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聲繚繞迴響著。
金龍在聳立於海面的巨大三柱鳥居中央瘋狂地嘶吼著,斜睨著坐在靠懸崖邊的祭壇祈禱的玉依公主。
又長又大的龍身猛烈扭擺,試圖從三根柱子的牢籠裡掙脫出來。
龍的雙眼中充斥著淒厲的仇恨,恨鎖住自己的三根柱子;恨不停祈禱保住三根柱子的玉依公主。熊熊燃燒的雙眼,瞪著這兩樣目標。
紅蓮屏息看著一次又一次想衝破柱子牢籠的金龍。
那是出現在京城的地脈化身。
「牠怎麼會在這裡……!」
紅蓮低嚷著,接著聽到淡淡的聲音對他說:
「因為三柱鳥居下面有地御柱。」
他轉移視線,看到臉色沉重的齋直盯著金龍。
「地……御柱?」
女孩看一眼聽不懂而皺起眉頭的紅蓮,面不改色地又說:
「就是支撐著這個國家的巨大柱子,也是遠遠超出人類想像的神。」
「神?」
紅蓮正要靠近她時,益荒輕手輕腳地滑了過來。
幾乎同樣高度的兩雙眼睛,視線相撞,迸出火花。
紅蓮全身鬥氣升騰,益荒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
地鳴聲響,夾雜著波浪的聲音,醞釀出陰森的氛圍。
是齋制止了一觸即發的兩人。
「益荒,退下。」
「齋小姐,妳往後退。」
「益荒。」齋冷靜地叫喚他的名字,拉拉他的衣袖說:「快退下,你嚇到內親王了。」
益荒轉頭一看,年幼的公主臉色發白,全身都僵直了,因為兩名非人類的年輕人散發出來的氣太過淒厲,把她嚇得動彈不得。
紅蓮發現脩子的神態不對,懊惱地咂了咂嘴。自己的神氣太過酷烈了,這樣感情用事地解放神氣,當然會壓迫到脩子。
可不能把她惹哭了。
紅蓮壓下激動的情緒,但是沒有變回小怪的模樣。
在三柱鳥居中央暴動的金龍,隨時可能衝破那個牢籠。
紅蓮與益荒各退一步,保持距離。然而,不管再怎麼壓抑通天力量,敵意還是赤裸裸地散發了出來。
昌浩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紅蓮看了他一眼,便將視線再拉回金龍身上,沒好氣地問:

「告訴我,氣脈怎麼會具象化變成金龍?你們是不是知道什麼?」……

──節錄自《少年陰陽師》第貳拾陸集《彼方之敵》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