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S.T.E.P.

S.T.E.P.  

 

作  者:寵物先生
     陳浩基/CHAN HO KEI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3/06

電腦編號:406179
類  別:推理.驚悚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139-1
CIP:857.81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寵物先生

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

2007年以〈犯罪紅線〉贏得第五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首獎(現已改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兩年後,再以《虛擬街頭漂流記》榮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並計畫改編電影。

另著有科幻推理系列《吾乃雜種》、《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等書。而除了小說創作外,亦以推理評論家的身分為大量翻譯推理作品撰寫導讀及解說。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2008年以童話推理作品〈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翌年又以續作〈藍鬍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並以〈藍鬍子的密室〉贏得首獎。之後,以推理小說《合理推論》獲得「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三名,以科幻短篇〈時間就是金錢〉獲得第十屆「倪匡科幻獎」三獎。2011年,他再以《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

他的長篇力作《13.67》更創個人高峰,不但榮獲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售出美、英、法、加、義、荷、韓等多國版權,並即將改編拍成電影,締造華文推理小說的空前紀錄!另著有科幻作品《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異色小說《倖存者》、《氣球人》、《魔蟲人間》、奇幻輕小說《大魔法搜查線》等書。


 

他們知道你的一切,
包括那些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的……

小心點!
他們在看!

書展大獎得主×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得主 攜手打造最強神作!

人們的下一步,
將是烏托邦般的零犯罪世界,
彷彿一切都按劇本進行,
但那些劇本,卻沒有一篇不是血腥收場的……

不遠的未來,人們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將無所遁形!各國政府透過「大數據」監控人民,並將監控所得進行電腦評估,應用於犯罪量刑上,但日本政府完美的「零失誤」,卻因為黑道分子近藤充出獄後捲入毒品糾紛身亡而被打破了!

保護局官員新島亮子受命調查,她找上了以「五日破案」聞名、作風古怪的私家偵探費美古一起合作。他們逐步清查相關線索,而隨著近藤的身世浮上檯面,幕後黑手的動機也漸漸明朗,但當他們逼近真相的同時,殺機卻驟然掩至。究竟在前方等待他們的,會是破案的曙光,還是一條更詭譎難測的險路?……

兩大得獎名家四手聯彈,四個故事在虛虛實實、真假莫辨之間,又巧妙串連成一氣呵成的完整長篇。全書不但擁有宏大的世界觀,更是融合科幻、推理、犯罪、人性的極致混血!精密完美的架構、影像感強烈的文字,以及浪速狂飆的情節,保證讓你大開眼界!


【文字工作者】臥斧專文導讀【精神科醫師、作家】王浩威、【作家】伊格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洪蘭、【小說家】黃崇凱、【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銀色快手、【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陳國偉震撼推薦!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題目:
辨識惡者是否不切實際?關於《S. T. E. P.》

【文字工作者】臥斧

本文:

一九五六年,菲力普•K•迪克發表短篇小說〈少數報告〉。

故事裡有個能夠預先測知某人即將犯罪的機構,執法人員只要照預測逮捕罪犯,便可完全防止罪行發生,將犯罪率降到零。某日,執法主管收到自己即將犯下殺人罪的預測,受害者是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執法主管大惑不解,更怪的是,三份預測當中,有兩份指稱他將犯罪,但有一份認為他並不會殺人。面對這樣的預測,他將採取什麼行動?

二零零二年,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將這個故事搬上大銀幕,國內片名譯為《關鍵報告》。

《關鍵報告》的改編並不算好:電影劇情裡一樣出現三份報告中有一份不同的情況,但解釋這個結果的說法與原著相較,有極大的邏輯漏洞。不過,無論小說還是電影,創作者們都提出了一個問題:在罪犯還沒成為罪犯之前將其逮捕以防杜犯行,是正確的嗎?這個問題涉及的層面其實很廣,從基本人樣、刑法定義,一直到「社會安全」與「個人自由」的相互扞挌都牽涉在內,除此之外,還有個最根本的疑問:可能有某種預測機制完全準確、不會出錯嗎?

一九七二年,心理學家卡勒來到美國太空總署「NASA」。

NASA 一向會對應徵者(包括太空人及地面科學家)進行嚴格的性格評估,以預測他們在高壓的情況下能否如常地與同僚互動並冷靜地完成任務;卡勒應邀前來的原因,在於他有一套能夠精準判讀性格、做出預測的系統。這套有效的方法後來開始為各個大型企業採用,被編寫成各式演算法(八零年代後電腦科技的大幅進步提供了極重要的助力),在外撥推銷電話或接聽客服電話時快速精確地分類客戶性格,將客戶分派給合適的應對人員,大大提升業績與服務滿意度。這套系統大多只需依靠客戶說話的方式就能進行判斷,準確率高得驚人,如果加入其他細節參數,是否真能做出更準、更確定,真的用來預防犯罪?

在《S. T. E. P.》這本小說當中,我們將看到創作者們對上述種種問題的進一步思索。

《S. T. E. P.》裡香港的陳浩基及臺灣的寵物先生合力完成,陳浩基負責發生在美國的故事,寵物先生負責發生在日本的故事,兩條故事線的時間走向並不相同,但在結局前會巧妙地扣接。這兩位華文推理創作者在《S. T. E. P.》中也提到了犯罪預測的機制,但挪動了應用位置,將之使用在預測獄中囚犯出獄後再度犯案的機率,以此決定該囚犯是否能夠回歸社會。

閱讀《S. T. E. P.》時,會得到許多奇妙的感受。

有時像是以犯罪者視點主述的犯罪小說,有時則像是摻混了超能力的奇妙故事,除了推理小說裡必然存在的懸疑謎團之外,我們也會在故事的行進間不斷好奇:這樣的情節最後要如何自圓其說?所幸,陳浩基與寵物先生沒有讓我們失望,不管是陳浩基以紮實理論構築的邏輯,還是寵物先生充滿奇想的情節,都回到對於科技與人性之間複雜的關係,探究兩者的優點與缺陷、以及人性當中的糾結。

美國殺人魔泰德•邦迪曾說,想要辨識惡者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邪惡並無固定型式。

科技加入之後,可以改變這個說法,或是會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無法測知?在《S. T. E. P.》中,或許我們可以找到某些答案。


那天殺的黃皮豬總有一天會燒死自己。

如果你以為我擁護種族主義,你就大錯特錯。雖然我是個白人,但我從不支持三K黨或新納粹,我甚至沒投過票給共和黨。我在獄中跟不少黑人稱兄道弟,我想沒有種族主義者會這樣做吧?當然,如果有選擇的話我也不會跟他們廝混。在監獄裡不學懂圓滑一點,就很難活下去。

不過我既然已出來了,就不用看他人面色過活吧?

我的說法大概又會讓你誤會我歧視有色人種了。我真的不討厭那些移民,管他來自印度尼西亞、肯亞還是玻利維亞,只要他不干犯我,我就對他沒有意見。

可是隔壁那個中國人老是幹出一堆古怪擾人的麻煩事。狗娘養的。

因為我的家在入獄前沒了————都是艾琳那臭婊子害的————出獄後只好在下城區找間狹小殘破的公寓。我手上錢不多,州政府的就業服務中心安排我到一間公立中學當清潔工,薪水勉強能應付房租和三餐。這棟公寓高三層,每層只有兩個房間,我住在一樓一號室,那中國人住在二號室。

他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個頭不高——就是亞洲人那種常見的身高————滿臉皺紋、稍微駝背、稀疏的灰髮蓋著半禿的頭頂。他總是穿著灰色或深棕色的中式服裝,掛著一副窮酸相,操著一口彆扭的英語。每次我聽到他喊我「費雷先生」,都覺得他在愚弄我,把「費雷(Fredd)」唸成「死同性戀(Fag)」。媽的,他以為在監獄待過就等於被人操過屁眼嗎?

我是個很有度量的人,不會跟那中國豬斤斤計較,不過,他實在太不正常,如果他活在二百年前,一定被當成施行巫術的外國人,不是被問吊就是被燒死。他把妻子的骨灰罈放家裡我還可以接受——我初跟他見面時,他就熱情地招呼我進他的住所,指著架子上一個中式罈子說是他的老妻——可是,他老是在煮一些發出異味的食物,就漸漸令我抓狂。我不知道那些鬼東西能否稱為「食物」,但每天我下班回家,都會嗅到一陣陣酸臭的氣味。拜託,吃披薩或熱狗這些正常的食物很困難嗎?

比起煮食,他另一種「巫術儀式」更令我困擾。

就在我住進公寓第五天,我聞到一股跟平日不同的異味。

是焚燒木材的氣味。

當時我正在打瞌睡,一睜眼,就看到房間裡彌漫著灰色的煙霧。煙和氣味都是從窗縫傳來。

我以為發生火警,連衣服也沒穿,直接衝出公寓,跑到街上。結果卻讓我看到難以理解的一幕。

那個老頭在公寓旁的巷子,用一個紅色的鐵桶在燒某些紙張,鐵桶旁還有一個像花盆的盆子,上面插著幾根正在點燃的香。我知道中國人有焚香的習俗,但這幾根香也他媽的太巨型吧?每一根至少有一公分粗、五十公分長,盆子裡有五六根,散發出嗆鼻的氣味。在鐵桶的另一旁地上,有一個小盤子,盤上有幾個中式包子。那些包子大概本來是白色的,但飄揚的煙灰令它們滿布灰黑色的斑點。那老頭之後要把這些沾滿灰的東西吃下肚?

「A先生,你在搞什麼?」我不客氣地嚷道。

「費雷先生,你好啊!」那老頭咧嘴而笑,露出啡黃色的牙齒。「我在拜祭,沒有阻礙你嘛?」

「這是中國的傳統嗎?」我邊說邊把迎面飄過來的灰燼撥開。

「對哪,每逢初一、十五,我都要拜土地公,這樣子才會家宅平安……」

我完全聽不懂他說的「土地公」或「家宅平安」是啥,大概是向某位中國的神明祈福之類。

「今天又不是一號或十五號,為什麼你要幹這個?」我問。

「不是一號或十五號,是初一十五,是農曆啊。」

對了,中國人好像會用陰曆的……咦,慢著,他這麼說——

「你意思是你每個月也會幹這個兩次?」

「是哪。」老頭點點頭,把手上的一疊紙丟進冒火的鐵桶中,再說:「基本上每個月兩次,不過在清明哪、中元哪、七月鬼門開之類就要多拜幾次……」

「你的煙燻到我家了。」我直接說出不滿的原因。我不懂得他說的那些名詞是什麼意思,但至少明白他說一個月「最少」幹兩次,我怎可以忍受?

老頭回頭望一下身後的窗戶,再轉頭露出笑容。

「費雷先生,真不好意思!你的房間之前一直沒人住,我會移遠一點了,真的很抱歉!費雷先生。」

老頭一邊向我道歉,一邊把「死同性戀」掛在嘴邊,他根本是有意嘲弄我吧?

「就算你移遠一點,一個不小心也會把整棟公寓燒掉。這種老舊的大樓用上很多木材,很容易起火。」我板起臉孔,指著那個紅色的鐵桶。有些燃燒中的紙片被風刮起,落在巷子的石子地上。

「費雷先生,你就別大驚小怪嘛,這麼多年來一直相安無事,不用擔心哪。」老頭依然笑咪咪的,滿不在乎的樣子。「看你緊張兮兮的,小時候因為玩火不小心灼傷了嗎?我就聽人家說過,童年經歷會影響一個人的判斷……」

老頭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東拉西扯,裝作心理醫生分析我反對他焚香拜祭的理由。我默不作聲,任由老頭自說自話,轉身離開巷子回到自己的房間。老頭的口吻勾起我在監獄的不快回……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