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提早完成工作的安倍成親,鐘聲一響就退出了皇宮。
再過不久,神無月(陰曆十月)就會結束,進入霜月(陰曆十一月)。不知道是不是天氣逐漸轉冷的緣故,次男忠基好像感冒了,有點發燒。
向來活蹦亂跳的兒子,身體不舒服就變得有點軟弱,吵著要成親早點回家,成親只好答應他。
妻子說為了謹慎起見,會找藥師來看,所以現在說不定已經吃過藥,燒也退了。
成親自己沒有生過大病,妻子也是。可能的話,他們希望孩子們也都能健健康康地成長,這就是所謂的父母心。
冬天的太陽比較早下山,酉時就進入黃昏了。這是視線最不清楚的時段,所以成親稍微提高了警覺。
黃昏是逢魔時刻。陰陽師接近黑暗,而成親也是陰陽師,所以黃昏時會比平常時間更小心。靈力愈強,就愈可能引來邪惡的東西。
急著趕路回家的成親,猛然停下了步伐。
黑暗漸漸擴散。接近新月的天空,開始亮起幾顆星星。
從橙色與紫色絕妙交融的天空,紛紛飄下了白色的物體。
成親目光嚴肅地抬起頭看。
「是雪花……」
現在的時節,下雪還太早,是冬天加快了腳步嗎?
他甩甩頭想往前走,腳卻動不了。
長長的影子映在地上。無數的手抓住了影子的腳。那些手像極了枯木。
「唔……!」
試著結手印的手也動彈不得,因為影子的手也被好幾隻手纏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四周空無一人。是陷阱嗎?究竟是誰搞的鬼?
纏住成親影子的手瞬間暴增,朦朦朧朧的輪廓開始膨脹。
這些像枯木一般的手,是手的長度比身體長很多的妖怪,彷彿是從地獄圖裡跑出來的餓鬼。餓鬼們一隻接一隻從土裡爬出來,攀著成親的腳往上爬。
拉住影子的枯枝手,半點都不放鬆。沒多久,餓鬼就爬上了成親的脖子,猙獰地笑了起來。
餓鬼伸出長長的手,猛然鑽入成親的喉嚨──
「唔!」
突然不能呼吸的成親,把脖子往後仰。喉嚨像在灼燒般地發燙。伸進去的手不停地扭動,在喉嚨裡抓來抓去。
「……!」
成親發不出聲音,也不能呼吸,只能四肢顫抖地掙扎著。
有實體的餓鬼從土裡爬出來,沿著腳往上攀爬的觸感,傳到了大腦。
──要早點回來喔。
忠基虛弱的模樣和懇求的話語在腦中縈繞。
聽到那句話,國成和篤子什麼都沒說,只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成親。
那個畫面漸漸沉入了黑暗中。
成親使盡最後的力氣,移動右手的手指。
空中印出了五芒星。不是祓除而是相剋的五芒星,瞬間綻放光芒。
「──!」
他的眼睛變得黯淡,垂下了眼皮。抓住影子的餓鬼們一哄而散,成親的身體瞬間往後倒。
纏住身體的餓鬼們,往臉部集中,用力撬開了成親的嘴。
把枯木手伸進嘴裡的餓鬼,扭擺著身軀慢慢侵入體內。
一隻進去後,下一隻接著靠近成親的臉。就在這時候,神氣炸裂,把所有的餓鬼都炸飛了。
比冬天的風還要冰冷的神氣,如波浪般翻滾而來。
憤怒使神氣動盪沸騰,捲起漩渦,眼看著就要爆開了。
「妖魔們,你們對成親做了什麼?!」
十二神將的天后以怒火燃燒的雙眼瞪著餓鬼們。
比她晚一步趕到的十二神將太裳,驚慌地抱起成親。
「成親大人!你快醒醒啊!」
被拍打臉頰、搖晃身軀,成親才顫抖著倒吸一口氣,把身體縮成弓形。
「唔……」
他叫不出聲音,猛抓喉嚨,痛苦地掙扎著。
「成親大人、成親大人!」
掐著喉嚨,把身體彎成ㄑ字形的成親,微微張開眼睛,抓住太裳的衣服。
「去……」
成親似乎想說什麼,太裳把耳朵湊到他耳邊。
嘶啞的聲音說得斷斷續續。

「去……安……倍……家……」

 

──節錄自《少年陰陽師》第叁拾貳集《夕暮之花》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