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期 發報日期:2003.10.14
 
 

『哈利!Everybody!』『你今天哈過了嗎?』……打從929《鳳凰會的密令》正式首賣以來,全國『哈胞』已陷入了一片『嚴重急性哈利波特症候群』裡,隨著邁入青少年期的哈利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又生氣又著急,麻瓜主編當然也無法免疫囉,雖然等了那麼久,但麻瓜主編覺得羅琳媽媽講故事的魔法還是一樣好厲害喔!

麻瓜主編覺得公司裡的麻瓜編輯同事們也好厲害喔!雖然沒有魔杖,沒法揮一揮、唸唸咒語,就把書給變出來,但是從621英文版出書才拿到稿子,要趕在929出中文版,可是只有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呀,既要把近60萬字的內容給翻譯出來,再要把60萬套新書編好、印好,準時台港星馬美加同步上市,可真是在在考驗著麻瓜的極限哪!其中字字血淚的幕後秘辛,真的是、真的是……一言難盡啊!麻瓜主編這期快報就要為您獻上第一手的獨家報導!

TOP

 
 
 
我編《哈利波特》,我每天只睡一個小時!
 

 

說真格的,《哈利波特》出書過程的辛苦程度,那可是一般讀者所難以想像的!因為除了英國和美國的出版社外,其他全世界的出版社也都沒有特權喔,我們也是得等到6月21日第5集英文版出書後,才能和讀者一起看到新書的內容。所以一拿到新書,第一件事,皇冠的外文編輯們便得趕緊把英文版第一時間讀完,然後立即分配譯者的工作;同一時間,則動員四位編輯分別將前四集所有的『專有名詞』,舉凡人名地名咒語名任何名,做成中英文對照表給所有的譯者和編輯參考,以便統一專有名詞的譯法,而第5集新增加的名詞則是一邊翻譯、一邊討論、再一邊隨時補充加入。

編輯和譯者每週都要『約會』一次以討論翻譯過程中所出現的各種問題,從拿捏翻譯的語氣,到琢磨新人物、新名詞的譯法,乃至推敲情節上的疑點等等,都是討論的重點,有時爭辯不下或疑義難解,還需要特別發信到國外求證,例如第一章裡哈利波特原本是躺在『繡球花叢』裡,但到後文中卻又變成了『秋海棠花叢』,到底是什麼花才對呢?結果國外的回覆是兩者皆對,所以中文版也就忠於原文來翻譯。當然,開會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藉此持續『壓榨』譯者的交稿進度,並隨時檢討譯稿品質和工作分配方式,以調整出最佳的『團隊默契』。

7月中旬,龐大的譯稿陸續出爐,先由三位外文編輯一關關反覆對照英文版審稿,初步審稿OK的,最後再匯集到負責整個譯稿整合工程的英文主編余國芳小姐手上。說是『工程』,因為這才是最困難的部分!翻譯可以加快,但整合卻需要耗費兩倍以上的時間和心力!加上第5集又篇幅浩大、人物眾多、情節複雜,還牽連到許多前幾集的人物和情節,使得整個統合工作備極艱辛。余小姐本身雖然不但是經驗豐富的英文主編(可比麻瓜主編厲害多了),也是非常資深的優秀譯者,但面對長時間辛苦工作的身心煎熬,也好幾度想打退堂鼓,最後還是憑著一股對哈迷的責任感,才得以繼續堅持下去。她為了準時交稿,甚至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像蕭薔一樣『只睡一小時』!這種為了哈迷『夙夜匪懈、矢勤矢勇、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的偉大精神,真是讓麻瓜主編敬佩得五體投地!

至於《哈利波特》書中許多既傳神又巧妙的譯名,像『麻瓜』、『怪角』、『騎士墬鬼馬』……等等,當初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呢?下一期麻瓜主編便特別邀請到余國芳主編現身說法,為各位哈迷解惑,對《哈利波特》翻譯幕後點滴十分好奇的哈迷們可千萬別錯過了喔!

TOP

 
讀者太熱情,編輯壓力大!

自從《鳳凰會的密令》確定提前到929出版,麻瓜主編就看到眾編輯們每天個個秀眉深鎖、神經緊繃。因為碰上萬眾矚目的《哈利波特》,任誰也不敢有個閃失,否則可是會被讀者罵到臭頭哩!加上這次的時間又緊迫,所以編輯們決定使出車輪戰法,先全力迎擊上冊,再集中火力、一鼓作氣解決下冊。

余主編整合完成的譯稿,還要再交由外文編輯們再檢查一次,以防修潤後還有漏失,然後才交給出版編輯進入排版和校對的程序。而這次新書光是校對,在所有編輯和譯者不敢放心的反覆檢查下,最後竟高達13校之多!一般新書通常只會做3~4次的校對,由此也可看出這次編輯們的慎重,或者該說是--戒慎恐懼?!聽說還有編輯為了校對第5集,還特地先把前面第1~4集整個重新『複習』了一遍,結果還真的發現了『漏網之魚』,抓到第一集中奈威•隆巴頓的叔公應該叫『阿吉』而不是『埃及』。

13校雖然不能擔保60萬字中沒有一個錯字,但卻代表著所有參與這次出書過程的編輯們的努力與用心。萬一,不幸,還是有錯,也請所有哈迷一起來指正,麻瓜主編在此也代表所有編輯們先向您磕頭陪罪,並感恩叩謝!至於有一些讀者反映的『錯字』其實並沒有錯,為釋群疑,麻瓜主編在下期快報也將特別敦請公司內的『人間國寶』、也是總校對鮑秀珍小姐出馬來為大家說文解字一下。(您可別誤會,鮑小姐一點也不老啦,但在出版界的專業校對愈來愈少之際,鮑小姐可是非常資深的校對高手喔!)

TOP

 
羅琳重環保,《哈利波特》第6集要用再生紙!
 

 

羅琳媽媽為了呼應保護地球上日益減少的森林資源,已承諾《哈利波特》第6集將使用再生紙來印製。日前羅琳和十多名英國暢銷小說家共同簽署了一份宣言,保證今後將使用英國『森林管理委員會』批准的再生紙來印書。不過由於再生紙的成本比一般紙張高,加上再生紙的質地不夠乾淨和強韌,所以目前英國還沒有任何一家出版社完全使用再生紙來印書。

嗯,算算看,《哈利波特》前五集的全球總銷售量已經突破2億本,印這些書所用的紙張,已相當於砍掉了650萬棵樹。根據綠色和平組織專家的估計,如果《哈利波特》第6集可以完全採用再生紙印製,光是在英國一地就將可以挽救九萬六千多棵樹喔!


 
 
奧斯卡影后艾瑪•湯普遜主演崔老妮教授!
 

 

預定明年六月上映的『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電影,即將在今年十月底殺青,隨後進入後製工作。根據最新報導,新片中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占卜學』教授西碧.崔老妮,將由以『此情可問天』勇奪奧斯卡影后的英國女星艾瑪•湯普遜來主演。

艾瑪•湯普遜畢業於劍橋大學英國文學系,她不但是影后級的演技派演員,也曾以李安執導的『理性與感性』榮獲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是國際影壇罕見的才女。由她來詮釋崔老妮這位怪怪的女教授,她會如何在她的占卜學課堂上對哈利波特發出可怕的預言,讓哈利對自己未來的命運擔心不已呢?……光憑想像的,就已經覺得很過癮了,電影快點上演啦!

 
 
《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先讀為快!
古里某街十二號
 

 

『那是什麼啊,那個什麼會?……』哈利問。
『先等等,孩子,』穆敵說,『等我們進去再說。』
穆敵從哈利手中抽走了羊皮紙,用魔杖的尖端把它點燃。在羊皮紙化做一團火焰飄散地面的時候,哈利重新再打量一遍這幾棟房子。他們站在十一號外面,左邊是十號,右邊卻是十三號。
『想想你剛才記住的東西。』路平教授靜靜的說。
哈利才剛回想到有關古里某街十二號的部分,在十一號和十三號之間就冒出了一扇破爛的門,髒兮兮的牆壁和窗戶也跟著迅速出現,就好像有一棟額外的房子突然打足了氣,硬是把兩旁的房子給推開。哈利簡直看呆了。十一號裡面重重的立體音響聲仍然繼續,顯然住在裡頭的麻瓜絲毫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對勁。
哈利踏上斑駁的石階,瞪著眼前這扇才剛剛成形的門。門上黑漆已經脫落,銀色的門環是一條扭曲的蛇,沒有看到鑰匙孔,也沒有看到信箱。路平教授抽出他的魔杖,在門上輕輕一點。哈利聽見一連串很響的金屬摩擦聲,聽起來像是嘩啦嘩啦的鐵鍊聲。門吱吱嘎嘎的打開了。
『快進去,哈利,』路平教授小聲的說,『可是不要跑到太裡面,也不要碰任何東西。』
哈利跨過門檻,走進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大廳。他嗅得出空氣相當潮濕,而且還有灰塵和一股甜甜的腐爛味道。
『現在大家都別動,我來想辦法弄點光。』穆敵小聲的說。
其他人壓低的說話聲給哈利一種不祥的感覺,彷彿他們是走進了一個垂死的人家裡。他聽見很輕的嘶嘶聲,接著牆上老式的瓦斯燈突然冒出劈劈啪啪的火光,搖曳不定的微弱光芒映照著剝落的壁紙,和長長走廊上鋪著的破舊地毯,氣氛陰森;頭上布滿蜘蛛網的枝形吊燈也閃著幽光,陳年的老舊畫像歪歪斜斜的掛在牆上。哈利聽見踢腳板後面有東西在跑;大吊燈和附近一張破桌子上的燭台都是蛇的形狀。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榮恩的媽媽──衛斯理太太出現在大廳的另外一端。衛斯理太太滿面笑容的趕過來,哈利發現她比上次見面時瘦,臉色也比較蒼白。
『喔,哈利,真高興再見到你啊!』衛斯理太太小聲的說。
衛斯理太太一根手指按在嘴唇上,踮起腳帶著哈利從兩塊長長的、被蟲蛀得亂七八糟的長簾旁走過,哈利心想,簾子後面一定有一扇門。繞過一個看起來像是用山怪的斷腿做成的雨傘架之後,他們爬上黑漆漆的樓梯間,經過掛在牆上的一整排鑲嵌著縮乾頭顱的飾板。哈利仔細看,發現這些原來是家庭小精靈的頭。所有的小精靈都長著相同的尖鼻子。
『好孩子,榮恩和妙麗會把一切跟你解釋清楚的,我真的來不及了,』衛斯理太太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到了,』他們來到第二層樓梯間,『你的房間是右手邊那個門。會議結束我會來叫你。』
衛斯理太太匆匆忙忙的又跑下樓去了。哈利跨過昏暗的樓梯台,扭轉造型像蛇頭的寢室門把,把門推開。他對這個陰森的房間粗略的瞄了一眼,天花板很高,裡頭有兩張床;突然,傳來一陣很大的吱吱喳喳聲,跟著是更大的一聲尖叫,然後他的視線就被一頭濃密的頭髮遮住。妙麗衝上前來抱住他,力道猛得幾乎把哈利撞倒。榮恩的貓頭鷹小豬興奮的在他們頭上不停打轉。
『哈利!榮恩,他來了,哈利來了!我們沒聽見你已經到了,啊,怎麼樣?你都還好嗎?有沒有很生我們的氣?我猜你一定有,我知道我們寫的信都沒有用……但是我們什麼也不能說,鄧不利多要我們發誓,絕對不向你透露任何事情。喔,我們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告訴你,你一定也有事情要告訴我們──催狂魔!我們聽到這個消息還有魔法部要開聽審會的時候,簡直氣壞了。我已經查過所有的資料,他們不可以把你除名,他們根本沒資格這麼做,未成年魔法使用合理限制法規裡面有規定在面對生命威脅時使用魔法的……』
『讓他喘口氣吧,妙麗。』榮恩邊說,邊笑著把哈利身後的門關上。他們分開的這幾個月來,榮恩好像長高了幾吋,變得又高又瘦,不過長長的鼻子、亮眼的紅色頭髮和臉上的雀斑倒是沒變。
哈利第一眼見到這兩位最要好的朋友時,心裡感受到的那股暖意,突然被一種湧進他肚子裡的冰冷東西給熄滅了。整整一個月來,哈利不知道有多麼想見到他們──但突然間,他倒希望榮恩和妙麗能夠讓他自己一個人獨處。
『鄧不利多為什麼堅持不讓我知道真相?』哈利還是很努力維持像在隨口問問的語氣。『嗯……你們……問過他嗎?』哈利抬眼剛巧瞥見他們兩個交換眼神,他知道他們就怕他這麼問。這對他改善心情毫無幫助。
『我們跟鄧不利多說過,說我們想要讓你知道狀況,』榮恩說,『真的跟他說過,老哥,不過他現在很忙,從我們到這裡之後,只見過他兩次,而且都很匆忙。他只是要我們發誓,寫信給你的時候不可以透露重要的事情,他說貓頭鷹有可能會被攔截。』
『那為什麼我得待在德思禮家,你們卻可以在外面,參加每一件事情?』哈利的話一個字接一個字的蹦出來,聲音也越來越大,『為什麼就准許你們知道每一件事情?』
『我們才沒有!』榮恩打岔。『我媽根本就不讓我們靠近會議,她說我們年紀還太輕……』
在榮恩還沒會過意來之前,哈利開始大叫起來。
『所以你們也沒參加會議嘛,這可真了不起啊!你們一直都在這裡,對吧?你們一直都在一起!我呢?我被困在德思禮家整整一個月!我一個人就解決了你們兩個永遠都辦不到的事情,鄧不利多也知道。是誰救出了魔法石?是誰擺脫了瑞斗?又是誰把你們兩個從催狂魔的手中救出來?』
榮恩半張著嘴站在一邊,被哈利的舉動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妙麗都快哭出來了。
『算了。這裡是什麼地方?』哈利衝著榮恩和妙麗冒出一句。
『鳳凰會的總部。』榮恩立刻回答。
『是一個秘密團體,』妙麗馬上說,『鄧不利多創建的,也由他負責,會員是上次一起對抗那個人的人。』
『佛地魔!』哈利火冒三丈,妙麗和榮恩兩個人都退了一步。『發生了什麼事?他打算做什麼?他現在在哪裡?我們要怎樣才能阻止他?既然你們兩個不能參加會議,那到底在忙些什麼?』哈利問,『你說你們都很忙啊。』
『我們,』妙麗很快的說,『我們在忙著打掃房子啊,這間房子空了好久,還長了些東西出來。我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廚房和大部分的房間清理乾淨,我想明天會去打掃客──啊!』
兩聲巨響,榮恩的雙胞胎哥哥弗雷和喬治平空出現在房間中央,手中還拿著一條長長的肉色繩子。
『哈利,你干擾到我們的收訊了。伸縮耳,』弗雷看見哈利挑起的眉毛,又加了一句,他把那條繩子舉高。哈利才看清楚繩子一直延伸到樓梯間的平台。『我們正在努力的聽樓下到底在幹嘛。』
『真可惜,原本以為可以搞清楚石內卜那老傢伙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石內卜!』哈利急著說,『他也在這裡?』
『對啊,』喬治說完之後,小心把門關上,然後坐到一張床上,弗雷和金妮也跟著坐下。『他是來報告的。最高機密喔。』
『查理也是鳳凰會的會員之一,』喬治說,『不過他現在還在羅馬尼亞。鄧不利多希望有越多外國的巫師加入越好,所以查理放假的時候,都忙著去和那邊的巫師接觸。』
『交給派西做不行嗎?』哈利問。一聽見哈利提到派西,妙麗和所有衛斯理家的人都互相使了一個意味深長的沉重眼光。
『不論如何,千萬不要在爸媽面前提到派西的名字,』榮恩很緊張的說。
『派西和爸大吵了一架,』弗雷說,『我從來沒見過爸和哪個人吵得這麼兇。通常都是媽在大吼大叫。』
『事情發生在學期結束後,派西回來的第一個禮拜,』榮恩說。『當時我們正準備出發來開會,派西回到家,告訴我們他升官了。他回來的時候相當得意──甚至比平時都要得意,這你可以想像得到──他告訴爸爸,他接了一個在夫子辦公室裡的位子──部長初級助理──這對從霍格華茲畢業才一年的人來說是非常好的工作。我想,他希望爸對他刮目相看。』
『可惜爸沒有。』弗雷冷冷的說。『爸認為,夫子要派西進他的辦公室,是為了要利用派西來監視我們全家──還有鄧不利多。』
榮恩壓低聲音說:『更糟的還在後面。他說爸是個白癡才會和鄧不利多在一起。他說鄧不利多就要有大麻煩了,爸也脫離不了關係。他還說,他要效忠魔法部那一邊。如果爸爸媽媽要做魔法部的叛徒,他一定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我們家不再有任何瓜葛。當天晚上他就收拾行李走了。他現在也住在倫敦。』
『哦喔!』弗雷猛的把伸縮耳抽回來,再來是一聲巨響,他和喬治就不見了。幾秒鐘之後,衛斯理太太出現在臥房門口。
『會議結束了,你們可以下樓來吃晚餐了。每個人都等不及的要見你哪,哈利。』
『石內卜教授從來不在這裡吃飯,』榮恩小聲的告訴哈利。『真是大幸,快走吧。』
『別忘了在大廳裡要降低音量喔,哈利。』妙麗小小聲的說。
他們經過牆上那一排家庭小精靈的頭顱時,看見路平教授、衛斯理太太和東施在前門那邊,用魔法把門栓和門鎖鎖上。
『我們在廚房吃飯,』衛斯理太太在樓梯口跟他們會合,小聲的說。『哈利,好孩子,麻煩你踮起腳,過了大廳從這扇門……』
砰通的一聲。
『東施!』衛斯理太太生氣的叫起來,轉過頭往後看。
『對不起,』東施躺在地板上哀嚎。『是那個笨雨傘桶啦,我已經踢翻兩次了……』
她後面的話都被一陣震耳欲聾、毛骨悚然的尖叫聲淹沒了。
那兩塊被蟲蛀得亂七八糟的絲絨簾子飛了開來,後面卻沒有門。有那麼一瞬間,哈利以為他看見了一扇窗戶,窗後有一個戴著黑帽的老女人一直不停的尖叫,彷彿正被人虐待似的──之後才明白,原來他看見的只是一幅真人大小的畫像。這是他這輩子看過最真實、最令人不舒服的一幅畫。
老女人流著口水,眼睛亂轉,尖叫的時候黃臉上的皮膚繃得死緊,他們身後大廳裡的畫全被她吵醒,也開始尖叫,吵得哈利趕緊閉上眼睛,兩手摀緊耳朵。
路平和衛斯理太太衝上去,想要把老女人前面的簾子拉上,老女人越叫越大聲,揮舞著爪子般的手,彷彿想要把他們的臉給撕破。『髒貨!人渣!骯髒邪惡的副產品!雜種,突變種,怪胎,給我滾得遠遠的!你們竟敢玷污我先人的房子……』
東施一遍又一遍的道歉,一面把又大又重的山怪腿雨傘桶拖開。衛斯理太太放棄了拉攏簾子的打算,急匆匆的在大廳四處走動,用她的魔杖搞定其他的畫像;一個頭髮又長又黑的男人,從哈利正對面的門裡衝了出來。
『閉嘴,妳這討厭的老巫婆,閉上妳的嘴!』他怒吼著,把衛斯理太太放手的簾子一把抓了過來。
老女人的臉馬上失去血色。
『你你你你!』她看到那個男人,眼睛都爆了出來。『死叛徒,討厭鬼,家門之恥!』
『我叫妳──閉──嘴!』那個男人一面吼,一面和路平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才把簾子關攏。
老女人的尖叫停了,四周不再有一點聲音。他微微喘著氣,把又長又黑的頭髮從眼前撥開──是哈利的教父天狼星──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著他。
『嗨!哈利,』他冷冷的說,『我想你已經見過我的母親了。』

【摘錄自《鳳凰會的密令》中文版第4章,待續】TOP

 
  『辣辣燃!』Flagrate

 

《鳳凰會的密令》中,妙麗施展這個咒語,它可以在物體上點燃,燃燒出想要的形狀,以做為標記或是攻擊之用。

   

回味舊報 >>>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



本電子報圖文由皇冠文化集團提供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或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