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空氣凍結的錯覺。
獨臂天狗伊吹緊盯著戴著面具的天狗同胞的表情。
總領的住處十分寬敞,兩人所在的庭院在比較裡面的地方,不太會有人經過,只有喧囂聲隨風飄來。
再往更裡面走,就是幽深的異境森林,與峽谷相連。有人說繼續往前走,會到達異國神仙居住的地方,但是沒有人確認過。
飄舞戴的面具很像伎樂的面具,伊吹的也是。
面具上雕刻的表情,張張都不一樣,據說代表著每一個天狗的本質。
飄舞的面具看起來很恐怖,卻蕩漾著難以形容的哀愁。
這名號稱「愛宕天狗族第一高手」的年輕人,出生至今將近兩百年了。
天狗的壽命很長,愈長命,愈不容易有小孩。總領家也是因為這樣,之前一直沒有下一代。
愛宕的當今總領,以人類年紀來說,大約剛過四十歲。
在伊吹眼前的飄舞大約二十歲出頭,而伊吹的姪子颯峰……
想到這裡,已經邁入老年的伊吹,腦中閃過一個人類男孩的身影。
啊,對了,颯峰的外表看起來跟那個孩子差不多年紀。
伊吹面向飄舞,儘可能保持冷靜地問:
「你剛才說什麼?」
飄舞藏在面具下的眼睛是什麼顏色呢?伊吹明知不可能看得見,卻莫名地很想知道。
「我可不想靠他救。」
年輕人的回答淡然,不帶感情。
「那是什麼意思?」
伊吹的獨臂握著腰間佩劍的劍柄,面具下的眼睛閃過厲光。飄舞看不到伊吹的眼睛,卻感覺得到那股威力。
飄舞又重說了一次。
「靠他救……靠忌諱的人類法術來救,絕對不可以。」
伊吹暗暗倒抽了一口氣,眼前的飄舞握緊了拳頭,手臂因為用力過度而微微顫抖著。
「總之,靠他救不行,這是我們的義務、我們的使命,怎麼可以仰賴人類,仰賴異教法師……!」
「……飄舞……」
老人走向懊惱咒罵的年輕天狗,把手搭在它肩上。飄舞強烈顫抖的肩膀有著結實的肌肉,證明它在劍技的鍛鍊上比誰都認真。
「昌浩大人不是異教法師,是陰陽師。」
「都一樣!」
「不,不一樣,絕對不一樣。」
飄舞抬頭看著視線比自己高的伊吹,堅決地吼叫:
「人類統統都一樣吧?不管異教法師還是陰陽師,都一樣狡猾、陽奉陰違,最後殘忍地背叛。『邪魔外道』這種輕蔑稱呼最適合用來稱呼人類,而不是我們天狗!」
只有天狗才能拯救總領唯一的兒子。
年輕天狗藏在面具下的眼睛,想必是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被拔擢為次代總領疾風的護衛時,飄舞默不作聲,緊緊抿著嘴巴,默默垂下了頭。
眾長老中,有不少人反對這樣的委派。想到飄舞的出身,也難怪那些人會反對。
伊吹嘆口氣說:
「飄舞啊,最重要的是要能救活疾風大人。不管仰賴什麼人,只要疾風大人可以得救、恢復健康,不就行了嗎?」
垂著頭的飄舞搖頭說:
「不!不可以相信人類。」
「飄舞。」
「不可以,伊吹大人,你的掉以輕心,很可能毀了你自己。」
「飄舞,說話小心點。」
戴著面具的伊吹被飄舞的頑固氣得橫眉豎眼。
「我們總領颶嵐交代過,要交給人類的孩子處理。總領也認為那個孩子值得信賴。」
飄舞退後一步,仰頭看著伊吹。
那股視線彷彿要將人射穿,伊吹看著飄舞的眼神也變得犀利。
要完成保護總領的重責大任,的確需要這種堅強的意志,但缺少了融通。
然而,徹底拒絕人類,或許才是愛宕天狗的真正心聲吧?
直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天狗反對把重要的次代總領的生死交給人類。

 

──節錄自《少年陰陽師》第貳拾玖集《消散之印》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