈不會相信他。
『他對你做了什麼,達達?』佩妮阿姨顫抖著聲音問。『是那個──是那個東西嗎,親愛的?』
就在這一剎那,一隻鳴角鴞從廚房窗戶俯衝進來。牠掠過威農姨丈的頭頂,飛越廚房,把叨在嘴裡的一個大羊皮紙信封拋在哈利腳邊,優雅的回轉身,翅膀尖端輕輕掃過冰箱頂層,很快又飛了出去,橫過花園飛走了。
威農姨丈怒吼,粗暴的關上廚房的窗戶,哈利已經撕開信封,抽出裡面的信紙,他的心臟都蹦到了喉嚨口,在喉結附近狂跳。

親愛的波特先生:
我們接獲情報,得知今天晚上九點過二十三分時,你於某個麻瓜居住區,當著一個麻瓜的面施展護法咒。
這項嚴重違反未成年魔法使用合理限制的行為,已導致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校開除你的學籍。魔法部代表將即刻到達你的居住地毀除你的魔杖。
由於之前你已因觸犯華勒克國際聯盟保密規章第十三條法規,曾接獲正式警告,因而我們很遺憾的在此通知,你必須出席八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在魔法部舉行的紀律聽審會。
祝你安好!

誠摯的 瑪法達•霍克 魔法不當使用局 魔法部

哈利把信從頭到尾讀了兩遍。他腦中一片冰冷麻木。這個事實像一支浸滿麻藥的箭刺穿他的知覺,他被霍格華茲開除了,再也回不去了。只有一個方法可行,他必須逃走──馬上。在近乎恍惚的狀態下,他抽出魔杖,轉身離開廚房。
『你想溜去哪裡?』威農姨丈大喊。『我跟你還沒完,小子!』
『讓開。』哈利平靜地說。
威農姨丈怒吼:『我知道在那間瘋人院外面,根本不准使用那個東西!』
『瘋人院已經把我趕出來了,』哈利說,『所以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你還有三秒鐘,一──二──』
洪亮的噹啷一聲響遍整個廚房。一隻眼冒金星、灰頭土臉的草鴞顯然剛剛撞上了緊閉的窗戶。哈利扭開窗戶,一取下信件草鴞就飛走了。紙上的字跡匆忙潦草,到處是黑色的墨水漬。

哈利:
鄧不利多已經來到魔法部,他正努力處理一切。不要離開你阿姨和姨丈的屋子。不要再使用魔法。不要交出魔杖。 亞瑟•衛斯理

鄧不利多正努力處理一切……這是什麼意思?鄧不利多有多大的權力可以推翻魔法部的決定?他的思緒飛快轉動……『好吧,』哈利說,『我改變主意了,我留下來。』
『你對達力究竟做了什麼?』威農姨丈怒吼著。
『好恐怖,』達力嗄聲說,『好冷,真的好冷。覺得……覺得……覺得……好像……好像……』
『好像你永遠不會再快樂起來了。』哈利陰鬱的幫他接下去。
『是了!』威農姨丈直起身子,聲音也恢復原本的大嗓門,『你在我兒子身上下了某種瘋癲咒,所以他會聽見奇怪的聲音,還相信他會──注定悲慘一輩子之類的,是不是這樣?』
『我到底要跟你講幾遍?』哈利說,他的聲音和怒氣一起上揚。『不是我!是幾個催狂魔!』
『這催狂魔是個什麼鬼東西?』
『是看守巫師監獄,阿茲卡班的。』佩妮阿姨說。
接著是兩秒鐘無聲的靜默,佩妮阿姨一手摀住了嘴巴,彷彿不小心溜出了一句下流粗話似的。威農姨丈對她瞪大了眼睛。哈利的腦袋一陣暈眩。費太太是一回事──可是佩妮阿姨?
突然,第三隻貓頭鷹像顆毛絨絨的加農炮,射進還未關上的窗戶,劈啪一聲降落在餐桌上,哈利接過第二封看似官方的信封,貓頭鷹轉身飛入夜色。威農姨丈煩亂地再次用力的甩上窗戶。

親愛的波特先生:
接續我們約二十二分鐘之前寄達的信,魔法部更正即刻毀除魔杖的決定,你可以保有你的魔杖,直至八月十二日的紀律聽審會,屆時將達成正式的判決。
經過與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校校長討論之後,魔法部同意將你的退學事宜同樣留至聽審會決議。因此直至進一步查詢之前,你將維持暫時停學的狀態。
祝萬事順心!

你誠摯的 瑪法達•霍克  魔法不當使用局 魔法部

哈利飛快的把信連讀了三遍,知道自己尚未正式被開除,讓他鬆了口氣,稍微紓解了他胸口痛苦的死結,儘管如此,他的恐懼並未徹底排除。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有賴於八月十二日的聽審會。
『如果你們說完了。』哈利站起身。他極渴望獨自靜一靜,想一想,也許寫封信給榮恩、妙麗或天狼星。
『沒有,我們還沒有說完!』威農姨丈咆哮,『我要知道我兒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和達力在小巷子裡,達力想整我,我就抽出魔杖可是並沒有使用。接著兩個催狂魔出現了,牠們會吸走你所有的快樂,』哈利說,『只要給牠們逮到機會,牠們就會吻你──』
『那是牠們的用詞,意思是說牠們從你嘴裡吸走你的靈魂。』
呼咻。噹啷一聲,第四隻貓頭鷹從廚房壁爐裡衝出來。哈利已經從貓頭鷹腿上取下了一卷羊皮紙。哈利瞇起眼睛,看著天狼星的便條。

亞瑟剛才把發生的事告訴了我。無論如何,千萬別再離開屋子。

哈利只覺得這封沒頭沒腦的信完全無法解釋今晚發生的事,他把羊皮紙翻到背面,想看看上面還有沒有字,什麼都沒有。
『是你,』威農姨丈強悍地說,『是衝著你來的,小子,我就知道。不然牠們怎麼會在這裡出現?不然牠們怎麼會跑進小巷子裡?你一定是方圓五百里內唯一的──唯一的──』明顯的,他講不出『巫師』這兩個字,『唯一的那種東西。』
『一定是他派牠們來的。』哈利小聲地說著,就像是在對自己而不是對威農姨丈說。
『你說什麼?一定是誰派牠們來的?』
『佛地魔王。』哈利說。
『佛──等等,』威農姨丈說,他扭曲著臉,細窄的豬眼中浮現一種逐漸開竅的神情。『我聽過那個名字……就是那個──』
『殺死我父母親的人,沒錯。』哈利木然的接口。
『可是他已經走了,』威農姨丈不耐煩地說,絲毫不覺得哈利父母的死亡是個傷心的話題。『那個超大塊頭講的。他已經走了。』
『他回來了。』哈利沉重地說。
『回來了?』佩妮阿姨低聲問。
忽然之間,這輩子頭一次,哈利居然非常慶幸佩妮阿姨是他母親的姊姊。他完全說不出為什麼剎那間自己會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對,』哈利現在直接向著佩妮阿姨說,『一個月前回來的,我見到他了。』
『等一下,你說,這個佛地什麼王的回來了。』
『我明白了,』威農姨丈說,他把褲子往上提了提,他好像開始膨脹,紫色的大臉在哈利眼前擴展。『哪,就這樣吧,你可以滾出這棟房子了,小子!』
『什麼?』哈利說。
『滾!滾!我好幾年前就該這麼做了!貓頭鷹把這裡當旅館,布丁會爆炸,半張沙發給你毀了,達力的尾巴,瑪姬在天花板上飄來飄去、還有那輛飛天福特怪車──滾!滾!你夠了!你現在是歷史了!我不准你留在這裡等哪個瘋子來抓你,我不准你危害到我太太和兒子,我不准你把麻煩帶到我們身上。管你是不是跟你那沒用的父母一樣,我受夠了!滾!』
哈利釘在原地不動。魔法部、衛斯理和天狼星寄來的信全在他左掌心揉爛了。無論如何,千萬別再離開屋子。不要離開你阿姨和姨丈的屋子。
第五隻貓頭鷹從煙囪裡咻地衝下來,快到來不及再飛起就尖嘯一聲撞上地板。哈利舉手要抓那只深紅色的信封,貓頭鷹卻越過他的頭頂,筆直飛向佩妮阿姨。貓頭鷹把紅信封丟在她頭上,轉個身,筆直地竄上煙囪飛走了。
『信是寄給我的,』佩妮阿姨顫聲說,『威農,你看!水蠟樹街。四號。廚房。佩妮•德思禮太太收──』她驚恐至極。紅色的信封已經開始冒煙。
『快打開吧!』哈利催促她,『看就看吧!反正是遲早的事。』
『不要。』佩妮阿姨的手顫抖著,她狂亂地向廚房四處亂看,太遲了──信封轟的一聲燒了起來。佩妮阿姨尖叫著扔了它。一個可怕的聲音從桌上那封燃燒的信中傳出,充滿整個廚房,在狹窄的空間回響。
『記住我最後的,佩妮。』
佩妮阿姨一副要暈倒的樣子。她跌坐進達力旁邊的一張椅子,臉埋入手中。殘餘的信封在靜寂裡悶燒成灰燼。她抬起頭,身體仍在顫抖。她吞了一口口水。
『這個男孩──這個男孩必須留下,威農。』她虛弱的說。
『如果我們把他趕出去,鄰居會說閒話。』說著,她迅速回復了平常輕快、急躁的神態,雖然臉色仍然非常蒼白。威農姨丈像是洩了氣的破輪胎。
『那封咆哮信是誰寄的?』
『不要問問題。』佩妮阿姨一句話打斷。
『妳跟巫師他們有聯絡嗎?』
『我叫你上床去睡覺!』
『那是什麼意思?記住最後的什麼?』
『上床睡覺!』
『為什麼──?』
『你聽見你阿姨說的話了,現在上樓去睡覺!』

【節錄自HP5中文版第二章,欲知後事如何,敬請期待下一期預言家快報】TOP

 
 
露娜•羅古德 Luna Lovegood
霍格華茲魔法學校雷文克勞學院的學生,父親是《謬論家》雜誌的編輯。她有一頭凌亂而骯髒的及腰金髮,眉毛很淡,眼珠凸出,讓她看起來好像始終處於驚嚇狀態,很明顯的散發出一種怪裡怪氣的氣質。

怪角 Kreacher
布萊克老宅的家庭小精靈,看起來很老了,有個肥厚的尖鼻子,只有在腰際圍著一條看起來像褲襠布的髒抹布。最大的願望是能像他的祖先一樣,將頭掛在牆上一整排鑲嵌著縮乾頭顱的飾板上。
小仙女•東施 Nymphadora Tonks
鳳凰會的成員之一。擁有隨意改變髮色和外型的能力,擅長隱藏與喬裝,是天生的變形師,也是魔法部的正氣師。但是動作很粗魯,常常打翻東西。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這是在使用月影、獸足、鹿角、蟲尾等人發明的『劫盜地圖』時,所使用的咒語。這份地圖可以顯現出霍格華茲校園裡人員活動的狀況,對於想溜出校園,或是想避人耳目,是非常好用的工具。

   

回味舊報 >>> 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



本電子報圖文由皇冠文化集團提供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或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