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期 發報日期:2003.09.30
 
 

929的午夜0點0分0秒,所有大小哈迷們苦等一年九個月的《哈利波特》第5集中文版《鳳凰會的密令》終於現身號令全台!有史以來首次33家書店加入首賣服務麻瓜,預購的熱況更打破以往所有的紀錄!

等不及的哈迷有人早在下午三點多就開始到書店排隊,而有些可愛的哈迷也熱情呼應『快閃令』的號召,午夜時分在書店高喊『我愛哈利波特!』

從9月28日開始,超過60萬套的《鳳凰會的密令》陸續出貨,你可知道這是多麼『偉大』的工程嗎?60萬套(120萬冊)的書平舖起來可以長達252公里,總重700公噸,一本本疊起來則將近30000公尺高!這是皇冠所有工作同仁短短三個月內『夙夜匪懈,矢勤矢勇』的努力成果,艱辛的幕後實況,下一期的『預言家快報』,麻瓜主編將為你做第一手報導!

《鳳凰會的密令》午夜首賣時,你在哪兒?如果你錯過了首賣的精采時刻,沒關係!麻瓜主編現在就施點魔法,立即帶你重回現場!

 
 
 
《鳳凰會的密令》午夜首賣,各地哈迷high翻天!
 

 

台北市誠品敦南店一樓大廳的天花板上,高掛起紅、綠、黃、藍四色的霍格華茲各學院徽章長布條,一旁則佈置成『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供哈迷免費拍照,連在鳥籠裡的『嘿美』也被請了出來當道具。舞台的大背板上掛著古典的時鐘,隨著有獎徵答等暖身活動的進行,與大家一起守候午夜0點0分0秒的到來。

金石堂的大安店則佈置成『哈利波特的異想世界』,除依照『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概念,在樓梯上搭起一長串拱門外,店內則分別懸吊著閃亮的小蝙蝠,以及蠟燭、巫師帽和哈利的眼鏡等。更特別的是還蒐集了30種各國版本的《哈利波特》展出,並預計將持續展出一個月的時間。

從下午三點多就開始排隊的十六歲高一學生符書銘,拿到了誠品天字第『1』號的號碼牌。他的袋子裡裝了一根自己削的『魔法手杖』,還放了兩大本哈利波特資料,真不愧是超級專業的哈迷!午夜來臨前,咦?怎麼有一個很眼熟的『哈迷』也出現了?仔細一看,原來竟是深諳媒體曝光術的柯賜海也來湊熱鬧!

10、9、8、7、6、5、4、3、2、1,當時針分針秒針終於都一起指向『12』,現場的哈迷們立刻爆出歡呼聲!閃光燈此起彼落,哈利波特的魔法列車終於正式啟動了!而在金石堂大安店,『快閃』哈迷們也一起準時高喊:『我愛哈利波特!』,共同迎接第5集開始首賣。

【我要看首賣盛況!】TOP


 
『哈利波特奇幻實境』裝置展,千萬別錯過!

如果錯過了霍格華茲5年級的開學典禮,現在還來得及補註冊喔!趕快到皇冠藝文中心,『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旁停駐的『霍格華茲特快車』將送你經過『禁忌森林』,直接和鄧不利多校長共進晚餐,一旁還有『華麗與污痕書店』出售最新出版的《鳳凰會的密令》供你旅途打發時間。

呵呵呵,麻瓜主編可不是為了參加首賣,睡眠不足以致在說夢話,一切攏係金ㄟ!只要你來參加在皇冠藝文中心舉辦的『哈利波特奇幻實境』裝置展,你就會發現麻瓜主編的『夢話成真』!展覽現場還特別準備了扮裝道具和人形立牌供哈迷拍照留念,所有大小哈迷們可千萬別錯過,展期只到10月9日喔!

【我要看『哈利波特奇幻實境』裝置展!】TOP


 
魔法媽媽獲頒西班牙『奧斯圖里亞斯王子獎』!
 

 

魔法媽媽J.K.羅琳又得獎了!她於9月10日獲頒西班牙『奧斯圖里亞斯王子獎』中的『和諧獎』,評選委員對她的評價是:『她幫助所有不同種族和不同文化的兒童找到了閱讀的樂趣。孩子們透過閱讀《哈利波特》的奇妙歷險激發了自身的想像力和創造力。這套小說也能夠幫助年輕人學會如何正確認識重要的價值觀,如對與錯的區分、合作與團結在克服生活困難方面的重要性等。』

和諧獎(Concord Prize)是『奧斯圖里亞斯王子獎』的八個獎項之一,主要是獎勵在促進國際間的理解與合作方面有突出貢獻的人,羅琳獲頒這個獎項的確當之無愧!


 
 
BBC選出一百本好書,《哈利波特》系列全部入列!
 

 

英國廣播公司BBC日前舉行了『一百本好書』的票選活動,結果最令人矚目的的《哈利波特》系列四本小說全部入選!而《小熊維尼》也是頗受英國讀者好評的讀物,但著名的《福爾摩斯》系列偵探小說卻竟然名落孫山,也由此可見英國人閱讀口味的變遷。BBC表示,希望透過選出好書,改進英國人的讀書風氣。BBC並將在今年秋天,正式公布這一百本好書的排名。

 
 
超級哈迷『BLUE』的Duncan強力推薦HP5!秀給你看!
 
 

不但大小S、S.H.E的Ella、曾寶儀、趙心屏、蘇宗怡等眾多國內藝人和主播都是《哈利波特》的忠實書迷,最近訪台的英國冠軍男聲團體『BLUE』的團員Duncan,也是一位超級哈迷!

早已看完第5集英文版的Duncan,在得知中文版即將出版後,還在忙碌緊湊的訪台行程中,特別抽空錄製了一段VCR,興奮地向fans強力推薦《哈利波特》第5集。Duncan說:『我是哈利波特的超級大書迷,《哈利波特》的每一集我都讀過,我覺得最新的第五集真的太棒了!』

【我要看Duncan的推薦!】TOP


 
 
HP5各國譯本陸續出爐,日本要等到2004年!
 
 

自從《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英文版在6月21日出版後,全球書市就陷入了一片『催書』聲,各地的哈迷們無不期待本國的譯本能夠早日出版。目前這場出版大挑戰已由兩岸的中文版拔得頭籌!接下來可能是11月的法文版和德文版。至於同屬亞洲地區的日本,因為每集都由出版社的老闆娘親自操刀翻譯,進度急不得,日本的讀者就沒有中文讀者幸運,得耐心等到明年才能看到《鳳凰會的密令》了。

 
 
西班牙狂熱哈迷,自製魔藥『火燒厝』!
 
 

西班牙有位女哈迷對《哈利波特》實在太過著迷,竟然在馬德里自家中,做起魔藥實驗,結果釀成火災,造成房屋半毀。

當消防隊員將這位女哈迷毫髮無傷的救出來時,才知道她是因為調製魔藥才引發火災,但是她拒絕透漏是在調製何種魔藥。

麻瓜主編在此特別呼籲,沒上過石內卜教授魔藥學課程的麻瓜們,可千萬不要自行調製魔藥,就算僥倖沒有發生火災,但是你又怎能確認,調製出來的魔藥不會讓你變成一隻大青蛙?!麻瓜們,要小心喔!

 
 
《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先讀為快!
保鏢駕到
 

 

『我剛才被催狂魔攻擊,而且有可能會被霍格華茲開除。我想知道目前的情況,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哈利一回到他那陰暗的臥室,就立刻走到桌前,拿了三張羊皮紙,寫下同一段話。他在第一封信上寫下天狼星的名字,第二封寄給榮恩,第三封寄給妙麗。

在嘿美離開後的第四天晚上,哈利又無精打采的癱在床上,腦袋裡幾乎一片空白時,姨丈踏入他的房間。威農姨丈穿著他最好的一套西裝,臉上掛著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我們要出去,我們──也就是說,你阿姨、達力和我三個人──要出去。』
『喔。』哈利淡淡應了一聲,又重新轉頭望著天花板。
『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不准你離開房間一步。不准你碰電視、音響,任何我們的東西你都不許動。也不許你偷冰箱的東西吃。』
『好。』
『我要把你鎖起來。』
『請便。』
威農姨丈狠狠瞪著哈利,顯然是對哈利這種毫不反抗的態度感到有些懷疑,他重重的跺著步子走出房間,關上房門。
哈利對德思禮一家人的離去,其實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空盪盪的屋子在他周遭發出各種吱吱嘎嘎的聲音。水管裡也有咯咯的水聲。哈利呆呆的躺在床上,腦袋裡一片空白,整個人懸盪在悲哀中無法自拔。
然後,相當清晰的,他聽到樓下廚房傳來一陣碎裂聲。
他立刻坐起來,側耳傾聽。這不會是德思禮一家人,不可能這麼快就回家,更何況他也沒聽到他們的汽車聲。安靜了幾秒鐘,響起說話聲。
小偷,哈利心想,他輕輕滑下床──就這一瞬間,他突然想到,小偷一定會刻意壓低聲氣。但無論在廚房中四處走動的是些什麼人,顯然根本懶得理會這些。
他一把抓起擱在床頭櫃上的魔杖,面對房門站著,全神貫注的聆聽。就在下一刻,門鎖發出響亮的喀噠一聲,房門忽的敞開,他嚇得跳了起來。他遲疑一會兒,便安靜俐落的踏出房門,走到樓梯口。
他的心幾乎從胸腔中迸出來。有一堆人站在樓下陰暗的玄關中,玻璃門透進來的街燈光輝映出他們的輪廓;大約有八、九個人,就他所能看到的,這些人全都抬著頭在望他。
『快放下魔杖,孩子,免得不小心射瞎別人的眼睛。』一個低沈的嗓音嘶吼道。
哈利的心怦怦狂跳。他認得這個聲音,但他沒有放下魔杖。
『穆敵教授?』他不確定的問。
『我可擔不起「教授」這兩個字,』那個聲音嘶吼道,『我沒真的教過什麼書,是吧?快下來,讓我們好好看看你。』
哈利微微垂下魔杖,卻沒有放鬆掌握,他的身體也沒有移動。他絕對有理由懷疑。他前陣子才跟一個他以為是『瘋眼』穆敵的人整整相處了九個月,結果發現那人是個冒牌貨;更可怕的是,那個冒牌貨在露出真面目之前,甚至還想要謀殺哈利。就在哈利沒法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的時候,樓下又傳來第二個略帶沙啞的嗓音。
『沒事的,哈利。我們是來接你的。』
哈利心頭一震。他也認得這個嗓音,他已經有一年多沒聽到這個聲音了。
『路──路平教授?』他不敢相信地問道,『是你嗎?』
『我們幹嘛要這樣摸黑說話呀?』第三個聲音說,這個聲音完全陌生,是個女人,『路摸思!』一根魔杖冒出火花,魔光照亮了整個玄關。哈利眨眨眼睛。下面的人全都圍在樓梯底下,專注地抬頭望著他。
離他最近的人是雷木思.路平。路平還相當年輕,卻顯得很憔悴、氣色很壞;白頭髮比他上次跟哈利告別時多得多,他的長袍也比以前更破爛。不過,他對哈利笑得好燦爛。
『你確定真的就是他,路平?』穆敵咆哮。
『是他沒錯,瘋眼。』路平說。
哈利走下樓梯,他邊走邊順手把魔杖插進牛仔褲後面的口袋。
路平握住哈利的手。『還好嗎?』他仔細看著哈利。
『還──還好……』
『我──你們運氣不錯,德思禮一家人恰好不在……』他囁嚅的說。
『運氣,哈!』 紫頭髮的女人說,『是我用計把他們給騙出去的。我利用麻瓜的郵局寄了封信,說他們得到「全國郊區最佳草坪維護競賽」優勝獎。他們現在高高興興的要去領獎了咧……一場空歡喜。』
『我們是不是就要走了?』他問,『快了嗎?』
『就快了,』路平說,『現在只是在等安全信號。』
『我們要去哪兒?洞穴屋嗎?』哈利滿懷希望地問道。
『不是洞穴屋,不是,』路平說著,示意哈利走向廚房;那一小群巫師隨後跟著,大家仍好奇地緊盯著哈利。『那裡太危險。我們已經在一個非常隱匿的地方設立了總部。花了不少時間……』
『瘋眼』穆敵坐在廚房餐桌邊,拿著口袋小酒瓶大口痛飲,魔眼滴溜溜四處打轉,打量德思禮家各種省力的家電設備。
『這位是阿拉特.穆敵,哈利。』路平指著穆敵說。
『喔,我知道。』哈利有些不太自在。對一個他自以為已經認識一年的人,再做這樣正式的介紹,他感到怪怪的。
『這位是小仙女……』
『拜託你別叫我小仙女好不好,路平,』那名年輕的女巫打了個寒顫,『我是東施。』
『這位是只肯讓別人叫她姓氏的小仙女.東施。』路平說。
『這位是金利.俠鉤帽。』路平指著那位高大的黑人巫師,巫師欠了欠身子。哈利在路平替他做介紹的時候,笨拙地一一點頭。
『聽說要來接你,自告奮勇的人多得出奇。』路平說,彷彿看透了哈利的心思,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哎,人手是越多越好,』穆敵陰沉沉地說:『我們是你的保鏢,波特。』
『就等信號通知我們安全上路,』路平說,抬頭往廚房窗外瞥了一眼,『大約再等十五分鐘。』
『要怎麼去──不管要去哪?』哈利問道。
『騎飛天掃帚,』路平說,『這是唯一的方法。你年紀太小,不能使用「現影術」,他們會嚴密的監看「呼嚕網」,而未經官方許可,我們恐怕得花一輩子的時間,才有可能設置「港口鑰」。』
『好了,你最好趕緊去收拾行李,哈利,信號一到立刻動身。』路平說,他低頭看看錶。
『我來幫你打包,』東施愉快的表示。她跟著哈利一起走回玄關,爬上樓梯,邊走邊興趣濃厚的東張西望。
他們踏進哈利的臥室,哈利撿起地上的書,順手扔進行李箱。東施在打開著的衣櫃前停下腳步,站在衣櫃門內側的穿衣鏡前,用批判性的眼光望著鏡中自己的身影。
『我覺得紫羅蘭色不太適合我,』她沈吟著,伸手抓起一小綹硬髮,『你覺不覺得這髮色讓我看起來氣色不太好?』
『呃──』哈利抬起頭望著她。
『沒錯,這顏色不適合我。』東施的語氣十分肯定。她瞇起雙眼,做出一副像是在努力回想什麼事的怪相。轉眼間,她的頭髮就變成了泡泡糖的粉紅色。
『妳是怎麼辦到的?』哈利等她一睜開眼睛,就張口結舌的問。
『我是一名「變形師」啊,』她說著,又回望鏡子裡的自己,『也就是說,我可以隨心所欲改變自己的外貌,這是天生的。在上正氣師訓練課程的時候,「隱藏與喬裝」這門課,我可是完全不用準備就高分通過,正點極了。』
『妳是「正氣師」?』哈利大為動容。他畢業後唯一想做的工作,就是做一名負責追捕黑巫師的『正氣師』。
『是啊,』東施露出驕傲的神情。
『所有人都能當「變形師」嗎?』哈利站直身子問她,完全忘了收拾行李的事。東施吃吃輕笑。『嗯,你要學恐怕很難,』東施說,『變形師很罕見,這是一種天生的才能。大部分巫師都必須使用魔杖或是魔藥,才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容貌。我們現在得快點收拾東西了。』
『讓我來──打包!』東施喊著,舉起魔杖,往地板上一掃。所有書本、衣服、全效望遠鏡,以及黃銅天平全都應聲飛起,漫無章法地落到行李箱中亂成一團。
『好了,都帶了吧?大釜?飛天掃帚?哇!火閃電?』她瞪大眼睛望著哈利右手中的飛天掃帚。東施說:『啊…魔杖還在牛仔褲裡?好,我們走吧。疾疾動箱。』
哈利的行李箱立刻飛起,浮在離地幾吋的半空中。東施左手提著嘿美的鳥籠,另一手舉起魔杖,像個樂團指揮似的,先驅使行李箱飛出房門,再跟哈利一起走出去。哈利帶著他的飛天掃帚,跟著下樓。
『過來,孩子,』穆敵啞聲說,用魔杖示意哈利走到他前面,『我得先「滅幻」你。』
『你說你要幹嘛?』哈利緊張地問道。
『施「滅幻咒」,』 穆敵邊說邊舉起魔杖,『路平說你有一件「隱形斗篷」,那玩意兒在飛行的時候會被風吹開;我這個小法術可以把你藏得隱密些。注意了──』
穆敵往哈利頭頂上重重敲了一下,哈利突然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彷彿穆敵剛朝他頭上砸了個雞蛋似的;冰冷的液體從剛才魔杖敲擊的地方淌下來,流遍他的全身。
哈利低下頭,看著原本他身體所在的位置,因為那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他的身體。他並沒有隱形,只是呈現出與後方廚具一模一樣的色彩與紋路。他彷彿變成了一個人形變色龍。
他們全體走出房門,踏上威農姨丈細心呵護的美麗草坪。
離他們很遠的地方,一陣燦爛的紅色火花閃亮在繁星之中。哈利立刻認出那是魔杖射出的火花。他連忙抬起右腿,跨上火閃電,緊緊握住帚柄,掃帚微微的顫動著,彷彿跟哈利一樣,渴望再度在空中飛翔。
哈利用力一蹬腿飛離地面。涼爽的夜風吹動他的頭髮,下方水蠟樹街那些整齊方正的庭園迅速退去,在瞬間縮小成一片由墨綠與漆黑方塊組成的格子布,他心中所有的煩惱彷彿已被夜風吹散,要到魔法部出庭受審的事也拋到了九霄雲外。
他們一起往上攀升,冰寒的空氣凍得哈利眼泛淚光;此刻他已無法看清下方的景象,只能隱約瞥見車燈與街燈如針尖般的細小光點。這一個月來他第一次感到這麼有活力,這麼愉快。
『轉向南!』瘋眼喊道,『前面市區!』他們飛向右,避開下面那片如蜘蛛網般的閃爍光源。
哈利那雙緊握『火閃電』帚柄的手凍得快要麻木了。他後悔剛才忘了加件外套;他全身冷得打顫。大夥聽從瘋眼的指示,不時變更路線。他不知道到底飛了多久,感覺上至少有一個鐘頭。
『準備降落!』路平的聲音響起,『跟緊了東施,哈利!』
哈利隨著東施向下俯衝。他們飛向這段旅程中最大的光源,一大片縱橫交錯、漫無章法的雜亂光網,在閃爍發光的線條與格子中,點綴著一片片深不可測的黑。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地面,只是他恐怕得先找個人幫忙解凍,他才下得了掃帚。
『到嘍!』東施喊著,幾秒後她降落到地面。
哈利緊跟著她一起著地,跨下掃帚,發現他們降落在一個小廣場正中央的雜亂草地上。東施已開始卸下哈利的行李箱。哈利環顧四周,身體仍抖個不停。周遭建築物的門面都很髒,實在不怎麼討人喜歡;有些房子的窗戶都破了,碎裂的玻璃在街燈映照下隱隱散發出黯淡的光芒,許多大門上的油漆已剝落殆盡,有好幾戶門前台階下垃圾堆積如山。
『我們是在哪裡?』哈利問道,路平只是平靜的說:『待會兒。』
穆敵把手探入斗篷裡摸索,他那雙粗糙的手已凍僵,動作變得不太靈活。
『找到了。』他低聲說著,高高舉起一個看起來像是銀色打火機的東西,按了一下。距離他們最近的街燈啪地一聲迅速熄滅。他再按一下熄燈器,第二盞街燈應聲熄滅;他繼續不停地按,直到廣場上的所有街燈全部熄滅,周遭陷入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只剩下簾幕低垂的窗口透出來的燈光,和天上彎月的清冷光輝。
『這是跟鄧不利多借來的,』穆敵吼著,隨手把『熄燈器』塞進口袋。『這樣就不怕那些站在窗口往外看的麻瓜了,懂了吧?現在走吧,快。』
『吶,』穆敵低聲的說,他朝哈利那隻被施下滅幻咒的手裡塞了一張羊皮紙,再把發光的魔杖湊到紙邊,照亮上面的字跡。『快看,把它背下來。』
哈利低頭看那張羊皮紙,上面那些狹長的字跡看來有些眼熟。紙上寫著:
『可於倫敦古里某街十二號找到鳳凰會總部。』

【摘錄自HP5中文版第三章,欲知後事如何,敬請期待下一期預言家快報】TOP

 
 

金利•俠鉤帽 Kingsley Shacklebolt
鳳凰會的成員之一,也是魔法部的正氣師。他是位高大的黑人巫師,擁有一副低沉的嗓音,負責追捕天狼星•布萊克。


翡冷翠 Firenze
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新任占卜學教授。有一頭白金色頭髮和美得驚人的藍眼睛,頭和上半身是個男人,腰部以下則是奶油色的馬身,是個神秘的人馬,平常棲息在禁忌森林裡。


魔法部噴水池
圓形的水池中間,立著一群比真人還要高大的鍍金雕像。最高的一尊是個長相高貴的巫師,手裡拿著魔杖筆直的指著天空。圍在他四周的是一個美貌的女巫、一頭人馬、一隻妖精和一個家庭小精靈。後面三個仰著頭,崇拜的望著那女巫和巫師。閃爍的泉水從魔杖的尖端、人馬的箭頭、妖精的帽尖和家庭小精靈的兩隻耳朵噴出。
 
  『密密膠!』Colloportus

 

《哈利波特 5 ─ 鳳凰會的密令》中,妙麗為了抵抗追兵,想封住一扇門時所使用的咒語,舉凡罐子或可以密封的東西都可以使用這個咒語。

   

回味舊報 >>>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



本電子報圖文由皇冠文化集團提供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或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