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呼喚他。

外面的天色似乎正慢慢轉白。
小鳥輕聲鳴叫,他閉著眼睛也知道夜晚的腳步逐漸離去,早晨快來了。
翻個身,他忽然醒了過來。
緩緩張開眼睛,就看到床邊有個人。
坐在床邊俯視著自己的那張臉,他很快就認出是誰了。
「父親……」安倍國成喃喃叫著,臉色豁然開朗。「父親……您回來了?」
可能是還沒有完全清醒,說起話來舌頭有點打結。
明明是在沒有光線的黑暗中,父親的臉卻看得特別清楚。
他很想摟住父親,但不知道為什麼,睏得全身都使不上力。
掙扎著想伸出雙手時,一雙大手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父親……您怎麼了,您的手……」
父親的手好冷。又大又有安全感的手,向來比現在溫暖許多,被那雙手撫摸,他的心就會平靜下來。
現在卻莫名地忐忑不安,國成哭喪著臉說:
「昌浩叔叔……出事了……父親……您一定要救他……」
父親沒答話,只點頭表示知道了,摸摸國成的頭安慰他。
他覺得父親的手好冷,不由得打個冷顫,縮起了身體。可是那的確是父親的手。
實在太冷了,國成就用自己的小手包住父親的手,想替父親取暖。
「父親不在家……」他把臉貼到父親的手上,用顫抖的聲音說:「忠基……妹妹……還有母親都很寂寞……」
父親的大手緊緊回握他的手,像是在對他說我知道。
儘管父親的手還是那麼冰冷,國成卻大大鬆了一口氣,差點哭出來。
啊,沒事了。所有事都會順利解決,大家都會平安無事。
父親回來了,所以一定是這樣。
可能是精神放鬆的關係,覺得更睏了,鳥叫聲離他愈來愈遠。
成親聽見國成開始發出規律的鼾聲,又再摸了摸他的頭,輕輕將手移開,再把小手放進了外褂的袖子裡,免得小手受寒。
成親悄悄地站了起來,溜出了對屋。
鳥鳴叫著。感覺天快亮了,但天空還是暗的。
才溜到外廊,就看到身穿單衣,只披著一件外褂的篤子,拿著蠟燭呆立在渡殿與外廊交接處。
成親默默看著滿臉驚愕、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的妻子。
篤子凝視成親好一會後,癱坐下來,把蠟燭輕輕放在外廊上。
那輕微的咔噹聲響聽起來格外響亮。
坐在地上站不起來的篤子,看著一動也不動的丈夫。
成親緊閉成一條線的嘴唇,溫柔地苦笑起來。
他瞇著眼睛,張開了嘴巴。
說出來的話沒有聲音,只有嘴巴動著。
雖是如此,但篤子就是知道成親在說什麼。
她的丈夫瞬間露出捉弄人的鬼黠笑容。他知道他這麼做,篤子就會擺臉色給他看,所以故意裝出這種表情。
他經常這麼做。
看到篤子果然擺起了臉色,他顯得很滿意,便突然消失了。
白色紙片冉冉飄落在篤子腳邊。
被搖晃的燭火照亮的白色紙片,是裁剪得歪七扭八,形狀不太好看的人形紙偶。
紙偶的頭部位置是用朱墨畫成的五芒星,下面是個字跡十分潦草的「成」字,再下面是格子圖樣。成字被夾在五芒星與格子圖案之間。
成親說自己不擅長這種法術,很少使用。在家人面前,他幾乎沒有用過陰陽術。他總是說,那是弟弟們的領域。
篤子撿起人形紙偶,喃喃自語:
「你在做什麼啊,明明不擅長這種事……」
語氣很不屑,卻戀戀不捨地注視著、撫摸著紙偶上的文字。
「不要用這種人形紙偶,快變回自己的樣子來嘛……!」
因為顫抖得太厲害,語尾都沒了聲音。
成親消失前說的話,不斷在她的耳邊迴盪。
──不要哭哦……
那句話以他的聲音呈現,清晰得教人生氣。那聲音一次又一次重複,溫柔得教人難以忍受。
其實她是希望親耳聽見這句話。
然後像平常那樣,好強地對他說:我才不會哭呢!
為什麼他現在不在身旁呢?
天就快亮了,現在是夜晚最黑暗的時候。
也是開始接近黎明的時刻。
而對篤子來說,所謂的黎明,就是丈夫平安、健康、安然無恙地回到這裡。
淚水滴落在人形紙偶上。
希望黎明可以早點到來。
她在心中虔誠地祈禱,吞下了嗚咽聲。

──節錄自《少年陰陽師》第叁拾肆集《破暗之明》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