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會找到巨門星,把破軍從黑暗中救出來。」
金色的長髮狂亂地在瘴氣風暴中飛揚。
橘融目瞪口呆地看著那長髮披散的臉龐。
向來藏在面具下,從來沒有人看過的禁鬼雷信的真面目,就是現在被困在瘴氣漩渦中心的小野篁的那張臉。
「……嗚……」
鬼的慟哭從瘴氣正中央傳出,迴盪繚繞。
融緩緩站起來,握緊了拳頭。
「篁……」
我會救你。我一定會救你。以前你救過我,現在換我、換我們救你。
如果真的有北斗七星,那麼,一定與我有關。否則,我們之間不可能有這麼強烈的羈絆。
瘴氣愈來愈濃烈。這樣下去,不只六道路口,還會影響到什麼都不知道的京城居民。
怎麼辦?篁背負的破軍凶星會帶來災難的說法,即將成真。這是篁最不希望發生的情況。
沉默不語的萬里,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她放出清淨的風包圍所有人,切斷了瘴氣的狂瀾。
融鬆了一口氣。逐漸被黑暗吞噬的篁散發出來的力量,即使離這麼遠,還是會讓人喘不過氣來。
「燎琉大人……」
禁鬼萬里看著修長的閻羅王太子,眼眸恐懼地顫動著。
「我一直不去想這件事,但這樣是不對的。」
「萬里?」
說話的是融。
萬里喘著氣般再三深呼吸,對默默看著她的燎琉說:
「為什麼……為什麼有兩個破軍星?篁跟那個朱焰是什麼關係?」
融倒抽一口氣看著燎琉,雷信也緊緊抿著嘴,注視著閻羅王太子。
把向來遮住半張臉的面具拿在手上的禁鬼雷信,長得跟篁一模一樣。
當融把差點被黑暗吞噬變成鬼的酒人內親王,從咒縛救出來時,昏迷了一陣子,就在半睡半醒間看到了雷信的臉。
那是篁,是十五歲的篁。
雷信的臉,與十五歲的篁一模一樣,為什麼呢?
融滿腦子都是這樣的疑問,揮之不去。可是目前的狀況,不適合談這件事。
這時候,新的靈氣出現了。
現身的壯碩禁鬼,看到狂亂的瘴氣,以及聽到不時從裡面傳來的嘶吼聲,忍不住張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氣。

「篁……大人?!怎麼會這樣!」

──節錄自《篁破幻草子》第伍集《輪迴幻夢》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